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四章 责问

 

苏媛的病来势汹汹,令嘉隆帝十分焦虑,连早膳都没用就守到了苏媛床前,他龙颜大怒,更是直接推拒了早朝。
众朝臣自然忙从金銮殿来到乾元宫请旨觐见,可惜元翊并不搭理,只让李云贵将人都请回去。须臾,左相赵信等人便改道去了慈宁宫,右相陈楷及太傅等几位老臣依旧守在殿外。
元翊问宋医正:“玉婕妤的病怎么样?”
“回皇上,玉婕妤的伤寒有些重。”
“用药,让她尽快好起来,不准误了换岁年宴。”元翊皱着眉,心中烦躁,面色严肃。
宋医正低身为难道:“皇上,玉婕妤是有孕在身的,许多药不宜用,否则唯恐伤及其腹中胎儿。御药房的用药和剂量都是有记录的,便是微臣给玉婕妤用了猛药,他日若被细查,就会知晓玉婕妤这胎存有蹊跷。”他苦着脸,实在有些难办。
元翊知道这话在理,但他原先打算的就是想让自己最宠爱的玉婕妤在年宴上出事,借此来打压瑞王名声的。而实际上许多事都如他计划中的在进行,他将苏媛捧到了一个众多妃嫔都比拟不了的高度,这不只是她的位分,更是人前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然而此刻,他的玉婕妤病了!
坐在高位,元翊凝眉想了想,挥手道:“你先下去,照常开药吧。”
宋医正不敢多言,行了礼跪安。
过了会,李云贵引了宫女进殿,小心翼翼道:“皇上,知菱来了。”
知菱福身,静静的站在中央。
元翊抬眸望过去,询问道:“给朕说说你们小主昨晚都做了什么。”
“回皇上,小主昨儿傍晚突然说想念谢嫔小主,就起驾去了长春宫,还在谢小主处用了晚膳再回来的。不过奴婢听小主身边的梅芯说,小主回来的路上经过延禧宫就进去给贤妃娘娘请了个安。”
“玉婕妤去见过贤妃?”
“是。”
元翊眸色微深,追问道:“你家小主找贤妃做什么?”
知菱摇首,“回皇上,奴婢不知,小主身边的都是由桐若姑姑和梅芯汀兰两位姐姐在伺候,奴婢等往日都不近身的。昨晚小主出门时带了梅芯和汀兰,不过汀兰和小主的轿撵先回的宫。”
“那去把梅芯喊来。”
知菱颔首,“是。”
梅芯听说嘉隆帝召见自己的时候有些震惊,转念就明白了该是为了主子的事儿,忙收拾了随宫人过去。她自然是不会将苏媛和元靖在关雎宫会面的事说出来的,巧妙的隐去这段后,如实将所知的做了通禀。
元翊闻后,低声自语道:“原就是朕的意思,她对贤妃有什么好愧疚的?”说着摇头笑了笑,“隔了这么久才过去,哪还有诚意。”很轻柔的语气,带着几分缠绵,不似生气怪罪,倒像是苏媛在眼前能听到般,俱是揶揄之意。
梅芯听着忍不住悄悄觑了眼帝王,嘉隆帝目光含情,丝毫没有刚刚在小主榻前发怒时威慑人的气场。
“你家小主在贤妃宫里用过吃的?”
“回皇上,是的,小主从延禧宫出来还说贤妃娘娘宫里的蜜茶与皇后娘娘宫里的蜜茶味道不同,似乎更清淡些。”
元翊听了微微点头,“知道了,你先去吧,仔细伺候你们小主。”接着又命人去将贤妃请来。
贤妃心情挺平静的,倒是她的近侍有些急促,压着嗓音小声道:“小主,昨夜玉婕妤是从咱们这儿回去的路上染上的风寒,皇上总不能因为天冷她着了凉就怪罪您吧?”
贤妃没有坐撵,边走边回道:“皇上圣意如何又有什么干系,他想治本宫的罪已非一日两日了,真的想处置我我又岂能拦得住,与其多心,倒不如早些到乾元宫,自然就知晓了。”
“玉婕妤明明还去了长春宫,皇上却只请娘娘过来。”青果语气愤愤。
“谢嫔和玉婕妤感情要好,皇上明面上不过问后宫里的事儿,其实心中都有数,总之我王娅在他心目中早就是个蛇蝎妇人了。”贤妃的语气非常平静。
青果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安慰话好。
到了乾元宫,贤妃进殿,元翊却迟迟不让她起身,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沉默许久才板着脸开口:“贤妃昨晚都和玉婕妤说了些什么?”
贤妃微屈着身,得体道:“回皇上,臣妾不过是和玉婕妤闲聊了几句。玉婕妤说上次误了臣妾二哥的差事心里过意不去,我让她不必记在心上。”
“还有呢?”元翊继续问。
贤妃坦然抬眸:“皇上指什么?”
元翊终于让她起身,正视了她再问:“瑞王府的事,你和她提过多少?”
“瑞王府?”贤妃似是没明白,锁眉蹙眉想了想,“因着臣妾宫中备了蜜茶,臣妾倒是和玉婕妤提过林侧妃的喜好,其他倒是没什么了。”
“只喝茶这么简单?”
贤妃仰头反问道:“皇上觉得还有什么?”见其不语,微微笑了直言道:“皇上是担心臣妾拿林侧妃的样貌和玉婕妤说事儿?物有相同,人有相似,就算玉婕妤和林侧妃容颜相像,皇上还担心玉婕妤不高兴了去?”
元翊语气微凝,“贤妃素来聪颖,自当明白朕的意思。”
“皇上,您宠了玉婕妤这么久,就没有几分真情吗?”贤妃语露讽刺,“皇上待人总是深情款款的样子,以前对韩妃是这样的,对俪昭容也……”
“住口!”闻声,元翊突然站了起来,喝道:“朕说过,不准提她!”
“皇上心虚了?”面对嘉隆帝的瞠目怒瞪,贤妃却毫无顾虑,甚至还向前了两步,望着对方的眼睛道:“俪昭容是皇上心尖上的刺,总是时不时的刺痛几下,皇上总想着羞辱瑞王一回,却总碰不见合适的人选,直到玉婕妤出现。”
“朕让你住嘴!”元翊雷霆大怒,抄起手边的玉盏就砸了出去。
玉盏袭身,贤妃被砸得连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盏中茶水泼湿了她宝蓝色的织锦裙衫,她亦不拿锦帕擦拭,盯着怒容满面的帝王缓缓跪下,字字清晰道:“臣妾失言,请皇上息怒。”
“失言?贤妃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皇上言重了,臣妾只是有感而发。”
元翊弯唇,反问道:“有感而发,请问贤妃是从何有感?朕瞧着你倒是太清闲,竟嚼起舌根来了。”
贤妃无所谓的抿了抿唇,细语道:“臣妾是昨晚见了玉婕妤,见她对腹中孩子的期待有些感触罢了。玉婕妤心心念念着孩子出世的那一刻,可皇上却不会给她那一日,不是吗?”
“感触,贤妃难道还会有悲天悯人之心?”
贤妃苦涩的笑笑,低头掩去眸中情绪,风轻云淡的回道:“皇上,臣妾是个女人,也曾有过身孕,自然能体会玉婕妤将来的心情。当初如果不是意外,如今臣妾的孩子也该像寻常百姓家的孩子会念三字经了……”
听她乍然提起此事,勾起了嘉隆帝对她过去的几分旧情,想要问责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他面无表情的言道:“起身吧。”
“谢皇上。”贤妃站起身,依旧低着头。
元翊警告道:“旧事已过,你不准在玉婕妤面前提起,无论是林侧妃还是、”想起心上人,他的面上带了几分柔情,“还是她,都别提了。”
“臣妾谨记。”贤妃颔首,随后再询道:“玉婕妤的身子,没事吧?”
元翊端量着她,感觉是在判断对方真心还是假意,顷刻摆手道:“你去偏殿看看她吧。”
等人走后,他招来李云贵,吩咐道:“紧着些贤妃最近的动静,贵妃怕是又要器重她了。”
李云贵犹豫着禀道:“皇上,贵妃娘娘似乎要对素嫔小主……”他点到为止,请示得望着主子。
元翊却置若罔闻,声无波澜的应道:“下去吧。”
李云贵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