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三十章 风浪
 
谢芷涵的脾气不过夜,苏媛柔声细语的说上几句,她也就不计较了。虽然嘴上还嘀咕不满,但终归不似刚进永安宫时的怒火冲天了。
她长春宫里还有事,也知嘉隆帝晚间要过来,并没有久留。
苏媛见她和气离开,心中安然的同时也唏嘘:“别人都盼着见皇上,只她听说皇上要来就忙不迭的离开……”
桐若进来,容色关切:“娘娘,您和灵妃娘娘没什么事情吧?”
苏媛展笑,“不碍事。”
“奴婢头回见灵妃娘娘动这么大火气的,还是在主子您的面前。”
苏媛垂首,慢声道:“她真心待我,是怕我辜负了她反去向着别人。”
“灵妃娘娘最是在意您。”
苏媛浅笑默认,又吩咐道:“掌灯吧。”
元翊来时永安宫灯火如昼,望向苏媛的眼神也温柔,在她的服侍下用了膳,与她并坐在窗边的炕上说话,若漫不经心的问:“听闻方才灵妃来过了?”
“是,她从丹蕙公主那出来,进来瞧瞧臣妾。”
“宫里就属你们俩感情最好。”
苏媛浅笑,“是臣妾之幸。”
“丹蕙也要出嫁了,朕记得以前她每每受了瑞王欺负,便偷偷跑去朕的东宫躲着,让满宫上下好找。”提起往事,元翊眸色柔缓,露出往日没有的愉悦。
可见,丹蕙与他的感情果真很好。
苏媛附和道:“臣妾看着,公主也是与您更亲切些。记得公主刚从金陵回宫时,臣妾还见瑞王爷对公主举剑相向的……”
元翊板脸,沉声道:“那是林氏进王府之后才如此的,过去他们虽谈不上亲近,但一母同胞的兄妹也没有什么大的矛盾。林氏进了瑞王府,丹蕙与林氏冲突多回,瑞王每每护着爱妾,丹蕙那次气不过就偷了朕的令牌出宫,在外受伤险些被害。”
“臣妾不知,竟还有这样的事情?好在公主吉人天相,没有大碍。”苏媛柔声相应。
元翊摇头,“哪里没事,丹蕙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身体总好不利索,太后才差人送她去金陵别宫的。”
既是闲话家常,苏媛随口询问:“那太后没怪罪林侧妃吗?”
“丹蕙是太后的掌上明珠,平时宫人伺候不周或稍有怠慢都要重惩,何况如此?她派人去瑞王府捉拿林氏,那是瑞王第一次公然与太后反目。”
元翊难得耐心极好,与她慢慢说道:“瑞王处事虽我行我素了些,但自幼对太后也算敬重顺从。为了娶林氏,他第一次反抗太后,硬是跪在慈宁宫外求得太后心软不忍了才得应准。”
这倒没人与苏媛提过,她对元竣的印象从来都是狂妄嚣张、残暴戾气。
元翊闭了闭目,感慨道:“那个林氏真不简单。”
“那瑞亲王后来成了今日模样,与太后关系破裂,皆是因为林侧妃吗?”
元翊望向她,烛光下的佳人荧光夺目,像极了第一次随瑞王进宫赴宴的林氏,当时也是这般温婉美艳。而她以歌姬出身得元竣亲自安排成了朝臣之女,进瑞王府后更是让元竣遣退众妾,连嫡王妃蒋氏都要休弃,自后三番四次惹恼太后,甚至公然挑衅,如今却仍是好好的存于京城之中。
“当然是因她。”元翊说得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瑞王自小风流喜爱美人的,立王府后府中姬妾成云,他能对林氏宠爱到这个份上,的确是让人称奇。”
他边说边打量着苏媛,苏媛被元翊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抬手抚了抚面颊,不解的询道:“皇上,臣妾脸上可是有什么东西?”
元翊顺势就抬手挑起了苏媛下巴,定睛看着她道:“你与她真的很像。”说着又意味深长的道:“他竟能容下你。”
想起最初,苏媛脸色一白,故作镇定的应道:“臣妾是皇上的妃嫔,和瑞王爷既不相识也无恩怨,皇上这话……”话还没说完,就察觉其手颈一大,那敷衍的言语立即收回了腹中,改接道:“皇上疼爱臣妾,瑞王再嚣张也不敢挑衅天威呀。”
元翊看着她慢悠悠的收回手,改端起热茶抿道:“是句奉承的话,但比装作不懂中听多了。”
苏媛暗松口气,与他嗔着抱怨道:“说来您提起瑞亲王,臣妾就想到去年皇后娘娘命我去王府探视林侧妃时,瑞王险些误会臣妾谋害侧妃,当场差点掐了臣妾脖子呢。”
“难道你没有吗?”他仔细的睃了眼。
苏媛心中打鼓,身子就朝他靠去,“臣妾那么做,还不都是皇后娘娘和您的吩咐?”
“朕何时与你下过那样的指令?”元翊推辞干净。
苏媛亦不知他要说什么,想了想再接道:“那无论如何,也不是臣妾的本意。瑞王若是怪罪,臣妾最是无辜了。”
“好了,那件事过去了。”元翊淡淡说完,顷刻再道:“瑞王和林侧妃也都没记恨你。”
“嗯,还是因为皇上庇护。”苏媛低喃。
元翊抚着其后背,慢声继续道:“丹蕙即将大婚,宫里忙碌,皇后抱恙,贵妃有孕,你得空的时候帮衬着灵妃料理些宫事。”
这等类似协理后宫庶务的权力,素来不会轻易分给。过去皇后主事的时候,也就赵环享有;再如今凤天宫和钟粹宫两宫不料理,那也是德妃与灵妃一同处理。
以苏媛的地位和资历,就算有嘉隆帝的恩宠,说出去也是要让人不服的。听见这话,苏媛最先的不是喜悦而是惶恐,她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这样被推到风浪口上,略带不悦。
“臣妾笨拙,怎么处理得好那些事情?皇上还是别为难臣妾了。”
元翊垂首,“怎么,你不愿意?”
他的语气有些严肃了,苏媛掂量着答道:“臣妾是担心做不好。”
“朕让你料理你就料理,其他的不用管。”他说着挪开视线,继续道:“你和灵妃关系亲密,携手一起好办许多。德妃她……”停顿了下改道:“这件事就先这样。”
苏媛道遵旨,心里想的则是莫不因为德妃刁难涵儿,嘉隆帝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