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三章 耳目
 
皇后听了朱允的回答像是沉思了片刻,而后再道:“是吗?皇上命你和宋医正一起照看,可见对这个孩子看重非凡,你们要仔细照看。”
她慢悠悠的说完,抬手让他起来,又似不经意再问:“对了,朱太医替本宫照料身子多久了?”
“回皇后,有七年了。”
“是啊,当初你在太医院并不起眼,是本宫当年身体不好,皇上把你从太医院带进东宫来给本宫调养身子的。”
“皇后当初因为俪昭容的事伤心坏了身子,皇上心疼娘娘才带微臣过去的。”朱允语气感恩。
“对,当时还是东宫。”皇后语气透着怀念,“说起来,俪昭容的事情也过去好些年了。”
朱允颔首。
“对了,本宫听闻皇上前阵子命你调查旧案,是什么事儿?”
朱允一脸惊诧的望向皇后,“娘娘?”
皇后笑了笑,“不必紧张,本宫只是想到皇上对俪昭容当年的事还放不下,甚至曾私下与本宫提起俪昭容投缳的蹊跷,以为皇上是命你继续调查这件事了。”
“回皇后,皇上命微臣调查的并非当年俪昭容之事。”
“哦?那是什么?”皇后笑得和善,“朱太医可方便应说?若是皇上有交代,也就罢了。”
她都这么开口了,朱允怎么好拒绝,想了想轻声道:“是以前孝贞太后病逝的案例。”
“是孝贞太后?”皇后不解,“皇上怎么好端端突然查起这件事来了?”
朱允摇头,“这个微臣就不知道了。”
“好,本宫明白了。”
朱允再道:“若皇后没有其他吩咐,微臣先告退了。”
“你去吧,皇上面前,不要提起本宫向你询问过此事。”皇后挥手。
朱允遵旨。
他离去后,外面宫人就禀:“皇后,德妃求见。”
贺玲去而复返为的是什么,皇后心里最是有数,虽有不耐,但还是让她进来了。
贺玲行礼后道:“臣妾听闻皇后召了太医,可是凤体抱恙?”
“得你记挂了,本宫无碍。”
“娘娘身体没事就好。”贺玲欲言又止。
皇后看着她,慢声言道:“德妃有什么好直说便是。”
“臣妾也没有什么事,就是过来向您问安。”
“方才不是问过了吗?”
“方才,臣妾见萧婕妤所言颇为犀利,反倒是故意针对谢妃和玉昭仪似的。”贺玲收敛了下情绪,故作自然。
“她针对苏氏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了,有什么好奇怪的?”皇后扬了扬眼神,看着她道:“说到底,萧婕妤那番说辞,也是在替你道不平。玉昭仪是你芳华宫里出来的人,怎么现在反而抢你的权利了?”
贺玲语气平静:“这都是皇上的吩咐,臣妾没有怨言。”
皇后知道她不在乎这些,雍容笑了笑道:“你与她倒是感情好,还念着同住一宫的旧情。”
“她与臣妾也没有什么过节。”
“没有什么过节……”皇后冷笑了笑,大约是见她太假,心中思绪百般。
贺玲就站在那,想问又不好直接问。
少顷,皇后声音微冷,吩咐道:“宫里过去就属你服侍太后最为勤快,太后也疼你,你得空的时候要多去慈宁宫走走。太后和皇贵妃怄气,身边没有贴心的人,你找朱太医去要个药膳方子,吩咐人做了还和往常一样端过去服侍太后用。”
朱允近来不大去芳华宫,贺玲让人去宣他,朱允就总是以理由推辞,或者让其他太医过去,她心中自然不是很开心。如今有皇后开口,贺玲闻言立即道:“臣妾遵旨。”
“你心中所想,本宫都知道。朱太医也医术了得,必能帮你重拾太后欢心。”
有皇后当然方便许多,只是兴奋过后,贺玲还是为难道:“但自从之前祁答应的事情后,太后就不怎么服用其他宫里送去的汤药了。”
“太后用不用是太后的意思,你做不做是你的孝心。德妃,不是本宫说你,皇上平时就不怎么召见你,玲珑公主也去了萧婕妤宫里,你若是再不去太后面前卖乖,在宫里早晚被人小瞧了去,本宫可不能事事护着你。”
贺玲欠身,“皇后的意思,臣妾明白了。”
“嗯,去吧。”
贺玲的心思在于讨太后欢心,也是因为皇后需要一个在慈宁宫走动的耳目。
太后身边虽然有赵琼,但是宫里时日久,以前贺玲服侍她也是尽心尽力,她常过去走动,也没有讨嫌。
德妃重新在太后面前行走的事自然没两日就传开,谢芷涵同苏媛说起时并没有怎么在意,“她乐意去服侍就服侍吧,我也好乐得清净。不过这个德妃还真是对皇后唯命是从,皇后让她去她就去了,没看皇后就算有心,自己多年来也对太后避得远远吗?”
“那还不是当年皇后成为太子妃时,太后极力阻扰造成的?皇后再大度,也不可能去讨好不中意她的太后,再说这些年来太后身边一直都有赵环。”苏媛低声笑了笑。
谢芷涵就点头:“也是,皇后年纪轻轻就总是身体不好,多少也有太后和皇贵妃的功劳。”
“太后自然是偏向她赵家的侄女,疏远皇后是情理之中。”
谢芷涵笑得灿烂:“可是现在太后连赵环都不偏袒了,刚回宫那时候太后和赵环闹那么大,如果不是你拉着皇上过去,这时候还有没有赵环都未可知呢。听说这些日子赵环待在钟粹宫里是闭门不出,连明瑶郡主过去都不见呢。”
“赵环是被太后吓到了吧。”苏媛想到嘉隆帝与自己说起赵环时,顿了顿叹道:“曾经风光无限的贵妃,如今在宫里也是形影单只了。”
“早前依附她的那些妃嫔看见王氏和秦氏的下场,谁心里能不寒?再说,过去忌惮她,也是因为有太后,现在连赵环自己都不得太后欢心了,其他人躲着还来不及呢。”谢芷涵已经深谙宫中生存之道,虽然现实,但很真实。
苏媛情绪不高,淡淡的接着话。
“媛姐姐,你别告诉我,你这是在同情赵环?她在宫里为非作歹多年,下场如何都是咎由自取,你可不准替她说话。”谢芷涵露出难得的霸道。
苏媛转首,“啊”了声忙摇头回道:“没有的事,我是在想我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