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一章 交代

 

谢芷涵被请进去的时候脚步匆忙,疾奔内室趴在床前,“媛姐姐,你怎么样了?”她面色焦虑,哭着道:“贵妃太过分了,直接在给你的茶中添药,简直猖狂,皇上和皇后怎能这样轻易就饶过她?”
“涵儿,你别着急,我现在不是没事吗?”
“这是姐姐命大,你还在病中前去给她请安,她刁难你不说,还害姐姐没了孩子。这事哪里需要细查,就是她赵环干的!”
苏媛拉住她的手,笑道:“好了,别激动,你对这宫中形势向来看得清明,总能看得出这事不是瑾贵妃动的手。”
谢芷涵很多事上确实看得比苏媛要通透,但此刻被愤怒蒙蔽,静不下心去想,故执着的坚持着,“这宫里谁敢在她宫里动手脚,就算不是她做的,也是她指使的。”
苏媛没什么精力,摇摇头只道“不是”。
谢芷涵还想再说,但见对方气色着实不好,便自觉止了话,擦了眼泪道:“是我冲动,搅了姐姐清静,我不该吵你的。姐姐好好养病,这件事我们来日方长,改天再说。”
“不吵,我喜欢听涵儿说话。”苏媛含着笑,握着她的手心里暖暖的,莞尔道:“这宫里只有你是真的在关心我。”
“我也只有姐姐,姐姐你睡吧,我在这里陪你。”谢芷涵起身坐在旁边,静静望着她。
苏媛点点头,“好,等我好些再跟你说。”
“嗯。”
苏媛半夜里醒来过,殿内烛火通明,谢芷涵还在,就趴在她旁边睡觉,她有些渴,喊了几声,是谢芷涵起来喂的。迷迷糊糊又睡过去,等真正清醒已是第二日,床边无人,桐若说谢嫔去凤天宫给皇后请安了。
皇后被迫放权多月,昨儿刚收回凤印,众妃嫔自然不敢懈怠,极早都去给她问安。皇后素来宽厚,说了些宫闱和睦、姐妹齐心的话,又替昨日钟粹宫里的事作了解释,大致是不要质疑贵妃的意思。
萧韵被单独留下,她回宫后越想越怕,不等皇后说话就先下跪告了罪:“皇后娘娘,玉婕妤小产的事与嫔妾无关,嫔妾昨儿只是好心,让她当心些,真不是嫔妾做的。”
陈皇后面露惆怅,“你起来,本宫留你又不是因为这事。”
萧韵似乎不敢相信,惶恐且迟疑的反问:“真的吗?”
“本宫知道你不会那么做。”皇后抬手,“你虽爱逞口舌之快,但要你给玉婕妤下药却是没胆量的,何况还是在贵妃宫里,这事本宫知道和你没关系。”
萧韵这才定心,慢慢起身,恭敬的站在旁边,“那娘娘找嫔妾是有何吩咐?”
“早前东海进贡了一批明珠,本宫记得赏给过你,是不是?”
萧韵记得的,因为嘉隆帝独赏了苏媛一斛,皇后这斛分了好些人,自己算是与皇后亲近才得了些许,是以印象深刻,连忙颔首。
皇后皱着眉头为难道:“素嫔在梅园里就是给那样的珠子滑了脚,所以才……”似乎特别的不忍心,继而叹道:“前日素嫔的宫女刚将明珠交到本宫手中。”
“不是嫔妾!”萧韵语气坚定,“臣妾虽然对素嫔和玉婕妤有嫉妒之心,但绝不会做这种事,娘娘明察。”
皇后点头,“本宫相信你不会做,只是你知道,本宫空权已久,好些事有心无力,身边又没有个信得过的人,因而把你留下想听听意见。依你之见,觉得谋害素嫔之人会是谁?”
素嫔出事已有好几日,讲道理都是当做她自个儿没有走稳才出的意外,根本没有彻查之意,这会子却是要严查?萧韵边为皇后对自己的信任感到欢喜,边又十分不解,支吾着反问:“娘娘,贵妃娘娘不是说此事已过,不必再查了吗?”
皇后凝色,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直将萧嫔看得心里发憷。
萧韵收了脖子,微微垂头,不敢去看。
“如今后宫在本宫手中,素嫔既然找到本宫寻求做主,本宫作为皇后,焉有不管之理?”她的语气不重,却自带威严。
萧韵忙欠身,“皇后见谅,是嫔妾言语失当。”
“你素来就这样,昨日在钟粹宫也是如此。”皇后咂舌,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近来颇得皇上喜爱,就更要聪明伶俐些。皇上若想十分的宠你爱护你,打从你进宫的时候就宠就爱了,哪里会等到今日?玉婕妤是皇上的心头好,你不想触怒圣心,就不要去和她作对。”
萧韵面色奇差,苦着脸道:“娘娘这话,是觉得皇上待嫔妾没有十分吗?”
“素嫔以为有?”
萧韵沉默,自言自语道:“原来皇上待嫔妾只是一时。”心底不甘之意更重,自己凭什么比不过苏媛?
皇后无限同情的将眼神收回,执起茶抿了口,才摇着头语气坚定:“错了!皇上待你是细水长流,不争一时方可一世,这个道理萧嫔你懂吗?”
萧韵琢磨了很久才做恍然大悟状,欣喜道:“皇后的意思是皇上待玉婕妤才是一时?”
皇后颔首。
她语气欢快:“嫔妾明白了,谢娘娘提点。”
“所以你莫要只顾着眼前,皇上待你待你兄长的心思,不只是表面上看到的这么浅薄。宫里的宠妃不好做,保不定就像玉婕妤那样,被人下了药都没个寻公道的地儿,你该沉稳些。”
萧韵感念眼前人,笃定道:“嫔妾以后会改的,必不辜负娘娘期望。”
“知道就好。”
萧韵明了对方心思,就更不把自己当做外人了,捉摸着皇后刚刚的问话,反征询道:“娘娘心中是不是知道是谁做的了?”
皇后故作高深,“本宫若是晓得,就不会来问你了。”
“按理说素嫔的孩子没了,最该得意的会是玉婕妤。毕竟玉婕妤若是先给皇上生下皇长子,以后在宫中的地位便无可撼动。”萧韵将原先的想法道明,又不确定道:“只是现在玉婕妤的孩子也没有了……”
“玉婕妤的小产和素嫔意外是两码事。”
“嫔妾以为,昨日之事是贵妃主使的,那素嫔的事约莫也是她。”萧家与赵氏是有过节的,萧韵进宫时就知道自己必是属皇后这边,何况皇后对她推心置腹就更不用顾虑措辞了,“娘娘您想想,瑾贵妃这些年容得了哪个得宠妃嫔?”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突然开始庆幸自己没有成为瑾贵妃的威胁,否则以现在悬殊的地位,只能任由贵妃欺负。
萧韵终于真正理解了皇后方才“不争一时方可一世”的意思,心中对嘉隆帝的安排和雨露再没有不满,亦开始暗暗偷喜。
原来自己才是得皇上和皇后用心的人。
皇后语气悠悠,吩咐道:“素嫔找到本宫做主,本宫就必须给她个交代。玉婕妤的事本宫且看着钟粹宫怎么解释,就素嫔的事既然萧嫔你是有想法的,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这样的皇后,与平时不同,只是萧韵不曾细想,连忙承了话应道:“嫔妾明白了,这事嫔妾去办。”
她走出凤天宫后却有些不确定,拉着身边人问:“青果,皇后的意思是让我把素嫔的事也算到贵妃头上吗?”
“小主没明白?”青果纳闷。
萧韵就将皇后所言重复给了她听,眨着眼问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儿?”
青果想了想,“回小主,约莫就是您理解的这意思吧,皇上昨日龙颜大怒,贵妃当众落了颜面,皇后自是想趁机压了贵妃的,毕竟谁都不愿意终日受制于人。”
萧韵懵懵懂懂的点头,“这倒是,贵妃以前嚣张惯了,皇后心里肯定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