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章 冤枉

 

宫中接连失去两位皇子,众人都屏息凝神不敢言语。殿中静得可怕,嘉隆帝与皇后并排站着,其他人都跪在地上。
萧韵心里害怕,双肩都不由哆嗦着打起颤来,自己才在贵妃宫里提了让苏媛小心别出意外的话,这紧接着立马就出了事,若让人向皇上进言几句,她的好日子可就没了。
先前素嫔的孩子掉了也没见嘉隆帝这般着急的,正是因为对比,许多以为苏媛已经失宠的传言不攻自破,皇上明显仍是看中玉婕妤的。
元翊冷冷的望着瑾贵妃,没有言语,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在克制。
瑾贵妃这会子真心冤枉,虽然她残害的皇嗣不在少数,但苏氏这回事还真不是她做的,茶水里有红花粉,到底是何人,胆敢算计到她宫里来?
察觉到元翊的怒气,瑾贵妃抬头解释:“皇上,这事与臣妾无关,臣妾怎么可能去害玉婕妤?明知玉婕妤怀有龙嗣,臣妾宫里不会有红花粉的,这事儿定有人在陷害臣妾。”
“贵妃觉得有人在陷害你?”元翊似觉得好笑,还重复问了遍:“贵妃觉得,这宫里能有人敢陷害你吗?”
的确,瑾贵妃纵横后宫这么些年,人人对她敬而畏之。不是因为瑾贵妃为人有多强势,而是因为她身后的赵太后与左相府。就算有人真不怕死不顾家族的去害了赵环,可赵家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瑾贵妃。是以,久而久之,也就不会有人去冒着灭族风险挑衅贵妃。
而贵妃近年也着重自己在外的名声,特地收敛脾性博取人心,纵然内心恨透了那些年轻妃嫔也不会当众暴露自己的嫉妒,人前表现出来的都是宽和大方形象。
赵环想害人,但不会傻到在自己的地盘上,这点众人皆知。
瑾贵妃对嘉隆帝颔首,“肯定是这样,皇上您想想,臣妾就算要害玉婕妤,怎会选择在自己宫中下手?这种拙劣的谋害手段,主谋一来害了玉婕妤和龙胎,二来是在挑拨皇上与臣妾离心,其心可诛。请皇上给臣妾些时日,这事臣妾必定给您和玉婕妤个交代。”
元翊沉默。
还是陈皇后便上前道:“皇上,事情还没查清楚,玉婕妤还在里面躺着,您就算动气也要等事情水落石出之后再说。贵妃久恃宫闱,不会这么糊涂去害玉婕妤的,皇上快别动怒了。”
元翊素来听得进皇后的话,面色稍缓,冷哼了声瑾贵妃,坐回去言道:“这事在你宫里发生,贵妃如何都推卸不了责任,无论你知不知情,总有失职之处。便是有人在钟粹宫想害玉婕妤,也是你疏忽了,连自己宫殿里的事都处置不好,朕如何放心让你掌管这后宫?”
瑾贵妃内心不甘,很显然已经猜到了嘉隆帝的后话。
果然,元翊继续道:“贵妃打点年岁的事受累了,怕是力不从心,即日起将凤印归还皇后,还是由皇后来治理吧,贵妃仔细调查此事,朕等你的交代,玉婕妤也等着你给她个答案。”
众目睽睽之下,瑾贵妃无言以对,只能领旨。
皇后弯身亲自将她扶起,和声道:“这事儿贵妃受委屈了,本宫与皇上都相信此事与你无关,但事情是在你宫里发生的,皇上只能秉公处理,否则没法与醒来后的玉婕妤交代,贵妃可明白?”
瑾贵妃顺势起身,颔首轻道:“臣妾明白。”
皇后拍了拍她,又让其他人都起身。
嘉隆帝很失落,闭着眼摆手道:“都回去吧,别在这吵了玉婕妤静养。”
“是。”众妃跪安。
皇后没走,同嘉隆帝道:“皇上莫要伤心了。”
元翊望着她,似乎根本不在意里面躺着的人是睡是醒,意味不明的言道:“皇后看人的眼光不错。”隔着屏风睃了眼,起步道:“朕先回乾元宫了,你在这陪她吧。”
皇后欠身,“恭送皇上。”
等元翊离开,她绕到屏风内,将桐若等人都打发了走,站在床前道:“玉婕妤好计谋,敢在钟粹宫里用这些手段,果真好胆量。”
她的声音,听不出褒贬。
苏媛其实是真虚弱,这宫里的都是人精,她的风寒是真的,在冷风中站了那么久也是真的,经过刚刚的那场,撑起身的动作有些吃力。
皇后就在床沿帮了她把,又试了试她额头,“伤寒还没好,又起热了。”握着对方的手,叹道:“等贵妃知道是你算计的她,你可就没有活路了。”
苏媛回道:“不会的,只要宋医正的药剂上没有问题,贵妃查不出什么的。在众人眼中,我是新贵得宠且家世平平,明知撼动不了贵妃,为何要用孩子去做赌注?我苏媛总不能这么傻吧。”说到最后,自己都笑了出来。
“你的这个孩子,没了也好。”
彼此都是聪明人自然不再拐弯抹角,对于收回凤印的事皇后个人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这本不在她和嘉隆帝的计划之内。她叹了声添道:“你是本宫安排到皇上身边的,本宫不会弃你不顾。”
这句话,苏媛不知有几分真假,但面上是感动的,颔首道:“谢娘娘庇护。”
“你安心静养,祭祖年宴家宴的事都不用去了,等来年开春好好侍奉皇上。”皇后说着,语重再道:“以后莫要擅自做主了,有为难之处就来找本宫商议。”
“是。”苏媛语气柔顺。
皇后这才起驾回凤天宫,等她离开,苏媛才真正松了口气。她真的怕,怕她的风寒渐好,嘉隆帝一道旨意就将她送去了宴席上,如今是真不能了。
她对元靖说过,这个年总是要过的。马上就是生辰了,她答应过长姐,肯定要活下去。
她疲倦得闭上眼,正想睡过去,又听进来的桐若道:“小主,谢嫔还在外面不肯离开。”
苏媛睁眼,眸底泛出晶莹,招手道:“让涵儿进来。”
桐若犹豫,“可是,若被人看出来……”
“让她进来。姑姑,她只是担心我。”苏媛初次在人前露出哽咽,强忍着泪水道:“我想见见她。”
桐若微微顿了顿,没有再劝,“哎”了声退出内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