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九章 前夕
 
元靖下意识的望向苏媛,意思很明显,需要避讳,毕竟谈的要事。
元翊视若不觉,“你直说便可。”
与他的无所谓不同,元靖其实竟然避免着苏媛知道有关变动的消息,因为她会忧这忧那,不得安生。
可如今皇帝开了口,再避讳也得如实回禀:“回皇上,萧侯爷离宫后去了左相府,远笙也在赵府。”
“知道了,萧家那边你掌控着,别出了纰漏就好。”
“是,皇上。”元靖说着微顿,支吾着又道:“皇上,还有护都营里的事,臣发现……”
他说到一半,又看了眼去苏媛。
苏媛还真是奇了怪了,心里忍不住也有些恼意,依偎着嘉隆帝道:“皇上,臣妾看郡王爷的意就思,臣妾是个闲杂人等在这儿他不方便禀述。要不臣妾待会儿再来伺候您,不耽误您和恭王商量国家大事情了。”
一句话拐了好几个弯,语气酸得让人想听不出来都难。元翊笑笑,却还是没计较,反而同元靖道:“有什么话吞吞吐吐的,说话都不利索了吗?”
“回皇上,臣心里有一疑问。当初那份护都营名单上,似乎并不是赵家和瑞王的全部亲信。”
“这是自然,若是随随便便就能除去,未免也太小看赵家了。”
元靖道:“但那可是瑞王府传出来的名单,怎会出错?”他像是真不明白般,满面疑惑。
元翊语气无波澜,“林氏毕竟是瑞王的侧室,不能指望。”
苏媛闻言心里微颤,怎么,那份名单的事,还是长姐传出来的?她以为,是赵环那呢。
怎么会是阿姐?但转念一想,也能理解。
“就怕她对瑞王之情而有所藏私,若是她将皇上的事情反去提醒瑞王,难免要有意外。”元靖说的含蓄。
“那依你的意思,是准备如何处理林氏?”
苏媛双目惊讶,望着元靖面色难辩。
元靖避着其目光道:臣也是忽然想到,具体自然是皇上定夺。”
元翊并不接这话,淡淡答道:“一个女人罢了,王弟别将她想的太厉害了。”
元靖颔首道是。
“嗯,大婚在即,太后以督察谢家布置为由已经安排人去盯着维锦了。逸轩虽说闲逸在府,但左相府对他的监视也没有少。如今朕可用之人,也就你和萧家了,布置严谨点,切莫让人逮着把柄。”
元翊再三交代,想了想了句:“张英这两日被指禁卫布防疏漏百出,姜孝泉得太后之令全权负责公主大婚当日的守卫,你去把易索唤来。”
元靖颔首应是,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请示道:“那皇上,没有其他吩咐,臣弟就告退了?”
“嗯,你出宫吧。”元翊挥手。
元靖尤是愣神,这下不看皇帝了,反倒是意味深长的瞥了眼苏媛,眼神很奇怪。
殿里就这么几个人,元翊自然察觉了。
苏媛语气费解的道:“皇上,方才恭王的意思,是不是觉得臣妾在这儿碍事了?”
“恭王从来谨慎,你不必在意。”
“那皇上的意思是,方才臣妾所闻,也是不必在意?” 她笑吟吟的试探。
“你说呢?”元翊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苏媛蹙眉,似苦恼的避重就轻说:“臣妾只是觉得公主的婚礼好像要很热闹。”
“对,丹蕙的婚礼,的确会很热闹。”元翊这句话,意思就复杂了。
不多会,富永海进内道:“皇上,易统领到了。”
元翊沉声嗯了声,又松开了苏媛。
这下苏媛明白了,“臣妾觉得怪无趣的,可否请皇上恩准容许臣妾去偏殿休息会?”
元翊笑她的识相,“去吧。”
殿门口碰见易索,易索低首问安。
苏媛同样点了点头。
仍是竹笙引路,等到了内殿,苏媛留住她道:“你若没有其他差事,就留这儿陪本宫说说话。”
“玉昭仪但请吩咐。”
“皇上特地将你带回宫中,想来是有所安排吧?”苏媛看着她问。
竹笙浅笑,礼貌又疏远的回道:“奴婢不敢揣测圣意,只是离开别宫前皇上问了些奴婢关于俪昭容的旧事。玉昭仪进宫这么久,想必也听说过俪昭容,皇上怀念旧人,难免厚待奴婢。”
“看来你也很清楚,皇上带你回来是因为俪昭容。”
“奴婢只是奴婢,服侍主子是本分,玉昭仪是贵人,着实没必要揣测奴婢一个宫女的来意。”竹笙答得不卑不亢。
苏媛轻轻点了点头,像是认可,又似乎是回应。
总觉得,竹笙对她的态度,和在别宫里的时候不太相同。她说是别人没必要研究她,但是她在皇后那呢,莫不是也如此?
想到那天竹笙捧着的那些赏赐,恐怕未必吧。
苏媛不出所料的留在了乾元宫侍寝。
大概是临他期待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元翊这几日兴奋异常,同苏媛也是盛宠异常,宫人都能察觉到主子的喜悦,苏媛当然更不例外。
“皇上好像很愉快。”
元翊躺在床上揽着她道:“当然,朕的皇妹要出嫁了。”
“皇上对公主一向疼爱,难怪开心。”苏媛也不道破。
元翊揽着她忽然又说:“好好跟着朕,来日朕朝局稳定,替朕生个皇长子!”他这话也不知是困倦了还是一时快语,说得格外自然,苏媛却有些惶恐。
“皇……长子?”她轻轻喃问。
身边人却似很清醒,瞅着她问:“怎么,还不愿意?”
苏媛侧头埋进他颈项,“怎么会!皇上所言,臣妾只是受宠若惊。”
元翊便抱着她又说:“以朕对你的宠爱,有什么好受宠若惊的?”
“臣妾是,想到了一人。”
“谁?”他慢慢抚着她后背。
苏媛启唇:“皇上怎么忘了,皇贵妃都好几个月了……”她故意装不明白深意的继续道:“臣妾当然也想替皇上诞下皇子,不过皇上的长子可是在皇贵妃腹中呢。”
她的声音刚落,就发觉后背上的手微微一顿。
苏媛不由柔声唤他:“皇上?”
“你在试探朕?”元翊声音低沉,透着危险。
苏媛连忙道:“臣妾不敢。”
“你这么聪明,不会不明白如今的局势。你觉得,朕还可能任由赵氏之女成为朕皇子的母妃吗?”
“臣妾,臣妾真的没有想到那么多。臣妾只是见皇贵妃与太后决裂,以为皇上便不计较她的出身了。”这个倒是真话,哪怕带着好奇元翊对赵环态度的心理,也是万万不能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