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四十章 大婚
 
元翊后来没再说话,既没有提及赵环,也未和苏媛温存。
苏媛也不敢再提及敏感话题,但心中到底因为君王的那句话而有所悸动。她没有想到,元翊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苏媛想,或者在嘉隆帝心中,自己是和其他妃嫔不同的。纵然最初他不过是想用自己填补韩婕妤那个角色,需要一个用来让他表现沉迷女色的宠妃,甚至想用她去刺激瑞王以雪前耻,但现在自己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些用处了,再这样泼天的宠爱,定有他的几分本意。
这种时候了,苏媛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会有这些儿女情长,摇摇头挥去这些烦人的思绪,她告诉自己不要去想。
宫里的妃嫔确实少了,清净许多,没有从前那些多莺莺燕燕的争斗不休,连素来喜欢与人作对的萧韵也因为文昭侯府与嘉隆帝的关系而低调起来,并不敢如过去般出尽风头。
每个人好像都在围绕着替丹蕙公主添妆而忙碌,娇露殿中来来往往的人一批又一批。
赵琼看在眼中,说不羡慕是假的。
丹蕙公主私下里拽着她的手道:“我看你还是让母后替你另择一门夫婿较好,我瑞王兄他的心都在林氏身上。以前王兄虽然也有荒唐任性的时候,但对母后一向孝顺,可为了林氏已经差点和母后势如水火了。他这样子,也给不了你幸福的……”
这些道理,赵琼都懂,但就是不情愿不甘心。她在瑞王身上受挫多次,无论是情感还是尊严都容不得她放弃,何况家族自有安排,不是自己,也会是赵家其他女子嫁给瑞王做正妃,与其那样,那为何不是她?
赵琼摇头答道:“公主大婚,我本不该说这些。只是,若要公主你按照从前婚约嫁给文昭侯府世子,你可会愿意?”
“你好好的怎么说起这个?我与萧世子不过是儿时父皇和萧淑妃的几句玩笑话,母后都说算不得真,也派人去侯府说清楚了,你可不准再提。”
“那便是了,公主心中之人是谢侍卫,又怎会愿意替他人披上那鲜红嫁衣?公主不必再劝我了,我有我的执着。”赵琼心平气和的说。
丹蕙公主目露同情,“那好吧,希望母后能替你说服瑞王兄。”
赵琼微笑,又陪她进去试嫁衣。
礼服是早前就试过的,说实话就算真的有不合适的也来不及了,丹蕙公主再试嫁衣,不过是因为心中的欣喜,紧张。
赵琼自然对她好一番赞美。
娇露殿里笑声连连。
苏媛同谢芷涵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欢声笑语倒有些不忍进去打搅。
她们都知道这场婚礼会出现的变故,婚礼根本不可能如期完成,甚至连此刻陪着丹蕙公主的赵琼也心中有数,但丹蕙不知道。
她甚至还沉浸在即将嫁给心上人的喜悦中,全然不知她亲爱的母后早就将她作为利益许诺给了萧家,也不知道素来疼她的皇帝哥哥准备趁机铲除她的外祖家。
皇后抱病,皇贵妃又是那样的情况,她们二人过来是代表皇室对公主添妆的吉兆。
丹蕙公主在宫里与人结善,和谢芷涵又是早前就好的,看见她们当然嬉嬉笑笑的好半晌说话。
赵琼见她们说话热闹,主动回了慈宁宫。
赵太后看见她回来,询问道:“琼儿,你不是陪着丹蕙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赵琼便说灵妃和玉昭仪在那。
“她们啊,既然图热闹就热闹着去吧。”太后冲她招手,等她走近了拉着赵琼的手叹气道:“姑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和俊儿的婚事,早晚会有。”
本来年初应该办的,是赵琼和元俊的喜事。
“姑母,说实话,您觉得王爷他能同意吗?”赵琼语气惶恐。
“这等大事,他不同意也得同意,总不可能让那个女人去做那个位子吧!”赵太后话语禁忌。
赵琼心中升起希望,轻声道:“我就指望姑母给我做主了。”她伏在太后膝前。
“放心,姑母会替你做主的。”
“林氏那样子算计我们赵家,还让人对姑母您下手。侄女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王爷会那么钟情她。”赵琼也是憋得久了,没有忍住情绪。
“俊儿是被她一时迷了心智,他会想明白的。”太后这般劝着赵琼,也像是说给自己听,毕竟这些年看着林氏控制他儿子的日子太久了。
话落,赵太后闭了闭眼,想到眼下的事,轻说道:“大婚当日,你要寸步不离的陪在丹蕙身边,别让她乱跑。”
“婚礼情况混乱,谢家不受姑母诏安,公主心系谢家公子,怕是不会眼看着咱们对付谢家。”赵琼低声说出心中担忧。
“丹蕙心善,她若清醒着必然坏事。公主出阁,会和新驸马来慈宁宫拜别哀家,届时哀家会将丹蕙留下,剩下的事自然不必多说。”太后想了想,仍是叮嘱道:“你这两日,不要再去钟粹宫找你长姐了。”
赵琼也知晓些赵环的事,闻言乖巧应是。
侍奉宫人来禀,道姜孝泉姜统领求见。
“姑母,侄女先行退下。”赵琼福身。
太后点头,待姜孝泉进来后过问了下禁军的安排,以及张英易索两人的动向,觉得万事都在掌控之内方安心的让他离开。
与此同时,钟粹宫里赵环听着外面热闹的声响,闭眼又睁眼,悠悠叹气道:“公主要出嫁了,赵家……”
她身边的宫女望着她,只轻道:“皇上要贵妃安心养胎,其他的事情不用费心。”
“太后和祖父他们,定会怪我。”赵环自言自语的又道:“这样的日子,我本该一同去送公主出阁的。”
“主子不要多想。”
赵环轻轻“嗯”了声。
丹蕙公主大婚当日,迎亲队伍八百,宫中禁卫一千,加上宫女太监等人,浩浩荡荡几千人队伍,从皇城外一路至宫内主殿,及祈福祭祀宫宇。
京中内外护都营士兵负责防守。
众妃嫔盛装出席,站在嘉隆帝身后。陈皇后今日也是皇后冠服,雍容含笑的立在元翊身边,看着一袭红妆的丹蕙在赵琼等人的陪伴来给太后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