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五章 醒来

 

王贤妃去探视苏媛,无声的站在床前望着那脸色苍白之人,宫女搬来凳子请她坐,她却没肯坐。
贤妃心情有些复杂,让这位玉婕妤想法子避开年宴,她倒是好,这么及时的直接就病了,一病还得病上十天半月,还是从自己宫中出来后生的病。
她王娅若是连苏媛这场病的由来都看不明白,也就枉费在宫中待了这么多年,宫人只当苏媛是不满皇上陪萧韵过生辰而使的夺宠手段,却不知苏媛是为了保命。
贤妃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自己这样做到底对还是错。外面传来说话的声响,有小宫女进殿,行了礼和桐若道:“姑姑,谢嫔小主同贺昭仪来了。”
谢嫔与苏媛的感情宫中人人皆知,而贺昭仪又是苏媛旧居主位,桐若想起早前嘉隆帝让小主静养不准各宫主子前来打搅的吩咐,便有些为难。
只是再为难,礼数却不能怠慢,桐若回道:“知菱,你们几个在这服侍小主,小主若有异样,马上找宋医正。”
桐若到了外面,同二人请安。
谢芷涵神态很是焦急,伸头望着内殿的门,“桐若,媛姐姐怎么样了,好端端的怎么就病了,昨晚她从我那离开时还好好的。”
“小主只是发烧起热,又因为怀着身子,宋医正斟酌用药时需要妥当,所以看上去形势严重,其实并无大碍,只是需要时日调养,二位小主不必过分担忧。”
谢芷涵仍是没将眼神收回,关切的又问:“我能进去瞧瞧姐姐吗?”
“皇上不许人探视小主,说是等小主清醒了身子好些再说。”
谢芷涵就瞥向门口不远处的几个宫女,“那好像是延禧宫的人,贤妃娘娘是不是在里面?”
桐若面色讪讪,“是,贤妃娘娘是得了皇上的准许。”
谢芷涵眸中的疑惑与惊讶淡去,转而浮现失落,神情惆怅的望着殿门,“我知道了。”
还是素来沉稳的贺昭仪开口:“好好伺候你家小主,她醒后就说本宫与谢嫔来过了。”
桐若颔首应“是”。
谢芷涵不愿离开乾元宫,同贺昭仪走了段路就停住步伐,支吾道:“昭仪娘娘,您先回宫吧,我想等贤妃娘娘出来问问媛姐姐的情况。”
贺昭仪点头,“好,那你去吧。”看了眼殿外飞檐下的走廊,柔声添道:“让他们给你安排个地方等着,别站在风口处。”
“谢娘娘。”谢芷涵笑了笑,转身折回。
等她走远,贺昭仪身边的琉璃即道:“主子,苏小主这风寒染得是不是太巧了?”
贺昭仪边往前走边接话:“确实很巧。”
“主子觉得和贤妃有关吗?”
贺昭仪淡笑了笑,“和谁都没有关系,宫中利字当头,贤妃提点玉婕妤,必然也是从玉婕妤处得了想要的消息,否则谁平白无故的给人指路,就不怕贵妃生气儿?”
“这事肯定瞒不住贵妃。”
“贤妃就没想瞒,王家如今处境为难,她的两位兄长接连被罢权,王尚书办事时又经常受谢侍郎所制,贤妃没有以前的风光了。她最在乎的是王家,贵妃不帮她一把,还不准她从别处打听吗?”贺昭仪理所当然的说着,渐行渐远。
谢芷涵好不容易等到贤妃出来,自是上前细问了番苏媛病情。
贤妃得体回道:“谢嫔不必紧张,伤寒而已,宋医正开了药给玉婕妤服下了,想必很快就能退热。”
“是吗?皇上都不许我们探视。”
思及此,贤妃无奈道:“玉婕妤是从本宫那回宫路上染的风寒,谢嫔只看见皇上准许本宫入内看望,却不知皇上对本宫责怪的时候,皇上还是最疼你们这些新人了。”
说得倒是让谢芷涵不好意思了,讷讷道:“娘娘言重了。”她想知道更多却是不可能的,最终恋恋不舍的离去。
苏媛醒来的时候时近黄昏,依旧是浑身发虚,脑袋犯沉,嗓子口跟烧了起来般,半睡半醒间,只勉强撑着丝清醒。
她抓了梅芯的手问情况。
梅芯跪在床榻前,小声的回道:“皇上得知小主病了很是紧张,早上从萧贵人宫里匆匆过来,连早朝都没有上,紧着宫里人问小主生病的来龙去脉,还召了知菱和奴婢过去答话。
皇上听说您是从延禧宫出来后染的风寒,还将贤妃娘娘唤来训斥了番,听守在正殿外的明公公说,皇上龙颜大怒,还对贤妃娘娘砸了茶盏。”
苏媛喉间如灼,没精神回应,只在心里想着倒是对不住贤妃,连累到她了。她闭着眼许久才沙哑的问:“皇上呢?”
“皇上这会子在议事房见右相几位大人,今早皇上没去上朝,在您床前守了一早上,还亲自给您喂了药,半晌午才接见的右相。”梅芯说着又添道:“刚刚奴婢还听说,王爷又进宫来了,也在议事房。”
苏媛点点头。
过了会,桐若捧了小米粥进来,宫女们服侍着她用粥,苏媛并没有胃口,勉强吃了几口又被喂了药复躺下。
晚间时元翊来看她,问了几句病情,桐若回道主子已醒来过,他只眼神复杂的在床前站了会,而后就回了主殿。
伤寒本就不重,宋医正医术高明,又在嘉隆帝的施压之下,苏媛的烧退得很快,第二日就消下去了,只是气色依旧不好,还犯了咳嗽,仍是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宋医正暗暗松了口气,尽着本分与苏媛解说病情,又说如何用药不会伤及腹中胎儿请她安心云云。
苏媛想着腹中莫须有的胎儿,抿唇未语。等宋医正退下后,她闭目养神了会,外面宫人就说嘉隆帝来了。
与往日的和颜悦色不同,嘉隆帝进殿后没有意料中的温言软语,他肃着脸,看着自己宠爱多日的婕妤,语气寡淡:“玉婕妤觉得如何?”
苏媛欲下床行礼,桐若上前帮她,又小心翼翼的觑了眼威严的君王,见其竟然不曾阻拦,只好搀了苏媛下榻。
苏媛穿着云锦单衣,躺了许久的身子软绵绵的,刚着地就差点倾倒,亏得近侍扶住,她启唇道:“臣妾参见皇上。”
嘉隆帝却没有让她起身,反而屏退左右。
桐若不放心的唤了声“小主”,苏媛眼神示意她,后者才不放心的退出殿内。寝殿的门缓缓合上,苏媛索性跪在了脚踏板上。
元翊看也不看她,负手在后隐忍着情绪,他精心捧高了她,花了这么多时日,结果苏媛就这样来了场病。他正是担心她在年岁前有个意外才特地接到身边来,结果只是不在眼皮子底下一晚,她就生出幺蛾子来。
“玉婕妤这场病打算病多久?”他开门见山。
苏媛知道元翊不似表面上的那般平庸,往日纵容着她与她装傻皆因都是小事,他不愿点破罢了,如今影响到了他的计划,便不愿再纵容了。
“皇上,臣妾无能,怕是参加不上换岁年宴。”苏媛字字清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