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四十一章 逼宫
 
谢维锦带来的迎亲队伍多是护卫装扮,队伍停在慈宁宫宫门外,他自己上前随丹蕙公主并进慈宁宫内,两人向高座的赵太后与嘉隆帝下跪行大礼。
丹蕙面带笑意,高举茶杯与太后道:“儿臣叩谢母后多年养育之恩,今日拜别母后,望母后凤体安康。”说着又看向元翊,“臣妹得皇帝哥哥多年庇佑,心中感激不尽。如今臣妹出阁,得以嫁给如意郎君,多亏皇兄成全祝福。”
嘉隆帝起身虚扶她一把,“丹蕙起身吧。”声音略轻,整个人也透着严肃。
他与赵太后各自接过了丹蕙和谢维锦的递茶,说了些场面话。赵太后便冲女儿招手,拉着她依依不舍,“自小把你带大,又将你送出京城,盼你身体早日康复,如今见你出落标致,嫁给心上之人,母后着实高兴。”
她紧紧握着女儿的手,眸中情愫涌动,表面克制又含着几分复杂。
玳瑁向她递茶,赵太后伸手去接,却因为不慎没有拿稳,茶渍泼到了丹蕙公主的新婚礼服上。
众人手忙脚乱的围上去,丹蕙也十分紧张。
太后带着金丝护甲的大手一召,沉声道:“玳瑁,带公主去内室清理一下。大好的日子莫要不吉利误会了时辰,琼儿你陪着公主。”
赵琼领命而去。
殿内众人稍稍后退站直,赵太后望向谢维锦,难免又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又嘱咐他将来好生照顾丹蕙。
谢维锦都一一应话,“微臣定不辜负公主,不让太后与皇上失望。”
“嗯,起身吧,不枉丹蕙钟情你一场。”
“待会驸马和公主要去太庙祭祖,万事也不知准备得如何。”赵太后不动声色的退到了旁边角落里,话落便对外唤了声来人。
内外早就部署好了。
姜孝泉带着禁卫军冲进来,不多会就将慈宁宫围了起来,禁军个个身着肩甲、手执长剑。以姜孝泉为首,带着两名参将护到赵太后面前,并且率先拔剑,大声道:“谢驸马以迎亲为由,携大量武器进宫,意在行刺太后皇上,谢尚书勾结外国使臣,造反之心人人皆知。”
妃嫔宗妇们见状,纷纷尖叫乱起。
“谁让你们这样子进来的?慈宁宫内岂容你们放肆,都出去!”嘉隆帝上前一步,眼神扫过全场,最后定睛在姜孝泉身上,眼神不怒自威。
姜孝泉声音清朗:“皇上,微臣奉命进来护驾!”
“护驾?护什么驾,这殿里难道还有贼人宵小不成?”陈皇后轻问。
谢维锦也立即俯首解释:“皇上、太后,微臣所携带进宫的护卫只为保障迎亲队伍之行安全,断没有造反之心。姜统领这不知是从哪听来的谣言,污蔑微臣携剑入殿,扰乱公主大婚,惊吓皇上和太后,其罪难容,还请皇上圣断。”
“来人呐,把姜孝泉押下去!”元翊龙颜大怒,圣旨下令。
殿中的禁军皆是随姜孝泉进来的,自然也都是太后心腹,这殿里该听谁的命令很是清楚,众人一动不动。
“放肆,你们这是抗旨!”元翊似是气急了,面色难看的望向赵太后,“母后?”言语间仍是恭敬。
“皇帝莫急,既然有人说谢家造反,对朝廷和皇上不忠,那自然不能轻易放过。哀家已命人前往尚书府搜查罪证,这会子该是有消息了。”
“尚书府?”谢芷涵喃喃出声,于众妃嫔间站出来,直视着太后解释道:“太后定是有所误会,臣妾父兄对皇上、对大魏绝不会有二心。”
“有没有二心稍后就知晓了,谢侍卫以假娶公主为名,私自带兵进宫威逼哀家和皇上,私下更与敌国书信往来。证据凿凿,真是枉费哀家和皇帝对他的一番栽培,姜统领,将人拿下!”
赵太后横眉冷目,神色冰寒,见元翊欲开口说话,又言道:“皇帝不必着急,待会左相和萧家世子就会押解谢尚书和谢家余孽进宫。”
“母后,这件事牵连甚大,今日又是丹蕙大婚的日子,闹出误会就不好了。”元翊像是无所察觉,甚至还看向内殿方向询问:“公主怎么还没有好?”
“宫中局势混乱,哀家已让琼儿陪丹蕙回娇露殿了。叛逆未除,此地不宜久留,姜统领,派人护送皇上回乾元宫。”
“母后这是何意?”
元翊的话尚未说话,姜孝泉就已经命人走到他身后,神态并不恭敬:“皇上,请移驾吧。”
“这件事皇帝不必操心,哀家已安排人去处理。饶是谢家能耐再大,但也大不过城外驻营的十万大军。瑞王得知京中叛贼作祟,已经前去相召,稍后就会抵达皇城。”
赵太后语气干脆果断,“皇上用人不当,险些误我大魏江山,还是先回乾元宫反思,而后告天下罪己书吧。”这潜台词,再明白不过了。
宫里禁军尽在姜孝泉之手,这慈宁宫内外全是他们的人,京城里还有萧远笙和左相的人领着护都营中人一路守关,城外则是瑞王轻率着驻军而来。至于谢家什么叛变的证据本就是不重要的,赵家和太后要的就是把控全局,除去了嘉隆帝的左膀右臂,再让他写下罪己书昭告天下说自己无德,而后将皇位禅让给瑞亲王元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太后如此大动干戈逼迫皇上,就不怕成为大魏的罪人吗?”
谢维锦将头上的新郎礼冠取下,护在嘉隆帝身前,“微臣劝太后莫要与赵氏贼人同流合污,皇上仁孝,定不会为难您。”
赵环也挺着小腹走到赵太后身边,轻声劝诫:“姑母,您不能糊涂……”哪怕她不见外边光景,但心中自知没有胜算,也是想起旧情。
“没用的东西,别在哀家面前碍眼!”赵太后对赵环早就失望透顶,不屑推开。她冷笑着看了看元翊和谢维锦等人,“今日之后,是谢家大逆不道谋害大魏江山,瑞王进宫救驾及时,得皇上亲准禅让。”
她说着还含笑看向元翊,“皇上素来不好政务,母后心疼你为国事所累,与你王弟自不会委屈你。南苑位置清幽,风景宜人,最合适皇儿同诸位美人饮酒作乐,共度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