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赵琼

 

苏媛虽说是奉命去探视明瑶郡主,可不过略坐坐就出来了,瑾贵妃正守在赵琼身边,本就心情不耐,见了她自然更没好脸色。
赵琼已经清醒,面色苍白的靠在床上,与她柔声说道:“多谢玉婕妤来瞧我,也请婕妤替我感念皇上的关切之恩。”
“郡主好好休养才是,皇上听说您想不开十分担忧,又说这事是皇家委屈了郡主。”苏媛婉转表达。
“皇上言重了,明瑶怎么敢当?姑母垂爱,送我进瑞王府,是明瑶不好,惹了王爷生气,也是明瑶自请回宫来侍奉姑母的。外面人不知根由误会了王爷,其实我哪有受什么委屈,都是以讹传讹。”
听她如此替瑞王解释,苏媛淡淡不语。
赵琼说着含笑再道:“至于我什么受辱自缢更是无中生有的事,这件事姑母和姐姐都查清楚了,乃秦妃祸心离间,欲让我们赵家怨恨上灵贵嫔和谢尚书府,其心歹毒。”
她转开视线,望向床边的嫡姐,自愧道:“我姐姐为我这儿的糊涂事还请了灵贵嫔过来问话,实则是冤枉了她。听说玉婕妤和灵贵嫔感情甚好,回头可要替我解释一番,别让歹人得逞,与我们生分了。”
苏媛忙点头,“贵妃召贵嫔问话,乃情理之中的事。毕竟那小宫女起先咬定了长春宫,那怎么都要追究下的。郡主放心,灵贵嫔不是不明就里的人,不会在意的。”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赵琼点点头,望着苏媛又道:“先前总听说宫里有位天仙似的玉婕妤,皇上颇是宠爱,明瑶进宫之后也曾几番见过婕妤,却不曾像此刻般说上话。”
苏媛客套道:“待郡主身子好了,可常去永安宫坐坐。”
“那可是好,早就有和婕妤结交的意思了,只唯恐打搅你,如此婕妤不嫌叨扰就好。”
赵琼的精神劲似乎不错,半晌下来也不见疲惫,只是瑾贵妃不喜欢苏媛,见二人说笑熟稔,开口道:“你身体不好,太医嘱咐了好好休息,还是莫费精力了。”
说着转身望向苏媛,容色严肃,“皇上托玉婕妤前来探视,想必你是从乾元宫过来的?”
“回贵妃,是的。”
瑾贵妃又道:“既然要陪王伴驾,如此还是不必久留了。”
苏媛闻言,讪讪的从锦杌上起身,恭敬道:“是,嫔妾这就不打搅郡主休息了,嫔妾告退。”
赵琼嗔了眼长姐,转首和苏媛告别时又恢复柔和面色,“玉婕妤慢走。”又唤了贴身侍女相送,等人一走即道:“姐姐做什么这样待她?”
“一个婕妤,也劳动你放下身段与她交好?”
赵琼望着面前的嫡姐叹息,无奈道:“姐姐,这是玉婕妤,皇上最宠爱的妃嫔。”
“那又如何?”瑾贵妃不以为意。
赵琼挪了挪身子,换了更舒服的姿势躺着,问面前人:“清早我这儿出事,皇后立马就赶来了,何以皇上又遣苏氏过来?”
瑾贵妃沉默,想着答道:“你是左相府千金,又贵为郡主,出了这么大的事,连太后皇后都亲临探视,她一个小小的婕妤,就算得宠,焉敢不来?”
说话间面上更加不屑,“我早就得知了,是她自个儿巴着往乾元宫凑的,而非皇上召见。如今这么多事,皇上哪有心思理会她?约莫是寻个名头让她来探视你,实则是打发出乾元宫罢了。”
“我知姐姐心里委屈,因着苏氏,皇上都鲜少去钟粹宫了。”
“哪里是本宫嫉妒她?”瑾贵妃直接站起,服侍着妹妹道:“凭她苏氏也敢和我争宠?宫中人人都敬重她几分,无非是因着皇上,没了皇上宠爱,她什么都不是!”
“可姐姐方才的语气……”赵琼又叹了声,如实道:“其实姐姐心中很清楚,皇上若不是喜欢苏氏,也不会留她伴驾。后宫里去乾元宫的妃嫔不在少数,被拒之门外的更多,皇上常常宣她,就是器重。”
“那又怎样?皇上以前不也是这样宠着俪昭容、宠着韩婕妤吗,还不是人没了就没了,哪见皇上有多少柔情?”瑾贵妃双眸倔强,“皇上待我才是最不同的。”
自家亲姐妹,这句话骗得了外人,还能骗了自己,骗了赵家人吗?
赵琼听后也不说话,只抬手去拉她,“姐姐虽然没和我说过,可是自打年前这位玉婕妤在姐姐宫中小产之后,皇上对你终究是同过往不同了。”
瑾贵妃闭了闭眼。
赵琼再开口:“前阵子,灵贵嫔祈福遇刺小产的事情,姑母不是查出来了吗?皇上是有主意的君王,焉知那次苏氏小产,不是同样原因?姐姐,皇上待玉婕妤不同,肯定是有原因的。”
“你的意思是,是皇上?”
皇上故意让苏媛在她的钟粹宫设计小产诬陷自己?
瑾贵妃满面的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那是龙胎,就算皇上肯,那苏氏呢?她一个无所依仗的妃嫔,不知道孩子有多重要?”
“昔日灵贵嫔腹中的孩子,也是龙胎。”赵琼却轻飘飘的如是道,“再说,苏氏怎是无所依仗了?京中的护都营里,她还有位叔父,皇上这几日收拾护都营的手段,姐姐忘了吗?”
护都营中许多赵家和瑞王的亲信,都被冠以抗旨不遵的罪名处置了,护都营内军心涣散,许多都掌控在陈逸轩手中,那苏媛的叔父苏致楠便是帮衬的好手。
瑾贵妃察觉到了威胁,烦躁道:“早就说不能留这个苏氏了。”
“姐姐何必针对苏氏?只要皇上有心,现在有玉婕妤和灵贵嫔,以后还可能有无数的婕妤贵嫔。姐姐应该在意的,是凤天宫里的那位,不过一年,姐姐想想去年选秀前后宫里是何光景,如今又是怎样光景?”
“皇上心向着右相府陈家,尽帮着皇后母家谋划,护都营中是,后宫里也是!”瑾贵妃别嘴。
“姐姐明白就好,所以这时候你我更不能同姑母分心。”赵琼语气郑重,“瑞王和我的事,咱们来日再谈。如果瑞王失势,我们左相府也不会有好下场的,所以姐姐不要再去逼姑母为我做主了。”
瑾贵妃听了利害关系,纵有不甘,到底还是点了头,“就是委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