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七章 对话
 
林婳在御花园里游逛了会,没多会就发现了慈宁宫的人远远跟着自己,她冷笑了笑对身边人道:“去喊她们过来吧,既是太后吩咐了来服侍我的,站那么远干嘛?”
侍女领命去了。
林婳看见她们过来行礼,只觉得好笑,“慈宁宫里的人礼数都这么随便的吗?”
那两宫女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
“跪下。”林婳忽然开口,见她们不懂,又道:“怎么,我一个侧妃,就受不起你们的大礼了?”
二人忙喊着“奴婢不敢”跪下了。
林婳扬起长眉,“那就跪着吧,我不让你们起来就别起来了。”
其中一宫女仰头:“侧妃娘娘,奴婢等是太后的人。”
“觉得我对太后不敬了?”林婳反问,见她们不敢接话就道:“既然这样,那就去你们主子面前说,若是太后疼你们,自然会来问罪我。若是不回去,就在这御花园里跪着,宫里春光真好,也让吃慈宁宫里的人赏赏花。”
她话落,就朝芳华宫去了。
贺玲显然料到了她会过来,早就命人备好了茶水,看见她就亲自替她斟了一杯,“你可好久没来我这儿了。”
林婳没有说话,在她对面坐下。
“早就听说你进宫了,在慈宁宫里将太后气了一通,又在御花园中好不威风。”贺玲语气复杂。
“你这地儿偏僻,没想到消息也这样灵通。”
“宫中无秘密,你知道的。”
林婳抿了口茶,皱眉抱怨:“苦。”
“怎么现在还觉得味道苦?”贺玲自己也饮了口,轻说道:“现在事事顺你心意,你还觉得心里苦吗?”
“我苦不苦,你不知道吗?”林婳反问。
贺玲浅笑,“我知道的是,惹你不悦之人,瑞王都尽量处置了。”
“那是从前。”
“现在又有什么区别?”贺玲望过去,慢声又问:“你莫不是觉得,明瑶郡主的事情没能如你所愿,觉得不高兴了?”
林婳不语。
“没有人会无条件听任你的。”贺玲说完,想起胞弟,叹气道:“除了哲儿。”
说到贺哲,林婳眸中情绪微妙。
贺玲察觉了,继续道:“哲儿出事之后,你进宫都不常来我这儿了。”
“是,不敢来打搅。”林婳在贺玲面前,私下有些心虚,连带着语气也不
似过往那般肆意。
“是吗?是不敢见我,还是怕见我?”贺玲瞅着她。
“你也没少动作,何必这样字字针对?”林婳直看向她。
“我的动作,对你来说影响不了什么。”
林婳这就有点恼了,“是影响不了我,但是会影响到我妹妹。贺玲,你在宫里不要太过分,皇后她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别被她挡枪使。”
“我若是做了皇后的枪,你准备拿我怎样?”贺玲很少露出这般犀利的眼神,逼问道:“你是准备像对付素嫔那样对付我吗?”
林婳没有说话。
“我若是真的想害你们姐妹,你们的来历背景早就不是秘密了。”贺玲说着绕了绕杯子,“我和你林婳不同,你不顾旧情冷漠无情,我却还记着幼年情分。”
“你不用这么说,你不说我和阿媛的关系,替我们保密,也是怕朱允受连累。何况,有人既然能让我们姐妹出现在这皇城之中,就不可能任由你抖出去。你不是你不想出卖,也是不敢出卖。”林婳一语道破。
林贺玲道:“都知道你林侧妃说话直白不留情面,过去没怎么觉得,今日是真的领教了。怎么,在慈宁宫逞威风没逞够,还要来我这芳华宫吗?”
“我并没有想与你为难。”林婳心平气和道,“贺哲的事,我很抱歉。”
“抱歉没有用。”
“那你想如何?”
贺玲盯着她,“我想你替他偿命,能吗?”
林婳面无表情,“不能。”风轻云淡的说完,从贺玲手边执起茶壶,替自己满上,也替她倒茶。
“是啊,既然不能,又有什么好问的?你林侧妃还是想就如何,反正万事都有瑞王替你兜着。”贺玲望着渐满的茶水,没有缘由的问道:“你不嫌苦吗?”
“好久没喝你这儿的茶水了。”林婳语气感慨。
贺玲没好眼色的瞥眼睛她。
林婳再开口:“贺玲,你我交好多年,你也曾帮我帮阿媛许多。我知道你关心在意的人和事,贺家有皇上庇佑,未来不会有事的,至于朱允,我也会尽量保全他,让他置身事外。”
“你觉得有可能吗?”
“如何不可能?过去那几年,他的所为都是皇帝皇后吩咐。在我身边,不过是为了在瑞王府做耳目,没什么可疑的。”林婳想着继续说道:“将来他非但无过,还会有功。”
她不轻易说这种话,既然说了那便是承诺,是当真的。贺玲了解她,也就真的放心了,却还是强调了句:“你要记得你今日说的,他日不要牵连他。”
“嗯,放心吧,我还有妹妹,需要托付给他。”
“你说苏媛?你可不必操心,她在宫里好的很,皇上十分喜爱她。”
林婳冷笑,“帝王的情,也能信吗?”
“她身边还有谢妃,有恭王,有一堆人护着她,你担心什么?”贺玲语气不是很好,但也不似早前那么针对了。
“我也就这么点牵挂了。”
林婳说着,忽然再道:“那位谢妃太年轻了。”
“年轻又抵不住身后有谢家,她宫里处处护着你妹妹呢。”
林婳摇头,“谢妃不是长久的。阿媛现在欠她的,以后有的要还。”
“我说你也不必想那么多。”
“我最怕她卷入皇城纷纭之中,现在是真的帮不了她。”林婳提起妹妹时语气是伤感的,“好在那件旧案快翻了。”
“你在京中筹谋这么久,搞出这么多事情来,你觉得值得吗?”贺玲很认真的问她。
林婳不答反问:“当初害你姑姑之人有望罪行昭诸,你难道不高兴吗?”
“我们贺家,没这么在意。”
“是,是我忘了,贺家好好的,从来就没什么事情。”林婳自言自语。
贺玲启唇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又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