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五章 专宠
 
谢芷涵见她这般惊叹,索性又说道:“太后已经许诺,事成之后,将丹蕙公主嫁与萧世子。其实,众人只知道因为前朝萧淑妃的关系,文昭侯府和赵家不和,但是萧世子爱慕公主是幼年就有的,太后利用的就是他这份感情。”
苏媛又问:“既然太后知道,那皇上应该也知道萧世子对丹蕙公主的感情。”
谢芷涵又叹:“太后能许诺的,皇上也可以。而且,皇上应该还许诺替萧家做主,再查当年萧淑妃之案,恢复文昭侯府往日荣华。”
这是要替萧淑妃翻案,苏媛心情澎湃,她的父亲和祖父也都是因为替萧淑妃谋害贺贵嫔才被冠上的罪名。当年那件事牵连甚广,翻案应该是她的心愿,也会是文昭侯府的心愿,更是恭王心愿。
想来,这件事中,元靖所做的功夫不小。他替文昭侯府挣得了今日局面,自己也成了嘉隆帝器重的兄弟。
她进宫这么久,通常还是自顾不暇,真正所做的就更少了。
长姐在瑞王身边的所作所为,想必也是为了能够早日到那一天。
苏媛久久不知该说什么,最是感激谢芷涵与自己说这些,她连谢家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都说了,可见其对自己的信任。毕竟,谢家早就为皇上效力,如果嘉隆帝的计划失败,换而言之,若是太后和瑞王成功了,那皇帝和谢家都不会有好结果。
“媛姐姐,所以你不必替她担心。她所做的,也都是间接帮着皇上,我想,就算没有证据,但是你姐姐她应该和皇上之间也有关联的。”
苏媛点头,“可是瑞王如果出事,她作为瑞王的侧妃,恐怕也……”话没有说下去,因为苏媛知道这些长姐肯定也早就知道。
“那个孩子呢?”苏媛忽然问起,“那个送出宫的孩子呢?”
谢芷涵与她摇头,“那个孩子,我答应了你姐姐替他安置,但是我们在围场的那几日传来消息,说孩子不见了。”
她见苏媛目光担忧紧张,又说道:“我去和你阿姐说过这事,她看着并不意外,我想她大概是信不过我谢家的人,所以让人接走了吧。”
“那是瑞王的孩子,本就是让你和你哥哥做了不该做的事。这样也好,若是东窗事发,也不会连累你。”苏媛紧紧握着她的手。
谢芷涵笑了笑,“姐姐与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怕什么连累?”
偷偷帮着保住了瑞王的骨血,对嘉隆帝来说就是欺君,怎么不怕连累?就是因为知道这其中的利害,苏媛才更感激。
不过和涵儿之间,说这些就太生分了。
谢芷涵同她说完这些,慢声又叮嘱道:“姐姐切莫走漏风声,这件事事关重大,所有差池,姐姐所愿不能实现不说,牵连的人大有所在。”
“我知道,你不用强调这个,我定不会外说。”苏媛话落,惆怅的又说:“我就是,有些心疼她。”
“她舍了很多,我既惊讶于她的心狠,却也有些佩服。想那白答应,能为她付出性命,那对你姐姐来说,白答应也应该是很重要的。”
谢芷涵难得和苏媛这样说起林婳,忍不住又道:“希望来日她看见瑞王下场,不会后悔。”
苏媛也在想这个问题。为了这个复仇,姐姐舍弃那么多,将来可会后悔?
心里藏着事,做事难免心不在焉,夜里面对嘉隆帝的时候,对他竟生出几分害怕。觉得这样的帝王心术,远超常人所能理解。
她这般,元翊心思敏捷,当然也能察觉,揽着她靠在床上询问:“爱妃在想什么?”
苏媛望过去,宫灯下他俊朗的面容更显冷峻,那不怒自威的眉目真的带着天生的王者之气,令人不得不畏。
不过,毕竟服侍他也有些日子了,苏媛很快就调整好了心绪,同他娇声笑道:“臣妾在想先前萧婕妤的话,说皇上身边最近只得臣妾一人服侍。她那个话,臣妾我不知道她是在羡慕呢,还是嫉妒?”
她眨眼靠他更近了些,耳边传来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听得君王慢条斯理的反问:“那爱妃是觉得朕专宠你,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自然是高兴的,臣妾一人赌承雨露,当然好过后宫雨露均沾。”苏媛娇媚笑着。
“如此,甚好。”元翊前朝诸事顺利,心情难免就好,也有心思同她嬉笑,如此自然又忍不住恩爱了一番。
他留宿永安宫已是常事,但昨晚是十五,原是皇后的日子。可因为陈逸轩的事情,皇上表面上冷落陈家,皇后也是抱恙,就由着性子找了苏媛。
只是,清早苏媛还是假睡中,就听到嘉隆帝吩咐人去凤天宫传话,说他待会去用早膳。
这本来也是宫中常有之事,宿在这宫,膳在另外一宫并不稀奇,苏媛也不知道为何,听见这话时就坐了起来,委屈的道:“皇上是嫌臣妾这儿的早膳不好,非得跑去其他地方用吗?”
元翊转身见她衣着单薄的坐在那,青丝袭满肩头,目光含怨好不可怜,便调笑道:“敢在朕面前与皇后争宠,你真是越发能耐了,就不怕皇后知道了训诫你?”
“那也是皇上告诉的皇后,想让她训诫臣妾。”
元翊挥挥手,让伺候他更衣的小太监退下,走回床前坐下了道:“你可真是一张利嘴,说话这般不忌讳着,就不怕失了朕的欢心?后宫里,嫉妒是大忌。”
“皇上可不就要臣妾如此吗?”苏媛趁势抱住他,“再说,上回还是别宫里的时候,皇后曾私下找臣妾询问您对陈翼长的处置,臣妾当时卖了个乖,今日任性一回,她定不会与我计较。”
”你倒是能干,拿朕的话去当情报卖给皇后。”元翊似乎很喜欢用这种严肃却不带怒气的话说她。
苏媛也是习以为常,笑着答道:“那也是皇上给臣妾的机会。”
元翊很喜欢她这个样子,与她安抚了番才离开。
他走后,近侍们进来服侍苏媛。
苏媛身子有些懒,“我再躺会。”
梅芯以为她失落,蹿近前道:“主子怎么不留着皇上?”
“皇上去皇后处,我如何留?”苏媛望着梅芯,又瞥向东银使了个眼色。
梅芯见其他人退下,表情更是恭顺,“主子有什么吩咐?”
“你去想办法联系恭王,无论情况如何,请他务必保住宫外的人。”苏媛语气格外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