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九章 自导

 

苏媛在廊下候了盏茶的功夫才见通传的宫女出来,引她去偏厅喝茶。应是待会儿瑾贵妃要在这儿召见诸妃嫔,暖炉刚刚烧上,室内温度并不高,但对于站在冷风口许久的苏媛来说已是冬夏之别。
门口立着两个着了粉色宫装的小宫女,都望着外面,殿内只余她和梅芯汀兰。她靠在紫檀雕花的椅子上,胳膊搭在几上扶着额头,有些精神不济。
梅芯小声唤了声她,苏媛忍着那丝不适摇了摇头。缓了许久,她才拿起手边的热茶,揭开茶盏后,未染蔻丹的粉色指甲浸入茶中,热度借着指尖传来,苏媛双唇抿紧,定神好久。
梅芯规矩的站在后面,终于看见自家主子将那描金的青瓷盏送至了嘴边,看着她饮下不忍的挪开眼。
天气不好,来钟粹宫请安的人较平时晚了些。
来得最早的是贤妃,她进殿后看见苏媛很是惊诧,愣神了片刻才说话:“玉婕妤身子好些了吗,你尚在病中又有着身孕,皇上准许你不晨昏定省的。”
她说着看了眼陆续进殿伺候的宫女,提声再道:“贵妃娘娘贤德,素来体恤咱们,不会计较的。”
苏媛起身同她请安,“嫔妾无碍,谢贤妃娘娘关心。”
贤妃淡淡的点了头,她位分高,坐在右边的第一座,闭着眼琢磨苏媛的来意。
紧接着来了些低阶妃嫔,萧嫔谢嫔来得算早,再后来是贺昭仪携了祁答应,最后才是秦妃和秦良媛姐妹。众人看见苏媛或多或少都有些意外,不过都是久居深宫之人,冠冕堂皇的场面话还是说的。
谢芷涵问她:“媛姐姐,你怎么出门了,身子好些了吗?今日比前几日都冷上许多,我瞧着你面色不太好。”目光关切。
苏媛勉强笑笑,容色更显苍白,摇头答道:“没事儿,躺了这么多日子,总要出来走走的。”她唇色泛白,倦倦的眯了眯眼。
“那玉婕妤可要小心了,这雨天路滑的,前几日素嫔赏个梅花没走稳就出了意外。”萧韵语气素来尖锐,争锋之意格外明显。
她近期得宠,这种既挑衅又不怀好意的话也就萧嫔敢说,众人并不敢掺和。皇上虽有十来日不见玉婕妤了,可先前的盛宠大家都看在眼中,这情分总不是朝夕间说没就没了的,因而不会有人去附和。
偏偏萧韵就不是喜欢低调的性子,见其不语,就提声了追问:“玉婕妤怎么不说话,莫不是怪我说错了?其实我都是好心,你毕竟怀着皇子,早前素嫔的孩子刚丢,这年关喜庆的时候可别再染了晦气才好。”
苏媛本不是爱逞口舌之快的,闻言却反常的望过去应道:“我却不知,萧嫔是口是心非还是口无遮拦,若我的孩子真有个意外,你是要觉得晦气,还是喜庆?”
“哟,你这是什么意思?”萧韵站起身来,虽说有些意思不言而喻,但公然蔑视皇嗣的话还是不能说的,毕竟也当着这么多人,语气逼人:“玉婕妤可不要含血喷人,我对皇嗣可没有半分不敬之意。”
“有没有萧嫔心里最清楚,大家也都听得出来。”苏媛声低而清晰,又按了按额头,叹声道:“我是精神不济,于礼数上不如诸位姐妹殷勤,但给贵妃娘娘请安费得了多少功夫,总不会有个事。”
她话落,执起茶盏,在众人目光下“呀”了声,改看向旁边宫女,吩咐道:“添茶。”
钟粹宫的人立马接了退下。
贺昭仪见状,突然道:“玉婕妤来许久了?”
苏媛看过去,眼神不似方才对萧韵的那般凌厉张扬,温和的笑了摇头,“倒是也没有许久,贵妃娘娘用完早膳就该过来了,是我晨起口渴,来贵妃这讨茶吃了。”
贺昭仪颔首,目光微深,没再说话。
而坐在最末位的祁莲祁答应这才往苏媛处投去目光,却依旧是淡淡的神色,很快睃了眼贺昭仪,又低下头,卑微而恭敬。
宫女续茶回来,苏媛接过后喝了几口才放下,重新将视线回向对面被人扯衣相劝着的萧韵,好笑道:“萧嫔还不坐吗?”
萧韵瞪她,颇有些恼羞成怒,眼睛都似乎给瞪红了。
苏媛笑意更浓,弯唇打趣的口吻:“贵妃娘娘还没到呢,我不过就是个婕妤,你大可不必如此。”
话音刚落,不用人再拉,萧韵立马坐了下去,憋着气回道:“玉婕妤你想多了,你不过只是个婕妤,何以我要对你这样的礼?贤妃和秦妃两位娘娘都没有这般要求过我。”
“是,所以我才提醒你不必。”
这萧韵真是娇生惯养惯了,若不是有那人,萧家得嘉隆帝重用了,她在这宫里哪能这般神气?
想起元靖,苏媛唇边的笑意就淡了,视线也收了回来。
终于,外面有太监扬着嗓子喊“贵妃驾到”,众人忙从位上站起,纷纷行礼道:“嫔妾给贵妃请安。”
周身华服的瑾贵妃走向高位,她的大宫女给她递上戴着翠色织锦袋子的汤媪暖手,她笑容大方,语气亲和:“各位妹妹都坐吧。”随后视线自然而然的望向苏媛,笑着道:“玉婕妤今儿也来了?”
苏媛刚落座又起身,她的脚下开始虚浮,知道该是药起效了,强撑着面色站起来,同主位道:“回娘娘,是,先前嫔妾卧病没来给娘娘请安,请娘娘见谅。”
“这么说可就见外了,本宫代皇后执掌后宫,玉婕妤抱恙连皇上都说可以免了礼数,本宫怎会见怪?”她虽是含笑说着,却没有让人坐下,显然心中对她是不喜的。
“谢娘娘。”苏媛叩首。
那旁的萧嫔即道:“正是因为贵妃娘娘宽容,玉婕妤才敢如此。”
瑾贵妃看了眼说话的萧韵,对新上位的她亦是神色淡淡,“萧嫔最近也不是每日都来本宫这儿请安,本宫念你服侍皇上辛苦不曾计较,又秉承皇后之训,自然是多多体谅各位妹妹。可是萧嫔自个儿都没做到的事,在这儿指责玉婕妤怕是不妥吧?”
她很不喜萧嫔的作风,心底里儿又觉得好笑,明明同玉婕妤都是皇后的人,尽是吃醋争斗到她的钟粹宫来了,难道还指望着自己替她做主惩罚玉婕妤吗?
萧嫔这才闭嘴。
瑾贵妃人前是宽和从容的,对妃嫔间很是关爱,关心了几句其他人,又问年岁前但凡有需要的、内务府照料不周的皆可以来她宫里寻做主,正准备遣退众人时,突然听见“哐当”一声。
是玉婕妤手边的茶盏落了地,位上的人满面痛色,捂着腹部冒出虚汗。她身后的宫女早已上前扶她,纷纷紧张的问情况,又急着喊太医。
瑾贵妃从位上起身,错愕道:“这是怎么了?”转而去看王贤妃。
贤妃对她摇头,亦是不知就里。
秦妃将她们的互动看在眼中,不动声色的拉住了要冲进人群去看的秦良媛,低声道:“别过去。”
这种场面并不新奇,很明显是苏媛出了事,众人面面相觑,有暗喜有痛快的,但嘴上都急着说安慰关切的话。
苏媛被送回了永安宫,替她保胎的宋医正在内殿忙活了半日才出来,对等候着的嘉隆帝、皇后和瑾贵妃等人回禀道:“皇上,恕臣无能,玉婕妤的胎儿没能保住。”
嘉隆帝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好端端的,不过就是去贵妃宫里请个安,怎么就把龙胎给请没了?贵妃,这事你作何解释!”
瑾贵妃连忙下跪,“皇上明察,臣妾不知。”
她这一跪,以贤妃为首的众妃嫔都跪了下去。
宋医正继续道:“回皇上,臣与几位太医检查过,玉婕妤在贵妃宫中所用的茶中有红花粉,此药有落子之效,加上玉婕妤本就伤寒未愈,身体虚弱,所以未能保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