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二章 伉俪
 
听这些妃嫔叽叽喳喳的聊了半天,皇后心烦气躁,连带着脑袋隐隐作痛。她半倚在炕上闭目,其亲信春庭就上前服侍,替其按揉,又出声劝慰:“皇后别理会她们,任她们再得宠再得势,还不是由得娘娘拿捏。”
“你说那萧婕妤是这样没错,至于其他人……”皇后摇摇头,轻哼了声,声音有些累:“从前不曾细想,这两年宫里的纷纭变了又变,来本宫这儿请安的人也是一批又一批。”
“宫里不都是这样吗?皇后今日是怎么了?”春庭轻声关切。
陈皇后望着日光普照的窗外,想了想忽而道:“有个人还在。”
“娘娘指的是钟粹宫里的那位?”春庭是其心腹,当然明白她的想法,“皇贵妃是赵家的,左相还得势,钟粹宫就还在。不过,皇后不必忧心,皇上是不会让她总在那位子上的。”
“这么多年了,从东宫到后宫……”皇后闭眼,“她就像跟影子似的跟着皇上。”
“那都是太后的缘故。太后娘娘对皇上有养育之恩,若不是因着这个,皇上怎会那样子宠贵妃?”
“以前或者是因为左相及太后的关系,现在就说不准了。”皇后想到最近和皇帝几次谈话,已越发捉摸不透枕边人的想法了,脸色难免有些落寞,“赵环为了皇上,也算是和太后翻脸了。”
“那皇上对贵妃,也就一时的疼爱。”
皇后嗤笑,“那位可正怀着皇子呢,将来母凭子贵,即使没有赵家,以她和皇上那么多年的感情,这宫里也总有她的一席之地。”
“但宫里小主再多,也都只是小主,只有娘娘您是皇后,是皇上的发妻,情分与旁人是不同的。”
皇后侧首,望着春庭问道:“是吗?”
春庭立即点头,“自然是的,宫里得宠的小主奴婢见了许多,但只有皇后您和皇上才是真正的伉俪情深。”
“伉俪情深?”皇后不知何时从袖中滑落一串佛珠,绕在指间打转,又呢喃了遍:“伉俪情深……”
“娘娘怎么了?可是身子不适,奴婢去请太医。”春庭转身就要出去唤人。
皇后招招手,“不必请太医,本宫只是乍闻这几个字觉得好笑。伉俪情深……伉俪,俪……”
她闭目又睁眼,想了又想,“皇上的心头,只有那一位才配得上与他伉俪情深。”
“皇上再喜爱俪昭容,那俪昭容也去了许多年了。人死不能复生,圣上那样英明,定会知晓怜取眼前人的道理。娘娘这些年替皇上主持后宫,平衡众妃嫔势力,受了那么多委屈,皇上都知道的。”
皇后听了这些话也并没有心情很好,“知道是知道,但本宫要的只是皇上的记得和可怜吗?”
“奴婢失言,皇后恕罪。”春庭下跪请罪。
“是本宫今日感触颇多,与你无关,起来吧。”
“谢娘娘。”春庭跪在她脚边替她捶腿,想着又说道:“萧婕妤口中那些妃嫔小主总不过是宫里的过客,在世的时候即便得宠,但没了也就没了,并不见皇上特别怀念谁的,那年的韩婕妤不也是如此吗?”
“韩婕妤是犯了赵环的忌讳,得宠就罢了,还妄想为皇上生下孩子。”皇后说着轻叹一声,“赵环又怎么能忍受这个呢?”
“说来宫里哪位小主有了身孕,还是钟粹宫最先知道。”春庭语气莫名,“若不是韩婕妤意外,连娘娘这儿都不知道她怀有身孕。怕是韩婕妤也知道皇贵妃容不得她,想着悄悄把胎坐稳后生下来的。”
皇后冷笑一声,“韩婕妤倒是没那么多心思,我看她活着的时候未必就知道。再说,就算真的知道有孩子,以她的高调和张扬,也不会因为顾忌谁就悄悄淹没风声的。韩氏为人不奉承不圆滑,说起来本宫还挺喜欢她的。”
“娘娘喜欢她什么?韩婕妤在世的时候您几次拉拢她,她都仗着皇上宠爱目中无人。”
“本宫拉拢不了她,旁人也拉拢不了她。再说她的那个性子,最是皇上喜爱的。皇上一开始那样宠着苏氏,多少也有点想再宠出个韩婕妤来。只不过,苏氏相对机灵了些,知道分寸和进度,那时候她正得宠,连宫中宴会都能用心计不参加的。”
皇后说着,唏嘘了又道:“本宫当初拉拢她抬举她,现在却控制不住她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本宫面前使小心思。”
提起这个就难免来气。
春庭思量道:“那是因为玉昭仪仗着灵妃娘娘才敢和娘娘说不。不过宫里哪有真姐妹的,灵妃娘娘也未必就会一直帮衬她。”
“好了,不说她们了。”皇后挥挥手,改问道:“方才萧韵说的也是在理,宫里妃嫔少,才总是她们的风头。”
“那娘娘可是要替皇上物色几个新人,去分分玉昭仪的宠?”
“不必,这时候也不是分谁宠爱的时刻,等过了公主大婚的事情再说吧。”她想了想,忽然问起朱允。
“回主子,朱太医自从别宫回来后就一直在太医院轮值,这几日倒没有再去瑞王府。”春庭恭敬作答。
皇后道:“去把他叫来。”
春庭起身哎了声。
皇后自我调节了番心态,望着佛珠自言自语起来:“本宫刚刚真是糊涂了,和你一个死人争什么?沈琦啊沈琦,你好就好在死得太早,才让皇上对你念念不忘。”
朱允最早就是专伺凤天宫的太医,只是后来瑞王府多了个侧妃,嘉隆帝对林氏有所利用,需要得力的人在王府和宫里走动,又因为是宗亲女眷,需要皇后的名义,才提拔起来的他。
这些年,朱允实际上伺候陈皇后的时日反倒是少了,多半还是游走在瑞王府以及皇帝跟前,后宫里虽也有走动,但多是皇后吩咐,一如最早前陈玉让他去替苏媛调理身子。
旧主相召,朱允立即前来,进殿后请安候皇后吩咐。
陈皇后坐在高位,看着他道:“本宫召你过来,是想问一下,皇上命你照看皇贵妃的胎儿,她一切可还好?”
“回皇后,臣之前随皇上去围场侍奉,皇贵妃的胎儿就一直都是宋医正再照看。微臣回宫后也曾去钟粹宫问诊,贵妃娘娘的脉象一切正常。”朱允恭敬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