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八章 搭救
 
嘉隆帝是携苏媛而来的,二人进了宫殿各自请安。
赵太后病恹恹的靠着,语气温和的问道:“皇帝刚回宫,朝中事情多,怎么还有空来给哀家这里?”
元翊恭敬道:“朝政永远是处理不完的,朕听说母后回来后身子一直不大好,心里惦记特地过来看看。”
赵太后颔首,改望向苏媛,再问:“玉昭仪怎么一同过来了?”
苏媛恭敬道:“回太后,臣妾逛园子碰见圣上,心想许久没来向太后请安,就央着皇上带臣妾一并来了。”
赵太后从来不当着嘉隆帝的面为难他妃嫔,闻言自然很是欣慰,命人赏了苏媛一套镯子。
苏媛受宠若惊的谢恩:“臣妾谢太后赏赐。”
“你倒是聪明,借着朕来讨母后的欢心了。”元翊语气宠溺。
苏媛含羞惶恐的站在那。
元翊看着收拾碎瓷片退下的宫女身影,迷茫不解的道:“母后,这是?”
太后平淡道:“哦,方才环儿过来看哀家,陪哀家喝茶的时候,宫女毛手毛脚的打翻了,这不现在还在里面更衣呢。”意有所指的朝月洞门出扫了眼,语气动作自然不已。
元翊颔首,“难怪朕在门口看见贵妃身边的宫女,进来却不见贵妃,原来是在里面更衣。”
“环儿孝顺,时常过来陪哀家。她怀着身子,本不该如此走动的,哀家也是心疼她。”太后提及赵环时满面欣慰宠溺,丝毫看不出方才的半分怒气。
元翊配合得笑着。
就这时,赵环在玳瑁的搀扶下从内室出来,看见嘉隆帝就快步走了过去,娇声可怜:“皇上。”
苏媛屈身向她请安。
元翊拉过赵环的手,“贵妃这是怎么了?瞧着脸色不太好,眼睛也红红的。”问着就瞥向太后。
太后声色如常道:“环儿久未见哀家,又想到她兄弟的恶耗,方才与哀家正伤心着呢。哀家就跟她说,皇上公正处事,既然那样处置了鸣儿,就是他应得的。”皮笑肉不笑的聊着,没说两句话又咳嗽着。
赵环心有余悸,站在那并不好说话。
元翊就问她:“是这样吗?”
赵环这才答道:“回皇上,臣妾也不过一时碎话,鸣弟的下场是该得的。”
赵太后阖了阖眼。
元翊欣慰道:“还是爱妃明事理。对了,方才母后说起怜你有孕在身请安太过辛苦,朕想着你养胎期间就不要这些繁文缛节了,专心在钟粹宫里养胎即可。母后一向疼爱贵妃,您以为如何?”
他笑嘻嘻的看向太后,赵太后哪里能说不好,自然答应。
出了慈宁宫,苏媛自觉福身:“皇上皇贵妃,臣妾要去给皇后请安,先行告退。”
元翊看着她点头,牵着赵环的手上了御辇。
苏媛又行礼恭送,抬眸时正好迎上赵环的目光,见她看去,赵环感激的冲她点了点头。
步行去凤天宫的路上,东银问她:“主子怎么知道太后要对贵妃……”
“猜测罢了。自从别宫回来,太后对皇贵妃一直避而不见,那肯定是在暗中调查。皇贵妃并不想和母家决裂,不管怎样都是要去慈宁宫问安的,围场上赵家折损颇多,太后的满腔怒火正愁没处发呢。你看皇贵妃方才那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显然易见的,太后果真为难她了。”苏媛语气悠悠。
“那都是她们赵家的事情,娘娘何必去求了皇上。”
苏媛浅笑,“举手之劳而已,何况,早晚保不住的,晚些时候失望总比现在就梦醒好。”
苏媛对赵环的恨意并没有那么深,印象中自己利用了她好几回,今日也算是方便。再说,如果太后不对她动手,邀皇上前来请安也没什么问题。
嘉隆帝那么精准的对护都营中的人动手,没有人提供情报是不可能的。赵环虽然久居深宫,但她是赵家的女儿,真想知道赵家的事又有何难。
去凤天宫看望皇后,本是个由头,走着走着却也到了。只是,还没到宫门口,就看见竹笙捧着赏赐出来。
离开别宫前,嘉隆帝带走了她。
身边的梅芯惊讶道:“娘娘,这不是别宫里的宫女吗,怎么会得皇后召见?”
苏媛侧眼看了看她,没有接话,脚步却快了些。
等近了,竹笙行礼道:“奴婢见过玉昭仪。”
“不必多礼。”苏媛看了眼她捧着的托盘里的匣子,含笑道:“我见你从皇后宫里出来,可是皇上派你过来给皇后送东西?”
竹笙莞尔,不卑不亢道:“昭仪娘娘说笑了,您方去乾元宫请走了皇上,皇上又怎会吩咐奴婢出来?不过是皇后知晓奴婢回宫了,想起奴婢过去也是东宫里伺候的人,找奴婢过来说几句话,这不还赏赐了奴婢,叮嘱奴婢尽心服侍皇上。”边说边抬了抬手中捧着的托盘。
苏媛点头,跟着道:“皇后娘娘对宫人向来宽厚。”
“是啊,昭仪若没有吩咐,奴婢就先回乾元宫了。”
苏媛点头,“你去吧。”
看着她远去,梅芯又道:“一个宫女,得皇上皇后这般器重。”
苏媛轻叹:“那是看谁的宫女。”闭了闭眼,朝凤天宫而去。
皇后最近不爱接见妃嫔,听见是苏媛,微微思忖后就让她进去了。
苏媛礼数周全。
皇后却不像往日般赐座了。
苏媛心中有数,便就站着。
“玉昭仪好能耐,当初陪着皇上玩纸条游戏将逸轩送上护都营翼长的位置,如今又三言两语唆使着皇上撤了逸轩的职位。本宫竟不知,到底是该谢你,还是怨你。”皇后面无表情,声音冷漠。
苏媛微微垂手,“皇后娘娘言重了,朝中要职的任免与罢黜,皆是皇上的意思。臣妾只是凑巧那几日服侍皇上,皇后可千万别误会。”
“是误会吗?本宫想,你当时若不胡乱说话,皇上圣意未必如此。”
苏媛面色无辜,“这个,皇上问话,臣妾当然只能回答,皇后您说是不是?”
皇后看见她心烦,偏偏皇帝又宠爱,上下打量着觉得除了副皮囊也没什么用处,随便摆摆手就打发了苏媛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