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一章 缅怀
 
次日谢芷涵亦收到了嘉隆帝旨意,看见苏媛时格外替她高兴,“媛姐姐,皇上让你学着协理后宫事务,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说着凑近了再问:“你总不能还说皇上对你只是恩宠了吧?”
苏媛面色微羞,“他大概是见上回赵公子的事情上德妃为难你才这样的。”
“那件事啊……”谢芷涵语气漫不经心,但神情却很严肃:“德妃与我虽同在妃位,但贺家是京城里的旧贵族了,在朝中势力盘根错节。别看皇上素来不喜爱她,但这些年无论有没有皇上太后的照拂,宫里谁敢真小瞧了她去?”
苏媛对贺家的根底亦是清楚,闻言并未做声。
谢芷涵却唏嘘了起来,“当初德妃的父亲贺崇贺尚书能在赵相铲除异己的时候依旧位列礼部不倒,而先前皇上暗中整合势力,贺家也依旧有一席之地,媛姐姐你就该明白,她不是你我能开罪起的。”
“咱们也没想着与她为敌。”苏媛声音稍轻,心知与贺玲终究是关系生分了,再加上朱允以及早前贺哲之死的事,她心中也没谱。
“我看她对姐姐你若即若离的,到底是友是敌还不好说呢。”
苏媛“嗯”了声没有再接话。
前面不远就是凤天宫,嘉隆帝最新的旨意自然也有人会来通知皇后。
陈皇后在接见众妃嫔的时候刻意强调了这件事,她面色慈善、声音宽和:“好在宫里能主事的人多,倒让本宫和皇贵妃可以安心休养。后宫和睦,又有谢妃和玉昭仪的操办,本宫真是欣慰甚已。”
“这宫里协理办事的不一直都是谢妃和德妃娘娘吗,怎么突然就让玉昭仪帮忙了?”萧韵提着嗓门询问,其声音清脆,众人纷纷望去。
皇后睨了眼贺玲,笑说道:“玉昭仪帮着德妃和灵妃也是一样的。”
“依臣妾看,宫里早不如从前热闹了,臣妾等来皇后娘娘您这儿请安的人也是越来越少,真不知宫里是怎么了。”萧韵意有所指,瞥着苏媛道:“玉昭仪进宫后真是独抢风头,得尽皇上宠爱不说,如今连后宫大权都不甘旁落,可怜宫里的其他姐妹皆是不得善终……”
“萧婕妤。”陈皇后沉声相喝。
萧韵根本不惧,两人向来一唱一和,站起身福了福接着道:“皇后觉得臣妾说的不对吗?想前年臣妾刚进宫的时候,不说新秀的妃嫔琳琅满目,宫里的妃位、婕妤、答应等姐妹也是众多,皇上身边服侍的人应有尽有,那才是真的热闹。”
皇后状似缅怀,叹了声道:“王贤妃和秦妃在宫中多年,你不说,本宫也真有些想念。还有那韩婕妤,也是个可怜的人儿……”
“是啊,现在娘娘这儿真真是冷清许多。”萧韵话落再看向苏媛,“前不久在别宫里皇上刚提了位新答应,原想着添了个新人宫里会热闹些,谁知那白氏竟连回宫的命都没有……”
她说话语气素来刻薄了些,不太中听,眼见皇后使眼色,连忙又改口过去,“臣妾是替白氏惋惜,也是心疼皇上,皇上如今身边只玉昭仪一人在服侍。若说当初,不提贤妃娘娘和秦妃娘娘,还有那秦良媛、祁答应,以及前不久出事的素嫔,这还是和臣妾同日进宫的姐妹呢。”
她那眼神时不时的落在苏媛身上,苏媛哪里不晓得其意思,正想着回话,旁边谢芷涵就先开了口。
“没想到萧婕妤这样顾念姐妹之情,本宫先前还真是没看出来。”
谢芷涵目光凉凉的,又含着几分嘲讽,“你在现在在皇后面前说起这些戴罪妃嫔是想做什么,莫不是觉得当初秦妃和贤妃的下场不对?那可都是皇上皇后的决定,萧婕妤这是在质疑?”
“我、臣妾没有。”萧韵表情微赧,又看向陈皇后急声解释:“娘娘,臣妾没有质疑您和皇上的意思。”
“既然没有,平白无故的泛起同情是为何?当初她们罪证累累,自己都认罪了,宫里也没冤枉她们。哦,你说的莫不是祁答应和素嫔?”
“是,臣妾说的正是这二人。”萧韵连忙点头。
“那祁答应是太后发落去的冷宫,原来你的意思竟然是……”
谢芷涵面露好笑,这话还没说完,萧韵又接着辩说:“不是,我没有质疑太后。”
她说着心里也是恼了,“灵妃娘娘这般针对臣妾是做什么?我与素嫔一同进宫,和您及玉昭仪进宫的时日不同,得知她被遣送回宫途中就遇了噩耗,今日生出感慨想念她一番,莫不是这样也有错?”
“想念旧情当然是没错,只是素嫔在世时不见萧婕妤前去探望,现在人没了反倒是开始惦念,本宫这有些不明白。”
“灵妃素与玉昭仪交好,臣妾和素嫔这样的位分的人怕是入不了您的眼,当然也不会在意臣妾等人的走动。”萧韵面色急切。
谢芷涵不恼不气,执起桌上的热茶饮了口,笑着又道:“本宫不过随意过问两句,萧婕妤不必面红耳赤的急于澄清。”
萧韵眸目瞠大,正要再说,那旁陈皇后已抚着额头道:“好了,都少说两句,刚还说你们和睦的,怎么就逞起口舌之风了?”
“萧婕妤就是这样的性子,皇后放心,臣妾不会与她计较的。”谢芷涵浅笑着望向皇后。
陈皇后欣慰颔首,“灵妃识大体,不怪皇上和本宫倚重你。”
“那皇上的意思也是想让臣妾轻松些,现在宫里内外都在忙丹蕙公主大婚的事宜,有玉昭仪帮衬着,臣妾简单许多。”
“是这样的没错。玉昭仪,你可要听灵妃吩咐。”皇后望向苏媛叮嘱。
苏媛起身领命,态度恭敬:“臣妾遵旨。”
皇后这又望向坐在那跟身外人似的、不声不响的贺玲,语气宽解:“德妃也莫要在意,毕竟公主的驸马是灵妃的兄长,她不光要顾着宫里面的操办,还得过问谢府里的章程事宜。她只身忙碌,你和玉昭仪要一并辅佐她。”
“皇后说的是。”贺玲起身,语气淡然,“臣妾会尽量配合灵妃的。玉昭仪也不是陌生的,臣妾知其秉性,皇上这般安排,再妥当不过了。”
皇后颔首,面露疲惫。
苏媛等人起身,福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