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八章 自编

 

宫里的事儿没有秘密,用银子疏通疏通消息自然就入了耳,素嫔身边的宫女在梅园搜寻检查了番最终取走珠子的事传到永安宫里,苏媛不由叹气。
若说那批明珠,整个后宫里就属她这儿最多了,联想起如今的情况,想她流了孩子的,自己动机最大。
梅芯答了话站在旁边,见其许久不语,低声唤了句“小主”。
“没事儿。”苏媛躺在临窗的暖炕上,扯了扯身上薄衾懒懒靠着,“谁都知道我许久没出宫门了,只有那晚。”
那晚嘉隆帝在乾元宫发怒,梅芯等人就在外面,过了这些时日都不敢主动问及,此刻趁机询道:“小主,皇上是不是看出来了?”
苏媛的脾性其实挺好琢磨,只要她主动提了便是愿意说上一二,若宫女先开口打听就会不耐烦,闻言望着梅芯,她闭了闭眸,点头。
梅芯提心,想继续问又怕暴露什么,终究生生止了追问。
“是王爷让你问的吧?”苏媛却接着道,“其实我知道你是他的人,知道我为何总训斥你但近身的事还是不瞒着你吗?因为你可能背叛我,却不会背叛王爷。”
梅芯面露心惊,倏地跪了下去,“小主误会了,当初王爷派奴婢去杭州照顾您,奴婢的主子就只有您。”
“你不必这样。”苏媛抬手,“王爷那日说的其实很有道理,若不是他,我当年早被追兵抓走了,这些年沦落为奴还不知有没有性命可言。一个孤女,又有何价值给他利用。”
说到底,自己如今的这个角色,其实谁都可以扮演,根本不是非林家人不可,他能肯定的是自己与他有相同的目的,不会背叛他而已。
苏媛想了很多,若是自己真被这份荣华迷了眼,懵懵懂懂的在年宴上成了嘉隆帝打压瑞王的理由,将来元靖还能将其他女子送至帝王身侧,而元翊只要有心,还能捧出更多的婕妤。
“小主,您想多了,王爷往年对您的关心和在意奴婢都看在眼里。”
苏媛望着她,喃喃道:“梅芯,其实不是我信得过你,而是我身边无人可用。想在这座深宫里活着太难了,桐若虽表面待我真诚,可又有谁知道她的过去及心思呢?与其是个不知根底的,我宁愿相信你。”
反正在元靖面前,她早就没秘密可言。
苏媛知道,打从当年元靖救起她的那一刻起,骨子里就对他生出了依赖和信任,只是这份情愫已被他无情的点醒了。他能说当自己失去价值后就不管不顾,她就不敢心存侥幸。
梅芯未料到主子居然与她推心置腹,她是恭王的人,奉命来到苏媛身边,恭王的意思是不必事事精明周到,有时候扮拙扮笨反而让人放心,却不知眼前人竟早看出来了。
“奴婢跟着小主这么多年,奴婢不会害您的。”
苏媛点头,“我知道你不会。”说着抬头看她,“你说,如果皇上想害我,我要怎么躲得开?”
梅芯面露惊愕,“小主的意思是?”
“那位林侧妃你见过吧,是不是与我很相像?”见其颔首,苏媛继续道:“皇上与瑞王有过节,不单是因为太后偏心亲生儿子,而是因为皇上之前的心上人是受了瑞王侮辱而死的。”
“小主说的是俪昭容?”
“嗯,太傅的长孙女。”苏媛将贺昭仪与她讲过的话复述了遍,末了添道:“瑞王那位与俪昭容容颜相似的侍妾,后来得暴病没了。”
梅芯沉默。
“应该是皇上派去的人,这种奇耻大辱,他贵为天子绝不会生受。”苏媛喃喃道。
梅芯本就是冰雪聪颖之人,琢磨了片刻就懂了,慌色道:“皇上想用小主反击瑞王?”
“是啊,明知撼动不了瑞王,还要搭上我的命,你瞧皇上是多么的薄情?”苏媛语露苦涩,“满京城都知道瑞王视侧妃为命,若是见了我,岂能容忍?以他的嚣张,必定当众会给皇上难堪。”
而元翊,则是要将计就计,索性让她死在这场较劲里。届时满朝文武都知瑞亲王为红颜蔑视君王残害宠妃,可不是好算计吗?
这怕是她在元翊眼里唯一的用处了。
“小主那晚是与皇上点明了吗?”梅芯问着,视线下意识的落到对方腹部。
苏媛察觉其眼神,点头承认:“我没有身孕,王爷也知道的。”
“皇上是故意的,故意让小主您受尽宠爱。”梅芯像是意料之中,又似是对她很同情,“那现在怎么办?”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瑞王早晚能看见我。何况,林侧妃是与我会过面的。”苏媛瞅着她,问道:“梅芯,你去找朱太医取些红花来。”
“小主这是要?”
苏媛抿唇,眨着眼道:“这个“孩子”既然有了,总是要去得的其所,与其做皇上对付瑞王的筹码,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可是,那药伤身啊。”
苏媛淡笑,“比起伤身,命更重要。”说着沉默片刻,感慨道:“这次换岁的大小事宜全是贵妃在操纵,皇后的处境不太好。”
“小主这时候了还去挂心皇后,皇后哪里需要您操心?”梅芯实在忍不住,声音都提了起来,“皇后进宫这么多年,虽然看上去总是受太后压制、受瑾贵妃挑衅,但到底还在凤位上,她自然有她的能耐。再说,皇后背后有右相府陈家,还有皇上,小主就算感念皇后,也犯不着为她去公然与瑾贵妃作对。”
“在大家眼中,我就是皇后扶持上来的,与瑾贵妃本就不对付,做不做在她们眼中又有什么区别?”想起皇后与嘉隆帝之间的微妙,苏媛含笑再道:“我总得做点什么不是吗?否则这座永安宫就真的会沦为冷宫。”
好在,她并不是真正的步履维艰。
过了两日,霜风寒降,雨雪飘飞,道路艰行,苏媛穿戴得当后出了永安宫,未去皇后那,径自往瑾贵妃的钟粹宫请安。
她许久没有这样早的出门了,尚未病愈的身子在寒风中显得极沉,坐在轿撵上眯着眼,脸色较昨日更差了。
苏媛到得早,瑾贵妃尚在用早膳。小宫女进去通禀时,瑾贵妃凝色低问:“这个苏氏,本宫不找她,她倒是主动往我这儿来了。”
“娘娘,玉婕妤自打搬回永安宫,皇上就再没有踏入她宫门半步,该是着急了,所以来求娘娘庇护的。”
瑾贵妃搁下银筷,好笑道:“求本宫庇护?她苏氏不早就是皇后的人吗,得宠时在本宫面前都敢放肆,这会子来求本宫庇护,怎么不往凤天宫去?”
大宫女香橼奉承道:“皇上对她的新鲜劲过了,皇后又帮不了她,纵然仗着怀有龙嗣,可没有圣心哪能不识相?”她说着又上前替主子布菜,“时辰还早,其他宫里的小主们都还没到,娘娘再用些吧。”
瑾贵妃到底是得意惯了,也存了心思,便又拿起了银筷,“嗯,既是当初眼中没有本宫,如今来求本宫为时晚矣。她既然有心,便在外面好好等着,也好让人知道这后宫到底是谁的天下。”媚眼上扬,言语间是无尽的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