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一章 界线

 

月明星稀,离除夕不过半月,饶是苏媛闭门不出,亦晓得宫里的热闹。同上回来时不同,那次她刚进宫不久,尾随着韩妃而来,心中既有被发现的忐忑,又有对韩妃元靖关系的好奇。
关雎宫的宫门一如往日的破旧荒废,安详自暗处走出,上前行了礼言道:“玉小主,王爷在里边等您。”
苏媛颔首,拢了拢身上的织锦斗篷,转身从梅芯手中接过宫灯。宫门半掩,她缓步入内,元靖正站在庭中,闻音转身,语气平和:“你来了。”
苏媛依旧给他福身,走近了发现他仍是白日见嘉隆帝时的那身玄色袍子,只不过外罩了件深色大氅。她不由询问:“王爷这么晚还在宫里,安全吗?”
元靖被她关切的话语问得微微一愣,似自嘲般应道:“原来还有人在意本王的安危。”
苏媛适才意识到失态,侧首挪过了视线。
“你是有多莽撞,才会让梅芯直接去找安详,本王不是说过,我不找你,你不要擅自联络吗?你这位玉婕妤宫里多少人都盯着,生怕别人抓不到你把柄吗?”
听着他冰冷无情的话语,苏媛忍下心中不适,望着他说道:“宋医正说我怀孕了。”
“本王知道。”元靖敛了恼意,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宫妃有孕是大喜,你就该更应该注重自己的言行。”
苏媛近步,“可我觉得我并没有身孕,我又不好请其他太医。”
元靖倒不瞒她,盯着苏媛直接反问:“有没有身孕有那么重要吗?皇上说你有,你就有,皇上捧你做宠妃,你就要做出宠妃的样子来。”
原来他都知道,苏媛谈不上是何心情,忍不住再问:“若是皇上要我的性命,我也要配合吗?在王爷眼中,我与韩妃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当初说帮我也不过只是想利用我,对吗?”
“利用你?”元靖最不看好所谓的儿女情长,苏媛心里的想法他不是不知道,但在深仇大恨前谈那些情情爱爱有用吗?
他看着她就像看一个幼稚的孩童,语气凌厉的反问:“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利用,若不是本王,你能进宫,会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到底是没受过苦,若是知晓罪臣家眷为奴的日子是怎样的,你就不会再想那些有的没的。”
苏媛听得后退半步,身形微晃,瞠目诧异的站在原地。他这话中的讽刺,是后悔救了她?却又立马被元靖的话点醒,讷讷应道:“是我失言了。所以,敢问王爷,皇上准备置我于何用?”
元靖望着她,美人肌肤胜雪,容色绝丽,清冷的月光下有种咄咄逼人的美艳。她望着他的眼神清澈而认真,他知道苏媛是信任自己的,更有着依赖,想起嘉隆帝的打算,他避开了对视。
苏媛合了合眼睫,声音几乎轻不可闻:“我这颗棋,王爷是不是已经打算舍弃了?”如同当初对韩妃那样。
或是那次的偶然遇见,她总对元靖与韩妃之间的事耿耿于怀。苏媛总在想,韩妃若从最初就是元靖安排进宫的,那在她得知自己有孕并有危险时来找元靖求救,他到底是怎样拒绝的……是否会像等会打发自己一样?
冬夜的寒风呼呼的,吹在脸上冰寒刺骨,元靖望着远处淡淡道:“林媛,我不是你在这所深宫里的依靠,你不能将希望寄在我身上。你觉得皇上要弃你,那你该让他舍不得弃你,他觉得你还有其他的价值,自然就会另眼相待,我早与你说过,不只是要做后宫里的宠妃,更要做皇帝心中的宠妃。”
他像是耐心极了,转过身徐徐再道:“除了皇上,在我面前也是如此,你知道我有野心,一如我明白你的复仇之心,所以我没有那么多感情浪费在怜香惜玉上。我能送你进宫,但不保证你在宫里会如何,能否生存下去都是你自个儿的造化。可若是你于我有利,他日你有困难时不用你来找我,我自会救你,清楚了吗?”
苏媛颔首,目光黯然,喃喃的应道:“清楚了。”
元靖都说得这样直白了,她还怎么能不清楚?或许从最初就是她多心,心底里存着侥幸,觉得元靖到底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顾,因而总以为走到不绝地。
半晌沉默,庭中只余风吹残叶的声响。
她骤然又开口:“兵部尚书府王家是否要垮了?”
“你知道些什么?”元靖没料她转移话题如此之快,前一刻还期待着自己援手,转念又打听起朝事,不免惊诧:“皇上和你提过王家?”
苏媛摇头,“皇上怎么可能和我说这些,我是看着皇上先后派了萧世子和谢侍卫出宫,又亲自给萧贵人办生辰。我再愚钝,这风向变不变总也能感应得出来。”
“王家势大,皇上想动他们很久了。”
“这其中也多亏了王爷替皇上出谋划策,不是吗?”站的久了,提着宫灯的手冻得僵硬,苏媛朝庭中的圆形石桌走去,将宫灯放下,双手不由互相搓了搓。
“本王替他办了事又如何,太后怎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本王干预朝政?”元靖苦笑。
“但皇上都记在心里,不是吗?萧世子是王爷的表兄,文昭侯府有东起之势,他日便利的还是王爷您。”
苏媛说着想起萧韵,淡淡再道:“皇上表面对萧贵人不冷不淡的,我像是风光无限,可这后宫里的风头又不是好事。皇上没有格外优待萧贵人,却是真正替她考虑过的,诚如谢嫔,因着她们的母家,皇上才不会随便动。”
这话像是不带丝毫情绪,没有元靖想象中的自怨自艾,也没有故作驳他同情的楚楚可怜,平淡得只是在陈述事实。
他思忖得有些失神。
苏媛却又道:“王爷,起念寻郎中确诊的事是我糊涂了,以后不会再为这样的事烦劳您了。这是我回京的第一年,天儿再不好,也总是得熬过去的,否则怎么看明年的春花?”
她微微一笑,复又提起宫灯,举步欲走。
“林媛。”元靖突然开口。
苏媛顿步,转过去福身启唇:“早就没有所谓的林媛了,王爷今晚怎自己糊涂了?”
他似是有些不忍,犹豫再三却还是没将那话说出口,只叮嘱道:“自己保重。”
“会的,王爷也是。”
出了关雎宫,梅芯随上步,接了宫灯关切道:“小主,王爷怎么说?”
苏媛摇头,“他没说什么。”
梅芯惊诧,“这怎么可能,王爷不会置小主不顾的。”
苏媛停住脚步,侧首望着她反问道:“王爷已为我铺了路,可这条路走不走得下去还是得看我自己,他又为何要顾我?梅芯,你与我都天真了,他怎可能因我就改了自己的计划。”
苏媛深知,元靖走到这一步亦是不易,他能取得嘉隆帝的信任必定花了不少功夫。苏媛不知那位韩妃于他来说到底算什么,但能为他付出性命的,想来二人间亦有一段故事。
元靖不是心软之人,她想了想,怨人不如自怨,求诸人不如求之己。苏媛望着前方的宫道,轻言道:“前面不远,就是延禧宫吧?”
梅芯随着她的视线望过去,应道:“回小主,是贤妃娘娘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