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封妃

 

太后以指使宫女谋害郡主、离间左相府与瑞王府关系并诬陷灵贵嫔的罪名发落了秦妃,又对本体恤几分的秦家降罪,并把小公主交到了芳华宫贺昭仪抚养。
这事不过半天功夫,并未如何惊动嘉隆帝,太后亲下懿旨,只是知会了声乾元宫。元翊听完后都没有问询,只打发了来人道了声“知道了”,转首望向身边人道:“何时在明瑶郡主身边也安了个人?”
紫银是元靖安置的,苏媛只得含糊了答道:“宫中女子众多,不过收服个小小宫侍,旁支细节而已。”
“也是。”元翊抬手抚了抚苏媛脑袋,分外欣慰了道:“太后想将赵氏女送进瑞王府,对郡主可是寄予厚望,秦妃如此算计无意是将赵秦两家多年情分全然不顾了,你懂得借慈宁宫之手对付秦妃,而不是妃嫔争斗的手段,很好。”
他说着突然凑过去,笑意更浓了道:“这样好的点子,可是有人教你的?”
苏媛心中警心大作,不知其是何试探,却不敢表露出来,面色不动的莞尔回道:“皇上教的。”
“哦?朕何时教的?”绕了缕长发在指间,元翊意味不明。
“借力打力嘛,上回秦统领不也是如此?”
元翊凝目看了看她,不语。未及,他发言道:“郡主这事受委屈了,你替朕去探望下,聊表关切。”
苏媛起身行礼,正要应是,外面就有人禀道皇后来了。
陈皇后才是最能代表嘉隆帝的,她大清早得信之后就去了太后那,又陪着同处置了秦妃,如今前来复命。
入殿后,她见苏媛亦在此,请安后笑着道:“听闻玉妹妹极早就来伴驾了,有你在这儿照顾皇上,替皇上分忧解乏,本宫也放心。”
苏媛朝她行礼,对她这种突如其来的姐妹称呼显得有些意外,回了句“娘娘言重”。
元翊朝她挥手,温柔道:“你先去吧。”
苏媛应“是”。
自己刚来,苏氏就走?陈皇后费解,与嘉隆帝道:“臣妾过来是回禀下明瑶郡主之事,倒不是什么要紧事,玉妹妹是皇上信任之人,亦没什么听不得的,倒不必如此。”
元翊即道:“皇后多虑,是朕有事交代玉婕妤,非是避让你。”他话音落下,又唤住苏媛,含笑道:“记得过来陪朕用晚膳。”
“嫔妾遵旨。”
经过陈皇后的时候,苏媛明显察觉到了对方的几分审视。
元翊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渐渐才收回视线与对面人道:“明瑶郡主的事朕知道的差不多了,皇后大可不必特地跑这一趟。”
陈皇后闻言失落,面色却一派的从容,“几日未见,其实是臣妾挂念皇上了。”
“你是担心你那兄弟吧?”元翊不假思索道,语气寻常。
皇后面色为之尴尬,心中打鼓。
元翊早已下令,命护都营所有将士回营,特地将寻找林侧妃之事交给了陈逸轩和谢氏父子。先前谢维锦被太后责罚以致闭门养伤,在外亲历搜寻的事便落在了陈逸轩身上,陈逸轩即是奉圣上之命要把罪妃林氏带回宫处置的。
如今,陈逸轩于半道上将人交给了瑞王,虽是畏于身份,可没有办好差事也是事实。
陈皇后确实也有担心,可嘉隆帝就这样直白的挑明,未免太不给她颜面。想起方才进来时他对苏氏的温柔神色,心生几分不满,可她镇定惯了,不过一笑就将这份尴尬化之,道:“逸轩办事不当,皇上该罚该惩自由皇上定夺,这些事儿臣妾是不会过问的。皇上将后宫交给臣妾,如今却出了秦妃那样包藏祸心的人,是臣妾失察。”
来提秦妃之事?
“皇后这话,莫不是相让朕发落了苏氏?”元翊语气好笑,“你明明知道个中缘由,何必与朕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后宫交给你,是朕放心你,这事你也知道该怎么办。”
皇后面色微微白,似乎对他急护苏媛的话语有些意外。她过来确实不只是为述明瑶郡主自缢之事,更多的是想思念丈夫,他却显得如此不耐。
压下心中的失落,皇后上前了关切道:“诸事繁忙,皇上也该多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自己。这些时日,秦氏余党已收拾得差不多,皇上也可重新调整禁军了。”
“张英做的不错,统领之职朕打算正式交给他。”元翊说着还有些迟疑,“就怕太后那边……”
“瑞王府和左相府的事那么多,太后分身无暇,哪里还有精力管这些?何况,当时皇上将禁军交给张统领的时候,太后也没有反对,如今又有什么立场?”皇后宽慰道。
元翊却不敢放心,睨了眼妻子道:“你又不是不知,张英虽掌管着禁军,实则不还是受制于太后和左相?朕提了个张英,她就抬了手姜孝泉,禁军中朕能用之人实在太少。”
“皇上,您还有个易守将。”
“易家忠贞,可易索进宫时日太短,若让他接任副统领,恐人心不服。”元翊面色严肃。
“皇上定夺,何人敢质疑?再说,瑞王这次理亏又负罪,还想强行保林氏,形势于皇上大利,您不趁此良机,他日可就没这么好办了。”
元翊很喜欢这样的皇后,她虽是替兄弟而来,但却是真心替他为大局着想,并不会借此机会向她举荐陈家子弟,而是推荐易索。
他面露笑意,朝她伸出手。
陈皇后当即走过去,两手相握,她臻首唤了声“皇上”。
“皇后思虑周全,就按你说的办。”
皇后笑颜更盛,接着又把太后将小公主交由贺昭仪抚养的话禀报给他。嘉隆帝听后微微怔了怔,随后才道:“贺氏温婉,又久恃宫闱,让她抚育小公主是极好的安排。”
按理说,皇后是中宫,没了母妃的孩子交给皇后最是合适,可是太后显然不会把玲珑公主送去凤天宫。不过这事也没落在瑾贵妃身上,陈皇后心中平衡,想着又建议道:“皇上,秦妃之事后,宫中妃位竟是虚设,贺昭仪如今抚育小公主,身份有所不同,臣妾恳请皇上晋她为妃。”
“皇后所言在理,”想起贺玲,元翊顿了顿,“贺氏最是贤德,就加封为贤妃吧。”
陈皇后弯唇,“是,臣妾替德妃谢皇上恩典了。”
元翊亲自起身扶她,终是说道:“逸轩的事,朕不会追究的。毕竟瑞王想带人走,他又怎么拦得住?”
皇后心中喜悦,接二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