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反转
 
“朕真是要谢过母后,竟还替朕做了这么好的安排。”元翊面无表情,定目看着赵太后,咬字说道:“可是,朕不需要。南苑位置既然那般好,还是留给母后安享晚年了!”
他说完,拿起旁边的敬茶茶盏朝地一摔,厉声道:“左相赵氏联手姜孝泉以下犯,威逼朕与太后,诬陷朝廷栋梁。来人,给朕拿下!”
“皇上莫不是糊涂了,这宫里哪还有……”姜孝泉放肆的话还没说完,忽而从外又冲进来许多红衣喜服的侍卫,倒真是个个手持利剑,与赵家禁军形成对峙。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是如何回事?”赵太后目露惊诧,脸上显出慌乱,已不似方才那样的气定神闲。
赵琼被人从偏门押进来,哭声唤道:“姑母……”
“你,好你个皇帝,竟早有部署!”赵太后惊诧的看向嘉隆帝,手指微颤,又问向赵琼:“丹蕙呢?”
“公主因为昏迷,被他们带去偏殿看管了。”赵琼被侍卫推入殿中,险些没有站稳,待站定后立即跑向太后身旁,轻声急道:“姑母,外边全是谢家带进宫来的侍卫,易副统领带着人制住了姜统领的亲信,张英统领又去宫门外迎恭王他们了……”
赵太后纵横魏宫数十年,自也是见过大风大浪之人,见状也明白元翊是早有安排,却还是不明白自己大意所在。
即便受制于人,她仍是气定神闲的说道:“哀家命人在谢家的护亲卫队只能给动了手脚,没想到皇上将计就计令哀家放松警惕。哀家想知道,皇上是从何时起的心思,竟准备在丹蕙的婚礼上对赵家和你的母后动手?”
“那也是母后早有准备,否则朕岂会忤逆您?”元翊声音凉凉,“朕登基之后,自问不曾亏待赵氏,尊您为太后,朝中后宫万事皆有您做主。朕再三退让,是您逼朕太甚。”
“哀家逼你?当初若没有哀家,你以为你能稳坐太子之位继承大统?”赵太后冷笑。
她当众说这些,后宫妃嫔们见情势反转已暗自定心,便开始看起热闹,闻言目光审视徘徊。
“但太后并没有满足不是吗?”元翊说着,改望向赵环,“这件事,贵妃最是清楚了。你们赵家的勾当和打算,朕还真是说不出口。”
“那也是皇上先对赵家赶尽杀绝。”
元翊坐上高位,“这大魏的天下是元家的天下,岂容你赵氏横行?朕既亲政,左相与太后又何必把持不放?”终于诉出心中多年想法,他心情舒畅许多,再言道:“太后不必急着与朕论从前是非,待恭王和萧远笙将瑞王等逆犯捉回来,朕再好好治他们的罪!”
“皇上即便控制了宫中形势又如何?城外大军将至,你还是无力扭转。”太后余威冷目。
“太后既已知朕有所防范,便该知晓无论是护都营还是禁军,乃至那城外的大军,恭王和赵氏能动,便是朕允许动的。”元翊说着,看向谢维锦道:“姜孝泉谋反作祟,太后受惊,送她去偏殿休整。另,围剿左相府及瑞亲王府,抓捕将相迎贼人,朕要亲自处置。”
“臣遵旨。”谢维锦和易索相应领旨。
“皇后,带众人都离开吧。”元翊忽而沉声摆手。
陈皇后走上前,柔声道:“那皇上您……”
“朕就在这慈宁宫里等。”他说着闭了闭目。
“皇贵妃呢?”皇后再看向赵环。
赵环的视线还停留在将被侍卫带出去的太后及赵琼身上,有些失魂落魄。
“让贵妃回钟粹宫休息。”元翊说着环视四周,却并未落在任何一人身上。
皇后她们虽然想留下,但嘉隆帝已经发话,何况又经历了方才的动乱,也都有些心有余悸,只好随皇后离开。
陈皇后让身边近侍送赵环回去,并言道:“皇上并未褫夺你的封号,贵妃依旧是宫里的贵妃,想来你早前和赵家撇清了关系还真是有先见之明,皇上约莫是不会牵连你了。”
她虽说的是安抚的话,但语气很是嘲讽。想陈玉和赵环在宫中你争我斗多年,素来都是皇后礼让她三分,今日能这般扬眉吐气,心情不可谓不快。
皇上铲除了赵氏余孽,亲政了,自己自然也就是堂堂正正的中宫皇后,再也不用忌惮着谁。
其他妃嫔亦明白如此道理,谢芷涵拽着苏媛的手一同恭送。
萧韵急急追了上去,“臣妾送皇后回宫。”
谢芷涵看着赵环离去的身影道:“你瞧,她对方才的情形一点都不意外。”
“皇上能这么顺利反铲除赵家,肯定没少她的帮忙。”苏媛低语。
两人同回了永安宫,苏媛在殿内坐立不安,“皇上派人围剿瑞王府,那她,可能出逃出去?”
“哥哥知道你和林侧妃关系,说是会派人去接应的。”
但谢维锦毕竟人在宫里,何况今日情况这般多,真能顾得上长姐吗?方才慈宁宫外台阶上的鲜血淋漓,那些还未被搬走的禁军尸首,外边赵府和亲王府的情况不会比刚刚好。
苏媛让梅芯去宫门口等候消息。
“姐姐也不用担心,这件事皇上筹谋多日,事情只在小范围变动,人只道是宫里出了意外,想来不会牵连诸多。赵氏如此,怕是再难起来了。”谢芷涵理性分析,“再说,皇上是准备究查太后罪责的,林家翻案有望。”
谢芷涵坐不住,与她说了会话便去前面找谢维锦打听情况了。
宫里禁卫军人来人往,是易索在整顿宫闱布防,轮到永安宫附近时,苏媛走出去立在宫门口。
易索上前道:“昭仪娘娘,宫里混乱,难免还有赵氏余孽。就方才还有人意图进慈宁宫救出太后的,您还是在殿内安全些。”
他声音关切。
苏媛喃喃道:“易统领今日是负责宫中守卫吗?”
“回玉昭仪,是的。不知娘娘有何吩咐?”
“外边是什么情况?”
易索脸色微顿,想了想答道:“回娘娘,左相府上下一百八十三口人尽数归案,但瑞王当时出城求援,后来闻声逃匿,如今萧世子和恭王还在追捕。”
“那瑞王府的亲眷呢?”
“娘娘问的是林侧妃吗?”易索明了。
苏媛颔首。
他虽好奇,却还是答道:“公主大婚,林侧妃本是该进宫来恭贺的,但突然身子不适并未出府。可禁军围剿亲王府的时候,并未在府中发现她,想是已经被瑞王安排出去了。”
“我知道了,多谢易统领。”得知如此,苏媛心情稍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