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别扭
 
苏媛盛宠的日子似乎又回来了,在别宫不说,回了宫里,嘉隆帝还是独宠她。
刘明早就来传话,说皇上要来用晚膳。
苏媛打发了梅芯去御膳房看看,梅芯刚走,就见谢芷涵带人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
苏媛很少见她如此严肃,这份肃然在仍然显稚气的脸上甚至还十分违和。苏媛不解的开口:“涵儿,出什么事了?”
谢芷涵目不斜视,冰冷的反问:“玉昭仪,出了什么事,难道不该是你告诉本宫吗?”
竟然唤起了封号,那这就是生自己的气了。
苏媛朝她行礼了,抬手道:“灵妃娘娘请坐。”又转身吩咐:“东银,上茶。”
谢芷涵听见对方称自己为灵妃娘娘,倒是愈发气了,哼着负气般出声打断:“不必了,我不喝茶。”终于凉凉得扫了一眼苏媛,话却是对着旁人说的,“你们都出去!本宫没传唤,谁都不准进来。”
不得不说,谢芷涵的确是执掌了一阵子后宫,气势逼人,与过去那个笑嘻嘻缠在苏媛身边唤“媛姐姐”的小女孩不同了。
苏媛见宫人们看来,正要点头,谢芷涵又喝道:“都看你们主子做什么,难道本宫差遣不动你们吗?”
宫人们再不敢迟缓,连忙退下。
苏媛走到她身边,关切道:“涵儿,到底怎么了?”手还未碰到她,就被谢芷涵打开了。
见她横眉冷目的,苏媛耐性子的继续陪笑,“好妹妹,姐姐可是惹你不高兴了?你不说,姐姐如何给你解释?那不得气着你自己吗?”
她好看的眉目弯着,望着谢芷涵的目光格外温柔。
谢芷涵触及,视线就虚了,咕哝道:“你不要一副哄小孩子的模样哄我,我才不受你这套!我可气着呢。”
苏媛见她肯找上门,现又与自己如此理论,倒是松了口气,笑着继续接话:“是是是,我们的灵妃娘娘怎么可能是小孩子?姐姐若有让你不高兴的地方,这就给妹妹道歉了,还请妹妹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介意。”说着还真的认真又屈膝行礼。
谢芷涵看她这般,气去了大半,又见自己不说话她不起身,到底是不情不愿的说了声“起来吧。”然后就坐了下去,拿起早前桌上的凉茶就一饮而尽,苏媛伸想阻止还来不及。
谢芷涵见她如此动作,捧着茶盏瞪眼又问:“怎么,我还吃不得你这儿一杯茶了?”
苏媛笑,摇头,从对方手中接过茶盏,打趣道:“我这儿明明有热茶给你不要,非要喝我那盏放凉的。”边说边走到门口,接了东银早就备好的热茶。
谢芷涵闻言,抿了抿唇嘀咕:“我又不嫌弃你。”
苏媛走回去,亲自接盖替她吹了吹再递过去,“娘娘请用茶。”
谢芷涵接过茶盏跺脚道:“你再唤我娘娘我就真生气了!”
苏媛瞧她这副模样,脸上笑意更浓。
谢芷涵又饮了一盏。
苏媛忍不住道:“你这是从哪儿来,怎么倒像是一日没喝水似的?”
“我刚从娇露殿出来,和丹蕙公主商量大婚的事情。正好府里早上送来了哥哥新房的陈列布置图,我午膳后从太后那出来就去找公主了,说到这个时辰。我们府里格局不大,哥哥的意思是新房简单布置一下,待将来公主府里再安公主安排。”
谢芷涵说着脸色为难,叹气又道:“媛姐姐你也知道,丹蕙公主自幼是被太后娇宠着长大的,府里当然得按她的意思来。”
“婚事提前,公主府怕是还没全部建好吧?”
“对啊,所以就得在尚书府里先修整。”谢芷涵满口疲惫,说完突然一拍桌子,“不对,我是来找你兴师问罪的,怎么与你说起这些有的没的了?”
苏媛苦笑。
“你别笑!”
苏媛点头,“好,我不笑。让姐姐想想,姐姐做错了什么惹得涵儿不高兴了可好?”
“那你说。”谢芷涵别嘴,拿起桌上的糕点吃,约莫是不合胃口,咬了口又放下了。
“是之前我请皇上去慈宁宫的事情。”苏媛语气肯定,涵儿不喜欢藏事,在自己面前素来沉不住气,所以必定是刚发生的,那今日想来也就这一桩了。
“你知道就好!你到底为什么要去救赵环?”直呼其名,可见对赵环的厌恶,“她们赵家人心不和互相争斗,姐姐何必趟这趟浑水?”
苏媛看着她道:“宫里难得清净些,公主大婚在即,何必呢?”
“这和公主大婚没有关系。媛姐姐,赵环她害了宫里多少女人没有孩子,你为什么要帮她?赵太后不喜欢她这个胎儿,想要动手让她的动手就是,赵环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让她也尝尝失去孩子的心情不好吗?”
谢芷涵越说越严肃,自然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苏媛见状,握住她的手道:“我知道你恨她,但当初你出宫祈福路上的意外,是秦妃……”
苏媛的声音还没落下,谢芷涵就打断道:“不是秦妃,是赵环!秦妃受命虚于她瑾皇贵妃,我难道还会不清楚?”
“那也是太后,这些年赵环不过是太后手里的一把刀,一把杀害后宫有孕妃嫔的利刃。”
谢芷涵不悦,“姐姐不要替她们说话,都是一丘之貉!反正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去救她,她以前那么喜欢给别人下药,让她自己也受受这个苦不好吗?”
苏媛直言道:“涵儿,赵环的孩子,本来就撑不过六个月。”说着眨了眨眼,“赵家的下场可想而知,她的结局也就那样,何不让她好好过了这段日子呢。再说,围场的事情她出卖了赵家,皇上本来也心疼她。”
“我瞧着,皇上未必对她有情。”
苏媛轻道:“这么多年,人非草木,尤其赵环为他的牺牲,皇上不可能毫无感情。”
“就算是有感情,想起赵环当初害死了俪昭容,皇上那份心疼也会消失殆尽。”谢芷涵语气冷漠,想起了一事又问,“对了,皇上为什么突然把俪昭容以前的宫女带回了宫?”
苏媛摇头,“我也想不通,不过那个竹笙,是个不简单的。皇后今日还特地传她过去,赏了些东西,大有拉拢之势。”
谢芷涵冷笑:“这宫里但凡新来的,她谁不想拉拢?不过是对她有利可图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