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二章 把柄

 

皇后畅快了,瑾贵妃心里自然就添堵。贵妃心情不好,最受罪的无非就贤妃和秦妃,秦妃倒是还好,往日在她面前就是木讷少言没主见的模样,可苦了贤妃。
苏媛的事就发生在眼皮子底下,贵妃无端被迫交出了凤印,回宫后把侍茶的宫人都杖责审问了番,却无人知晓那红花粉是如何跑去的玉婕妤盏中。
贵妃问贤妃,贤妃亦不知情,陪着她审到大半夜才回去。如今从皇后宫里出来,又被钟粹宫的人传了去。
走在路上,贤妃喃喃道:“她又想如何,自己宫里的人没管好,找我有什么用。”她语气伤感,知道等待自己的又是赵环的怒火。
贤妃真心觉得累,却又无可奈何。
东银不由问出口,“娘娘不是觉得玉婕妤是故意……”话没说完,就被自家主子瞪得住了口,“奴婢是心疼娘娘,你这样夹在中间,受苦又受累的。”
“从来不都是这样吗?”贤妃仰头,语气低低的听不太出情绪,“贵妃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我再美好的心思终究还是会落空。”
她没能来得及,她以为自己可以做到的。素嫔是她扶持着复宠的,虽然表面将这份恩德记在了贵妃身上,但素嫔知道昔日潦倒时拉她一把的是自己。
素嫔有了身孕,贤妃比任何人都盼着能平安生下皇子。她从来就知道,王家想要屹立不倒只靠赵家是不可能的,贤妃算计的是素嫔将来把孩子托付给自己的那日。
贤妃真的以为,她可以应付好贵妃让素嫔把孩子生下来的。然而,兄长在定海出了事,她只有再求到贵妃面前。贵妃不许素嫔生子,便是以孩子为诱,贵妃都不心动,那又有什么法子?
“娘娘莫要着急,只要大将军度过这个难关,以后有的是机会,娘娘不会永远受制于贵妃的。”
贤妃看着近侍,“怕是没有以后了,这么多年,我该早想办法摆脱贵妃的。现如今皇后重掌大权,自然要趁机折了贵妃羽翼,秦妃有小公主傍身,必然是要拿我立威了。”
东银犹豫着即问:“那娘娘不如去求皇后?”
贤妃看了她眼,好笑道:“求皇后有什么用?在她眼里,我与贵妃是同气连枝的,就算我背叛贵妃出卖贵妃,可皇后真能办了贵妃吗?就算她想,太后能眼睁睁的看着?何况,自古以来,背叛旧主的人又都能有什么好下场?”
她没有倒戈相向的意义,那样的话将来的下场只能更惨。
贤妃将形势看得通透,认命似的往钟粹宫走。
瑾贵妃果然余怒未消,宫中人人自危,当差时都屏息凝神的,走路都不敢出声。宫女引了贤妃进殿,她行礼道:“给贵妃请安。”
瑾贵妃开口就道:“贤妃舍得过来了?这宫里个个都只会阿谀奉迎,本宫得势的时候妃嫔满座,是赶都赶不走,今儿个是全只晓得跑皇后身前讨巧卖乖去了!”
“娘娘息怒。”贤妃刚准备往前,就听对方喝怒道:“你闭嘴!”
贵妃横眉,“都是你说什么等着借瑞王之手去除苏氏,如今有什么用?她在本宫的宫里出事,本宫真是有理都说不清,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听你的,早早除了她,也好过看那苏氏蹦跶的那几个月。”
“是臣妾失算,也是真没想到就几日了还会出这样的事。”
这些话昨晚瑾贵妃就听腻了,没好气的说道:“先前玉婕妤伤寒,是本宫交代御药房好生照料,就为着让她出席年宴,虽没有痊愈,但本宫代掌后宫,禀了皇上传旨让她赴宴有什么不能的?”
贤妃陪小做低的接话:“原是都算好了的,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贵妃听了愈发生气,喝道:“让你去查可有什么结果,本宫就不信了,本该在宫里养病的玉婕妤会突然来给本宫请安,这件事肯定有蹊跷。能事先在本宫宫里动手脚,还让本宫查不出来的,这满宫上下只有她!”
贤妃缓声答道:“娘娘,这事发生前,皇后都许久没见过玉婕妤了,再说她总闭在宫里,哪能做出这样的安排。”
“不是皇后还能有谁!你以为她当真是宽宏大量?皇后心里比这宫中任何人都看不惯本宫,可惜她陈氏注定是奈何不了本宫!”
见她如此嚣张,贤妃存了心敷衍,“贵妃何不如去求了太后?”
“愚蠢!此事是皇上金口玉言,太后总不能驳皇上颜面。可惜了本宫操心多日,最后却是替皇后做嫁衣,祭祖的事都由她主办了。”
贤妃便惶惶恐恐的不语,像是手足无措实在没有法子的模样。
贵妃自然又是一顿奚落,她都无声承受着。
嘉隆帝则似明白贵妃心中的疙瘩,让李云贵过来传旨,道今年祭祖的事本就是贵妃在主持,皇后要重新接管后宫琐事,因而祭祖仍由让贵妃办。
接了这道旨,赵环的脸色才好上些。
贤妃上前道:“娘娘,皇上心中还是最信任您的。”
“只信任有什么用,他对皇后也是信任,我看皇上是心疼皇后辛苦吧。”贵妃口是心非,怒容却渐渐淡了,眉眼开始含笑。
“怎会,皇上处置娘娘是顾于颜面,毕竟当时皇后在场,其实心看重的只有您,否则凤印都交还给凤天宫了,这种祭祖大事怎么不让皇后去做,明显是心疼娘娘您呢。”
这种话,贵妃爱听,脾气渐渐便收敛了,没多会就放她离去。
好不容易出来,贤妃如释重负,长吁了口气。
东银便问:“娘娘,皇上还是器重着贵妃呢。”
“言之过早,皇上的心思你我都猜不透。”贤妃不以为然,走了段路,她又问:“对了,那位易侍卫的事查清楚了吗?”
“回娘娘,奴婢查过了,易侍卫和玉婕妤、谢嫔在进宫前确实是旧识,听说早前易家还派人偷偷打听过玉婕妤的消息。”东银凑近了问:“娘娘打算将这件事告诉贵妃吗?”
“告诉她?”贤妃冷笑,“我替她做了那么多事落得什么好,也该替自己筹谋筹谋了。玉婕妤昨日在贵妃宫里的所作所为,必定会记得我的提醒之好。”
“虎毒尚不食子,奴婢总觉得娘娘想错了。”
贤妃却很肯定,望着亲信道:“守宫知道断尾续命,玉婕妤为了活命,亲手送了孩子又什么不好?瞧着昨日的架势,皇上可心疼的紧。”她说完,语气微凝,“不过本宫还是真小瞧了她的果断狠厉之心。”
这位苏媛才是厉害的,她在心中如是想道。
东银静静的听着,顷刻又听主子出声:“谢嫔那里,继续派人盯着,别让人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