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六章 放肆
 
皇后素来大度,自不会在嘉隆帝面前表现出嫉妒不满,见他过来用早膳,含笑扶他坐下了体贴道:“皇上待会还要上朝,怎的不多睡会还特地过来。臣妾瞧着玉昭仪服侍有度,有她伺候,臣妾也安心。”
“她那性子大的很,不比皇后识大体。”
“皇上过赞了。”
元翊见她事事躬亲替她试菜布菜,心头触动,拉过她的手唤她坐下,柔声道:“皇后不必忙碌,坐下陪朕一同用膳。”
“谢皇上。”
“逸轩的事,皇后没怪朕吧?”元翊突然开口。
皇后连忙摇头,带着几分惶恐道:“皇上言重了,本来就是逸轩不小心冒犯的林侧妃,皇上要给瑞王交代是情理之中,臣妾没有怨言。”
“皇后理解就好,朕罢了逸轩的翼长职位,不代表就不器重他了。”元翊语气随和,浅笑道:“他也不必终日在右相府里闭门不出,宫里还是可以来的嘛。你是他姐姐,替朕多开解开解他,朕与他也是打小的情分了。上回在围场处置他,也是不将他当外人,赏罚不避亲嘛。”
“皇上说的是,有您这几句话,臣妾替逸轩谢恩。”皇后说着又要起身。
元翊“哎”了声让她又坐下,随口说道:“你啊,就是繁文缛节太多,与朕私底下这般多礼为何?”
皇后眸光动容,“是,臣妾知道了。”
元翊此行意在安抚,他走后皇后就欣慰道:“皇上还是中意逸轩的。”
“主子先前是白替公子担心了,皇上对他定是另有安排。”春庭附和。
“是啊,只是大事上没有用逸轩,本宫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你说,那护都营怎么会让个素来无名的恭王去接管?”
“那不还是因为太后想瑞王爷回护都营,皇上想出来的折中法子嘛。”
皇后听后点点头,“你说的也对。”但想起另外的事情就不淡然了,“昨晚本宫让萧婕妤去给皇上送汤羹,那个没用的,人都进了乾元宫了竟然留不住,让皇上又去了永安宫。”
“皇上这阵子喜欢着玉昭仪,眼里是看不见旁人的,何况萧婕妤真不是会争宠的主。”春庭想起萧韵显然也是心里有数的。
“萧氏还拿她当侯府贵女呢,摆着架子放不开。她若能讨得皇上喜欢,苏氏也不敢这么放肆。”
“娘娘不必在意,等之后再收拾她。”
皇后颔首。
午后,林婳进宫了。
她先是去慈宁宫拜见了太后,彼时太后身边正是贺玲与赵琼作陪。看见她进来,皆有些惊讶。
贺玲倒是还好,与瑞王府的林侧妃以前就有往来,和善的见过了礼站在旁边。
赵琼与她就没这么好说话了,赐婚的事且不说,又添了赵文鸣的命案,望向林婳的眼神怨恨至极。
赵太后当然也察觉到了,给身边人打了眼色,就有人请赵琼出去。
贺玲也识相的告退。
“臣妾许久没来给太后问安了,太后近来身体可好?”
“你没事进宫做什么?倒是不怕哀家与你算鸣儿的性命。”太后语气也是不善。
林婳径自后退了坐在旁边,“太后说笑了,这件事与臣妾没什么关系。再说了,若没有围场里的意外,王爷现在也未必会听您的。”
“你不要拿俊儿来牵制哀家,他也不可能护你一辈子。”
林婳笑得肆意,自顾自的捋了捋耳边的长发,笑着回道:“太后娘娘这话,臣妾刚嫁给王爷的时候就听过了。过了好些年,您的台词还没换呢。”
“放肆!这是你与哀家说话的态度吗?”
“臣妾是想好好和太后说话的,只是太后不待见臣妾,从臣妾没进王府之前就想对臣妾除之而后快,这些年明里暗里也没少对臣妾出手。臣妾为了自保,当然只能求得王爷庇佑。”
“你倒是还知道若没有俊儿庇佑你就没有今日,那你怎能这般利用他?”太后想起来就怒不可遏,对眼前人一忍再忍,但在得知她让人给自己下毒后,真的是无法忍受。
可是,有俊儿在其中,还真的是奈何不了她。
“太后在说什么,臣妾听不明白。”
“你对俊儿是什么心思,你自己心里清楚。”太后说着侧目,冷言继续道:“你不要以为你帮着哀家劝了俊儿,哀家就能接受你。你也不要想着他日可以做俊儿的正妻,以你的出身,根本就不配站在俊儿身边。”
“是吗?”林婳脸上的笑容微僵,声音也略轻了些,“太后之所以不肯接受我,是因为我的出身吗?”
“一个姬妾,你觉得呢?”太后面色不屑,“哀家接纳你,允许俊儿娶你,你却不知足,三番两次挑拨哀家和俊儿的关系,又故意唆使他冷待府中门客及营中将领。你试问你这么做,对得起他吗?”
“太后,若我也是世家贵女出身,当初您就不会觉得王爷纳我是丢人了吧?”林婳忽然望着赵太后轻问。
太后没说话,显然是默认。
林婳浅笑起来,似觉得不够,又笑出了声音,“太后,你可听说过一句话,恶人做多了,总有更恶的人来回敬您的。”
”胡言乱语!哀家瞧着你不是来向哀家请安,而是来和哀家做对的。”
“太后怎能这样误会臣妾?臣妾确实来向您请安的。”林婳声音低落,“王爷事忙,臣妾在府中好不无趣,想进宫来看,也顺道去各宫走走。”
“你与宫里的妃嫔有什么好走动的?哀家警告你,你若是再敢坏了俊儿的事情,哀家定不轻饶……”
她的话还没说完,林婳就站起了身,无所谓的打断道:“无论我做什么,太后娘娘早就不会轻饶我了。既是如此,又何必介意您的想法?”她边说边往殿外走。
气得赵太后抓着椅扶直捶,“贱人!简直太放肆了!”
玳瑁连忙进内殿服侍,替她轻轻抚背劝慰:“太后不必听林侧妃所言,气着自己也不好。”
“俊儿怎么就迷恋她这么多年的!”太后实在想不通,气的脸色青白,坐在那还忍不住想,吩咐道:“你去赶紧让人跟着她,别让她皇后或者各宫妃嫔面前说了不该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