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七章 狠心
 
赵环很少见太后如此动怒,一时心生惧意,辩解道:“姑母误会环儿了,环儿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出卖赵家,更不可能将那些依附咱相府的将领名单泄露出去,再说,臣妾久居深宫,又如何知道祖父平时和哪些大臣往来?臣妾所知,无不是姑母过去所说,要说多的,环儿真不知情。”
她解释得太过清明,显然深知厉害。出卖赵家可不比上次私自做主坏一门赐婚那么简单,赵环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
“姑母您好好想想,臣妾不可能做那种事。臣妾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而且也没有理由。对,我不可能这么做,赵家有难,臣妾也很难受。护都营中折损那么多对赵家和瑞王忠心耿耿的良将,三弟在别宫惨死,臣妾也很伤心,但是姑母您不能将这么大的罪名扣给环儿,环儿着实冤枉。”
“你冤枉?你早就心向着皇上,哪里还记得赵家?!”太后气息急躁。
“臣妾没有!”赵环拼命摇头,跪行过去抓太后裙摆。
赵太后嫌弃的挪开眼,原还有些心软,待视线触及赵环的小腹时,抬脚就朝她踹去,斥声道:“你从前确实不会,现在为了你腹中孩子,保不齐对赵家有了二心。环儿,你想表明清白也可以,将这个腹中的孽子打下来!”说完就站了起来。
赵环被踹倒,倒在地毯上连忙紧张的护着孩子,抬头已是泪眼盈盈,“姑母,这是环儿的骨肉,求您让我生下来吧!”
“哀家让你怀了吗,赵家准许你诞下皇子了吗?私下里问医用药,怀上了不该有的孩子,现在来求哀家,不觉得太晚吗?”
赵太后挪步移开,怒不可遏的指着她道:“知道哀家为什么不见你吗,就是不愿知道是哀家疼爱多年的侄女做的那些事。哀家再问你一遍,这个孩子,你是铁了心思决定留了?”
“姑母,姑母,臣妾的身体您知道,臣妾这次怀上身孕已属不易。如果打掉他,臣妾以后恐怕再难做母亲了,你就当疼疼侄女,看在侄女十岁时就进宫陪伴您,后来嫁入东宫后也一直对您孝顺尽心的份上,让我生下他吧,只当侄女后半辈子有个依靠。姑母……姑母,侄女求您了……”
赵环哭声响彻内殿,外面的宫人自觉又退去了外面。
太后听得也有所感触,移开视线不愿去看,过了会又转回去,人也坐回了原位。
少顷,她的语中透出疲惫,“你做那些事,就是因为哀家不让你生下这个孩子,是吗?”
“姑母,这个孩子身上也流着赵家的血,您和祖父怎么忍心……姑母,你就应允了臣妾吧。”
赵环朝她磕头,继续道:“姑母,这是皇上的长子,将来就是太子。臣妾的孩子也是赵家的孩子,到时候赵家还是大魏朝中最显赫的世家,瑞亲王依旧是最高贵的宗亲王爷,不好吗?”
赵太后被一语点醒,果断道:“当然不行!”只有自己的儿子做了皇帝,才能真正保赵家荣华,何况那个位子本就是属于俊儿的。
赵环摊在地上。
赵太后凉凉望过去,沉声道:“你若是不那么执迷不悟与哀家做对,你依然是哀家最疼爱的侄女。可是你对哀家对赵家有二心,这就别怪哀家无情了。
环儿,你真是蠢笨,削弱了赵家的实力,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居然帮着皇帝,实在是太寒哀家的心了!”
赵环苦求无果,也是绝望了,抬头顶撞道:“姑母说好听是为了赵家,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私心?呵,可是瑞王未必会理解您的番苦心,他除了忤逆姑母您,还做过什么?”
赵太后根本听不得这些话,激动的连连拍桌喝斥:“住口!哀家不准你再说!”
赵环冷笑,偏偏就说:“我们相府替他做的,他什么时候放在过心上?赵家以瑞王府的名义替他拉拢京中百姓的民心,他接受了吗?您和祖父让他娶琼儿,他肯吗?那些对他忠心侍他为主的将士,在他眼里都是可以用来随意杀戮取悦姬妾女人的玩物。他顶撞皇上,草芥人命,每次惹事不都是我们赵家替他善后,难道这还不够吗?”
“哀家不想听这些!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看来你是存心和哀家和你祖父作对了,那今日哀家就替你做主。”
赵太后言语犀利,说话间紧紧盯着赵环肚子,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对外面唤来的玳瑁。
玳瑁端着早就准备好的汤药进来,就停在赵环身边,“太后。”
赵太后声音冰冷:“皇贵妃情绪不稳,想是动了胎气,你们服侍她用药。”
“奴婢遵旨。”
赵环看见那碗冒着热气的刺鼻的汤药才反应过来,连忙爬起来道:“太后,臣妾出来已久,该回去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紧随着玳瑁进来的两名宫女立即拦住她,将赵环制住。
赵环双臂被抓住,毫无抵抗之力,目露惊恐,却又强作镇定道:“放肆,本宫是皇贵妃,怀的是皇上的孩子,你们如此不敬,就不怕掉了脑袋吗?”
慈宁宫中的人不为所动。
“皇贵妃?哀家能捧你上枝头,自然也能把你拉下来。环儿,你以为皇上真的喜欢你吗,他宠爱你这么多年,不过是因为你是赵家的女儿。你不听话,赵家族中有的是听话的女儿。”
她说着眼神阴鸷,继续刺激侄女:“何况,这一幕你不是最熟悉不过的吗?昔日宫里多少有孕妃嫔,不都是折在你手中?环儿,听话,打了这个孩子,你还是皇贵妃。”
赵环摇头反抗:“不,姑母,侄女求您了……不要,不要……”
太后别过视线,催促道:“愣着干嘛,还不快动手?”
宫女们领命而上。
赵环开始呼叫。
赵太后继续道:“哀家会跟皇上说,你在皇后那请安回来后就不舒服,哀家发现不及时,没能救回你腹中……”
可惜她话还没说完,外面太监就传话道:“皇上驾到!”
赵太后面色大变,几个宫女听见赵环口中惊喜喊着皇上也手忙脚乱,纷纷看向主子。
太后满面丧气,不悦的挥手道:“还不快收拾一下,扶贵妃去内室整理。”她自己也正了正脸色。
赵环浑身无力,任由玳瑁她们拖着进了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