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六章 静养

 

“不能参加年宴……”嘉隆帝居高临下的瞅着她,喃喃的语气意味深长,浓眉紧皱,眼睛深邃无比,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苏媛垂首恭敬,屏息凝神。
“满朝文武都知道朕有位非常宠爱的玉婕妤,就等着祭祖和年宴上一睹爱妃芳华,你却不能参加?”他的语调很慢很慢,又走近几步,伸手抬起了她的脸。
手很贵气,清瘦修长,骨节不大,指甲圆润有光泽,修剪整齐,无意识般在她的下巴上微微摩挲,却像是扼住了人的喉咙。
苏媛启唇答道:“臣妾辜负皇上厚爱了。”
元翊口吻淡淡:“玉婕妤觉得自个儿辜负得起朕?”
苏媛浑身无力,仰视着他身子渐沉,恨不能直接趴下,但她并不能够,强拼着心理回道:“皇上如此看重臣妾,只是为了在年宴上的一时快意吗?”
他凤眼微眯,饶有意味的说道:“玉婕妤果然冰雪聪明,看来是早知道了?”
“皇上,若说您用臣妾的命可以去了眼中钉肉中刺,臣妾倒也心甘情愿。可是,您根本不可能真动了他,那又何必非要添上臣妾,只是为了下瑞王颜面,或者顺您心里的那口气?”她问的坦然而直接。
“放肆!”元翊面露怒色,捏着她的手收回,横目道:“朕的心思你也敢揣摩?”
“皇上您是在要臣妾的命啊,臣妾无从反抗,难道还不能有所思考?”因着甩力,她跌坐在地,双手撑了红木雕纹,青丝滑落,遮了她大半的容色,听见她低低道:“臣妾进了宫,命就是皇上的,皇上大可不必这样大费周章,您想如何臣妾配合着就是,何必先给臣妾希望而再置于绝望?”
她说得真诚,话里不见埋怨不见哀诉,只带了种无法忽视的心碎感,似是认命似是顺从,有着憧憬美梦破碎后的失落。
后宫女子,最期盼的不过就是孩子。
元翊自认早前的安排确实对她来说残忍了些,因而平时总尽可能的弥补她,然而他也知道有些事不是那些身外物和虚名能替代的。
此刻见她虽卑微匍匐着,但不似寻常受了冷落的妃嫔般对自己哭哭啼啼,羸弱中自有几分傲然,说话时条理清晰,竟生出几分怜惜来。他不由心软,声音也轻了起来,“别跪着了,起身吧。”
苏媛闻声应“是”,可惜伤病未愈,又同他说了许久话,本就是强打着精神,站起身的瞬间就朝床头的几案前倾去。意料之中的疼痛,额头又磕上几角,撞落了其上的汤盅药勺,碎了满地。
动静传到殿外,听得桐若等人胆战心惊,相觑间无不提心吊胆。汀兰没忍住,小声的问:“小主还病着呢,皇上是不是动怒了?”
桐若皱着眉让她别说话。
元翊到底还是上前扶了她,让她回床上躺着,对于方才的话不置可否,临走前只道:“你先将病养好,其他的不用多想,朕这儿到底比不上你的永安宫自在,回去静养吧。”
闻言,苏媛莫名的松了口气,颔首应是。
宫人得知后却十分忧愁,素来少言的玉竹都悄悄在问:“我们主子是不是要失宠了?”
“胡说些什么?小主病了而已,皇上素来疼爱小主,回永安宫只是因为乾元宫前朝后妃总过来不利于养病罢了。”梅芯斥道:“皇上待小主的心意这宫中谁不明白?你不要杞人忧天。”
玉竹这才不敢多说什么。
然而,苏媛回了永安宫后,日日都要见她的嘉隆帝却再没有过来,只宋医正依旧替她调理身子。起初苏媛卧病时许多人过来探视,三五日后就只谢芷涵每天来陪她,渐渐的便静了。
元翊在乾元宫对苏媛动怒的消息不知怎么就传了出去,有说玉婕妤恃宠而骄,使手段争宠之事败露遭皇帝厌恶的;也有说皇上移情别恋,因为连两日召了萧贵人侍寝,更是晋了萧韵的嫔位。
萧韵来永安宫时眉眼得意,明着探病,实际上都是炫耀自己的荣宠,借此讽刺那日苏媛以生病将元翊从毓秀宫请走的事,把谢芷涵激得气愤不已,直接起身请她出去。
萧韵被她半推半赶的送到门口,临走前看着谢嫔道:“谢嫔昔日总袒护玉婕妤,她得宠时可有替你想过,如今不得皇上欢心了方与你又称姐道妹的,你莫要糊涂了。”
谢芷涵没好气的回道:“我与媛姐姐是表姐妹,怎是萧嫔一个外人能懂的?再说了,她得宠与否都是我姐姐,我亦不需要她在皇上面前替我说话争宠,你这话挑拨得好生滑稽。”
萧韵面色含恼,冷着脸出了永安宫。
谢芷涵转身就道:“她嚣张个什么劲,皇上不过就翻了她两日牌子,才几日的功夫,居然敢来挑衅姐姐?”
“她是不懂,你志不在宫闱。”苏媛回道,“若换做旁人,必是要怨了我的。”
“姐姐别理会她的胡言乱语,我怨你做什么?伴君如伴虎,陪着皇上未必就好,还不如我现在逍遥自在。”谢芷涵不以为然的说道。
苏媛便伸手拉她坐下,刚说上几句话却又咳嗽起来,便掩着帕子捂嘴,垂着脑袋特别难受。
谢芷涵给她递水,紧张道:“你快别说话了,好好歇着吧。”
苏媛便苦笑:“敢情我是话都不能多说了,你来陪我我很高兴,不与你聊聊怎么打发时间,莫不是成日都静静躺着?”含着笑语气轻柔:“再有几日便是祭祖了吧?”
“是的,皇上说了贵人以上的妃嫔都要随驾去太庙,晚上则是家宴。”话及此,谢芷涵目露担忧,“姐姐的身子,怕是不能出席了。”
“没事儿,正好偷个懒。”苏媛语露轻松,想了想添道:“那日你多注意些。”
“这有什么好注意的,不过就是祭祖,我跟在皇后贵妃她们后面,就是礼节多了些,姐姐你不去也好,肯定很累的。”谢芷涵面露羡慕,“若是我能留在宫中陪姐姐就好了。”
苏媛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凡事小心为上。”
谢芷涵道“好”,接着又问:“那晚的家宴,姐姐也要错过了吗?”
“不知道呢,要看皇上的旨意。”苏媛并不确定元翊会不会收回成命,其实皇室的家宴场面亦不小,亲王郡王等人都是要到的。
“也对,只要皇上有旨,姐姐身子好不好都得去。”说起这话,谢芷涵面色黯淡。
方才听她提到皇后,苏媛就问:“对了,皇后最近如何?”
“姐姐还是别担心皇后了,她怎样都是皇后,祭祖年宴家宴这种大事如何都得出场。就算太后不喜欢她,夺了她的掌管后宫之权,但毕竟是中宫,该给的体面还是给的。”
苏媛叹道:“说到底,皇后还是受了我的连累。”
“姐姐快别这么说,谁都知道太后素来不喜欢皇后,这事怎是受了你的连累?说到底上回那职位的事干姐姐什么关系,又不是姐姐的叔父得了官职,平白无故被太后好生处罚。”谢芷涵不满。
苏媛就笑,“好了,你倒是比我还激动。”
“本来就是,皇后的兄弟官场得意,她就算闭门不出也是开心的。”谢芷涵反握住她手,“她近来凤体违和,也不知是不是被瑾贵妃给气的。”
“贵妃怎么了?”
“还能怎么,俨然半个皇后的架势,前日皇后的母亲陈夫人进宫,在路上遇见了贵妃的轿撵,被好生警告讽刺了番,根本不给陈夫人颜面。这可真亏得皇后娘娘脾气好,若换做其他人,怎么忍?”
“皇后心胸海量。”
“这宫里的人个个儿复杂,彼此间猜来猜去的,都揣摩着别人在想什么,而后该做什么,真是不轻松。”
苏媛最不喜欢看谢芷涵这模样,正想着说什么逗她开心时,桐若匆匆进来,“小主,重华宫出事了。”
重华宫,是素嫔蒋素鸾所居的宫殿。
她当下心头一跳,想起不日前见过的贤妃,竟生出几分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