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八章 未见
 
林婳在芳华宫坐了半晌,就去面见皇后了。
贺玲望着她消失身影的宫门发愣,她的宫女琉璃进来换茶,贺玲意外的让她取罐蜂蜜来。
学着林婳的喝法在杯中添了蜜,也没有觉得甜。
“娘娘其实早就不怪侧妃娘娘了,您为何不告诉她?”琉璃道出心声。
贺玲清道:“当日我在慈宁宫里撞破太后与左相的谈话被发现,是她替我顶了出去。”
否则以当初赵家的权势,必不可能留她性命。
这件事,贺玲心中是感恩的。
可是贺哲的事情,她又是不能原谅的。
“琉璃,你觉得她是个好人,还是坏人?”
这样的问话,做主子的心里都无法界定,她一个宫女又怎么敢判断。琉璃沉思了会,答道:“奴婢觉着,林侧妃是个可怜人。”
“是啊,可怜人,可惜了……”贺玲感叹。
想了又想,贺玲还是吩咐道:“你去永安宫告诉一声玉昭仪,就说林侧妃进宫了。”
“林侧妃进宫,玉昭仪肯定能知道的。”
“你不懂。”贺玲低语:“这应该是她最后一次进宫了。”
琉璃颔首,领命去了。
苏媛那么担心长姐,如何会不知道她进宫,只是以她的身份,并没有理由直接去找长姐,只盼着对方能来找自己。
看见琉璃来报信,苏媛还没反应过来,又觉着以贺玲的性子,不该这样差遣宫女过来。
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苏媛斟酌再三,还是准备去凤天宫。
“娘娘这两日都推托身子不舒服没去给皇后问安,现在林侧妃在那您就去了,皇后会不会觉得蹊跷?”东银边伺候她更衣边提醒。
“我本就不是去见她的,皇后觉得蹊跷就对了。”
东银笑,“奴婢的意思是担心皇后多想您和林侧妃之间的关系。”
“我去不去,皇后也没有少想我的事情,让她想着吧。”苏媛这个语气太无所谓了,说完自己都没忍住笑意。
正准备出门,谁知在永安宫门口遇见了刘明。
刘明行礼道:“玉昭仪这是准备去哪儿?皇上正召见您呢。”
苏媛不解:“这个时辰,皇上不该在和大臣们议事吗,召我过去?”
“是的呢,文昭侯爷与皇上意见不和惹皇上不高兴了,让他回侯府去,也就遣退了其他大臣。皇上心情不好,要您过去陪驾。”刘明说的一脸焦急,“娘娘您要不是有天大的事可就别耽误了。”
苏媛这只能随他去乾元宫。知道了嘉隆帝的打算,也就没觉得刘明所说是回事情,应该就是故意不给文昭侯爷留情面,偏偏他还要装着生闷气的样子,又是找自己配合,未免有点无奈。
殿门口遇见竹笙,见她正准备去奉茶,自其手中接过后挥手:“下去吧。”
竹笙领着小太监退下。
元翊坐在御案前的殿阶上,苏媛慢步走过去,“皇上这是怎么就发这么大火气?”
“你说朕好意提拔他文昭侯府,竟然因为上次朕没有替他萧家子弟做主便公然说朕不公,还顶撞朕,有这样的臣子吗?”元翊面色恼怒,看上去还真是气急了。
苏媛走过去奉茶,心想着如今倒是上演了全套,不似过去他人前发火,在她面前就懒得多言那种,心中不免生出几分异样。
“皇上别气了。”
元翊看了她眼,接过道:“朕如此气恼,你就这样莫不在乎的?”
“皇上这般生气,臣妾当然是在乎的。只是朝廷上的事情,臣妾不懂,只觉得皇上所做所言皆是有道理的,那萧老侯爷想不明白,不懂皇上的心思,只管让他糊涂去,皇上犯不着在意。”
“你说的倒轻巧。”
苏媛笑:“臣妾不这样轻巧的劝着皇上,难道还要跟着皇上同仇敌忾,一同去抱怨文昭侯不成?”
“有何不可?”
苏媛被他逗乐了,“皇上是毫无所谓,但臣妾可担心,事后萧婕妤知道了,得去永安宫质问臣妾为何在皇上面前说她父亲的坏话。”
“她敢?!”
“不瞒皇上,萧婕妤还真是这样的性子,臣妾啊,还真怕了她那张嘴。您别瞧着她在您面前柔声细语的,但在臣妾面前,可会数落臣妾的不是了。”苏媛表情夸张,也是夸大其词,故意逗嘉隆帝的。
元翊拉她坐下,跟着调侃道:“那你就不担心,萧婕妤知道你在朕面前说她的不好?”
“臣妾这是实话实说。再说了,您本来也不宠幸她。”
“都是你的道理。”元翊宠溺道。
元翊本来就不是真的动气,与她闲话三两句,倒也不动怒了。苏媛见他心情甚好,就提议他去御花园赏花。
“这有什么好赏的?”
“皇上不知,瑞王府的林侧妃进宫,给御花园新添了两物件。”苏媛长话短说,朝将林婳发落慈宁宫宫女挂在花园中的事情给说了,末了添道:“臣妾是真没明白,林侧妃居然敢在太后面前如此放肆。”
“你不明白的事情还多着呢,林氏此人,是个奇人。”
“皇上似乎很欣赏林侧妃?”
苏媛本是随口询问,自问是语气正常不带情绪的,谁知在元翊口中就成了吃醋:“你在想些什么?那是瑞王的姬妾,朕随口提上两句你就酸上了?”
苏媛是真的想解释,却又反应过来若是真的撇清反而伤了他颜面,让君王不悦,于是也就将错就错不辩解了。
“那皇上您还去吗?”苏媛到底是还存着心思想拐到皇后宫里见见长姐。
然元翊正准备接话,宫人又进来禀,道恭王来了。
元翊扬声就是:“宣!”
苏媛气馁,正想要自觉告退,被站起身的嘉隆帝一把拉向御案前,与他并坐。
她只觉得不拖,可元翊不放,还笑着道她又不是没坐过。
听外边脚步声渐近,苏媛更不安了。
元靖也是没有想到殿内有妃嫔,微微惊讶后即面色如常,拱手作揖行礼:“臣弟见过皇上,昭仪娘娘。”
“恭王不必多礼,你匆匆进宫,所为何事?”元翊搂着苏媛,一副风流天子的模样,还拿指把玩其鬓间流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