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三章 生病

 

回至乾元宫,桐若伺候她洗漱后守在旁边,苏媛望着床边的琉璃屏画宫灯发呆。将近岁暮,嘉隆帝予她无尽的宠爱,又宣称她有孕,将她推至了特殊的高度。
孩子的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嘉隆帝不用素嫔而非用她,苏媛思前想后约莫就是因为自己的容貌了。过去在芳华宫时贺昭仪就提醒过,皇上曾经有位深爱的俪昭容便是不堪受瑞王之辱而自缢的。
以元翊的谋虑,隐忍越久,爆发越狠吧?她不信嘉隆帝不恨瑞王,就像先前的战略,让赵相等人自觉理亏了他再出手便可以事半功倍,或者元翊只是想用众人眼中他最宠的玉婕妤换一个君王自主的机会?想着想着,脑袋就有些犯沉。
“小主,就寝吗?”桐若低语。
“姑姑,我还不想睡。”苏媛的声音低柔而无力,洗净铅华的她独坐在宽大的雕花拔步床上,身影在宫灯下拉得纤细而孤单,“姑姑,你在这宫中多年,可曾见过真情?”
桐若模棱两可,“宫里不讲情,小主怎的突然问这个?”
“我今儿去贤妃宫里坐了坐,与她说了会话。”苏媛轻声道。
桐若则面露紧张,想问欲言又止,只眼神复杂的望着她。
“我没事儿。”苏媛从床榻前起身,走到西边的窗前,寝衣迤地,她站了会突然道:“姑姑还是命人准备下热汤吧。”
她刚刚只是简单洗漱不曾沐浴,这会子却又要求,桐若没有询问,“哎”了转身出去传话,等再进屋时见苏媛已推开了朱红镂花的长窗,身姿微倚,如云的青丝披在肩上,偶有几缕随着寒风扬起。
冷风吹散了殿内的暖意,桐若走近了都觉得身子发寒,何况衣着单薄的苏媛。她上前道:“主子,仔细着凉,您如今怀了身子,若是染上风寒可了不得了。”
“夜路清冷,不慎着凉也是有的。”苏媛含笑低道。
桐若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是以之后眼看着热汤送进,眼看着对方特地等水凉了再入水,也不再多言什么,只是面露疼惜。
半夜里,苏媛就起了热,脑袋昏昏沉沉的却又勉强想保持清醒,在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昏睡过去。
汀兰面露焦色:“姑姑,请太医吧。”
桐若摇头,“小主说了,等天亮再请。”
汀兰还欲再道,就被梅芯使了眼色,拉到旁边说道:“你怎么不明白,小主特地要的水沐浴,这会子请太医不是误了她的计划吗?你且小声些,外面都是乾元宫的人。”
“可是小主这样子好辛苦的。”汀兰面色犯苦。
梅芯觑了眼床榻,想起主子从关雎宫出来时面上的失意,轻声道:“小主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你冷静些,别让外头的人看出端倪。”
苏媛躺着只觉得喉间发疼,迷糊着被人喂了许多水依旧觉得难受。她还是高估了自己,后半夜就做起梦来,梦见那年与长姐雪地嘻戏的场景来,又梦见流落破庙时元靖出现在她身前的画面……
嘉隆帝昨夜宿在了毓秀宫,晨起李云贵带着人侯在外面,脸上神色有些着急。萧韵的大宫女青果领着两个小宫女立在及地纱幔前,笑着道:“公公别急,贵人和皇上还没醒呢。”
李云贵回道:“是时候了。”
青果扬着笑意,反问:“公公若日日都这样尽职,皇上先前怎会多日误朝?您别是因着收了谁的好处,便特地来坏我们小主好事吧?”
李云贵许多年没听人这样和他夹枪带棒的说话了,倒是也不动气,正巧屋内传来皇主子的唤声,当下提步撩帘进去。
青果面色不悦,跟在后面。
榻上萧韵面如桃花,含羞欲滴的缠上准备起身的元翊,仗着昨晚的情意开口:“时辰还早,皇上再陪臣妾睡会嘛。”
元翊将她的胳膊从腰间拿开,“你再歇会,今儿就不必去皇后和贵妃宫里请安了,朕得上朝。”他似乎对每个妃嫔都这样温柔,温柔脉脉的。
萧韵难得盼来元翊一趟,怎可能真躺着,起身道:“臣妾伺候皇上用早膳。”话落又吩咐起青果准备。
谁知元翊直言道:“不必了,朕应了玉婕妤,今早陪她去用膳。”
萧韵替他系带的指尖微顿,然还不等她说话,那旁的李云贵就上前道:“皇上,乾元宫传来消息,玉婕妤病了。”
元翊凝目,急问道:“昨儿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病了,传太医没有?”说着竟自个儿动起手来,显然着急得有些无措。
李云贵这才带了刘明等人上前,亲自服侍起来,口中回道:“说是玉小主昨晚出宫去看望了谢嫔小主,回来路上吹了风着凉,已经请宋医正过去了。”
萧韵被挤在旁边,眼见着方才寡淡无情的嘉隆帝满脸焦色关切却都是为了其他女子,心中既羡慕又怨恨。可嘉隆帝满心思都在乾元宫里的苏媛身上,根本没顾忌她情绪,匆匆穿戴妥当后便带人离开了。
萧韵失魂落魄的直接跌坐在墨水兰锦地博古毯上,伤心道:“青果,你说那玉婕妤到底哪里好,为什么皇上眼中就只有她一个?”
青果的脾性是随了她家主子的,争强好胜,闻言忿忿道:“玉婕妤如何能与小主相比?皇上不过是被她一时迷了心智,她那种以色侍人的能得宠多久,就是喜欢耍心机。
奴婢刚刚听贵公公的话,意思多半是被玉婕妤收拢了。皇上之前那么宠着玉婕妤,不说误朝,不上朝都常有的事,他怎么不敢在玉婕妤面前提醒,非要在咱们毓秀宫立规矩?”
“李云贵真这样?”萧韵抬眸。
青果颔首,“可不是,若非奴婢拦着,他就进来请皇上起榻了。”
“好他个李云贵,这样不把我放在眼中,是觉得我不得皇上喜欢吗?”萧韵咬牙切齿,又觉得委屈:“苏氏太过分了,霸着皇上这么些日子。昨儿是我生辰,皇上难得来陪陪我,她就立马上演苦肉计,仗着有孕就装病把皇上请过去,简直欺人太甚!”
她自小娇贵,是文昭侯府里的郡主,纵使家族没落亦不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如今进了宫,被众多出身不如她的人比下去了,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眼眶都红了起来,“昨儿内务府送礼过来,你可还记得那小太监的话?他说下月初三是玉婕妤的生辰,皇上特地吩咐了要盛办。大年初三,正赶上年宴祭祀,这宫里有多少桩事要忙,皇上还给一个婕妤过生辰?”
“小主,地上凉。”青果搀她起身。
萧韵满心恨意,麻木的站起身,喃喃道:“地再凉,也赶不上心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