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十章 信任

 

霜雨天气,松腰玉瘦,泉眼冰寒。苏媛是有心走走的,从永安宫到长春宫并不远,只是乾元宫的宫人受了嘉隆帝的吩咐,生怕贵重的她走路累着摔着,最后还是备了轿撵过去。
许是阵仗过大,惊动了宫人,她到的时候,谢芷涵已得了信等在宫门口。苏媛从撵上下来,她上前唤着“婕妤姐姐”并行了礼,这感觉并不好。
两人进殿,苏媛唯恐眼前人与自己生分,谢芷涵倒还真故意扬着声抱怨:“皇上将姐姐藏在乾元宫里,如今可是想见一面都难,我昨儿过去还被李云贵给拦了出来。”
她娇嗔着,语意俏皮,自然不是真的介意,低首又望向眼前人,视线转向其腹部,伸着手想去摸一摸,含笑憧憬道:“姐姐要做娘亲了呢。”
苏媛松了口气,听她提起孩子,倒不知该怎么和对方说,毕竟也不好说。眼看着谢芷涵虽嘴上抱怨,但是真心替自己高兴,心中欣慰无比。
拉着对方的手,苏媛解释道:“昨儿你去的时候我正打了个盹,醒来听宫人说了才知你来过看我,这不今日马上就过来了吗?”
姐姐待会留在这用晚膳好不好?”
苏媛摇首,“待会我得回去。”
谢芷涵便不高兴了,“为何?我可听说了,皇上去毓秀宫陪萧贵人过生辰了,姐姐回乾元宫也是独自用膳的。”
其实苏媛来长春宫一是想见谢芷涵,二来也是给乾元宫的人一个由头,待会儿好悄悄往关雎宫去。她并非不愿在这里用膳,但元靖约的那个时辰……
谢芷涵拉着她的手委屈道:“皇上如今可紧张着姐姐,像是怕丢了般,日日都要看着,往常都不肯放您出来。待会姐姐走了,再见面也不知何时了。”
“涵妹妹可不要用这伤感的语气,说的好像我回去后咱们就再也见不到了一般。这样,让你宫里的人去御膳房传话,酉时前送来,我就留这儿。”
谢芷涵很惊喜,连忙唤了闻霜去传话,转身又问:“怎么那么早?姐姐待会回乾元宫还有事吗?”
“倒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我连日都待在宫殿里,想外面走走,便将轿撵遣了回去,待会打算踱步回去。”苏媛轻描淡写道。
谢芷涵则提醒她:“那姐姐路上要小心,等会让人多点盏灯。”
“没事儿。”
谢芷涵又道:“皇上果真在意姐姐,明明素嫔与你都有了身孕,却独独给你晋封又赐居乾元宫,素嫔那儿好生萧条,我听说素嫔因着这个还砸了宫里的两个琉璃花樽,生了大气呢。”
“皇上虽没优待她,但宫里有的是心疼她的,相较我的盛宠,未必就不好。”苏媛模棱两可道。
殿内留了两人的近侍,谢芷涵将前阵子王贤妃来找她时说的话告知对方,正色道:“姐姐,我总觉得贤妃的话有些深意,你要多留心。”
“贤妃说的没错,皇上身下无子,自然不会是天意。这宫里每年有孕的妃嫔不在少数,却没有能生下来的,涵妹妹你长在京城,自然比我明白。”
谢芷涵确实明白,抓紧了对方的手低道:“瑾贵妃专横,她没有生下皇子前怎么会容许别人生。早在皇上还是太子时,她便害了东宫许多美人良娣,姐姐你要当心。”
苏媛抿唇,“我每日都在乾元宫,她总不能在皇上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这也是,皇上必定都知道,所以格外照顾姐姐。”谢芷涵放心了些,“皇上特地作此安排,必然会护住你的。”
苏媛闻言在心中暗问,元翊会护自己?答案是不定的,她现在连嘉隆帝到底要做什么都不清楚,还得盼着元靖告诉她。
难得过来,她并不想谈这些烦心事,就问了下谢芷涵的近况。
谢芷涵略有心虚的挪开眼,“我就是整日待在宫里无所事事,学着绣花呢,除此就是盼着除夕母亲进宫来。”
苏媛凝视着她,追问道:“涵妹妹有心事?”
谢芷涵抬眸看了她眼,转首望向左右,咬着唇犹豫,最终还是挥退宫人。等殿内就她们俩时,小声的开口:“媛姐姐,那个人是宫里的侍卫长,姐姐你也见过了对吗?”
深宫无秘密,何况那日抬御撵的人都被嘉隆帝处置了,那宫人自然也知晓苏媛在回宫路上差点摔着的事,易索救驾的事必然也瞒不住。
她暗暗叹息,点头道:“那晚我从海棠苑回宫,路上抬轿的太监走路没稳住,是他及时抬住了轿杆。”
谢芷涵便笑,“我知道,姐姐你说在宫里遇见个熟人是多么难得?”
苏媛忍不住点醒她:“可我们并不认识他,算不得熟人。涵妹妹,你别怪姐姐说话直接,皇上好几回召见姨父进乾元宫,又命你哥哥出去办差,你想想那日为何王贤妃会突然来找你。
侍郎府树大招风,你和我不同,在宫妃眼中我只是个受宠的婕妤,并不曾荫泽家族的,苏家根本不值一提。但谢氏家族的命运前程与你是息息相关的,你父兄在前朝得皇上亲睐,必然就碍着了某些人的眼,我担心你哪日被人算计了去。”
“姐姐的意思我都知道,我不会连累父兄的。王尚书早就对我父亲不满,我是知道的,我进宫后贤妃表面对我拉拢实则提防得紧,我不是个糊涂人。”
“你能想明白就好。
“可是姐姐,你就甘心这一辈子都待在宫里吗?”谢芷涵问。
苏媛怔然,惆怅道:“你终究还是不愿认命。”
“自然是不想的,姐姐难道就没有所想追求的?进了宫我们都身不由己,但并不妨碍我自己的追求,姐姐别看我往日任性,我都知道进退。”谢芷涵牵强笑道。
气氛莫名的有些凝滞,好在没多久宫女进殿掌灯,二人同用了晚膳。膳毕谢芷涵送她出宫,“媛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矫情,明明已经进了宫,可有些念想总断不掉。”
苏媛听得心疼,这样的谢芷涵是不该属于这座宫廷的。若非当初她需要个理由入宫,便不会有流离山的事……闭上眼又睁开,苏媛冲她笑道:“你怎样都是我妹妹。”
“嗯,不管这宫里其他人如何,我们永远不会被人挑拨离间,姐姐无论何时都要信我。”谢芷涵笑得恬淡天真。
苏媛望着她,亦笑道:“好。”
桐若被她打发先回乾元宫的时候虽然有些疑惑,但并没有追问,而是很顺从的领了宫人先走。
梅芯提着六角宫灯引路,还略有担忧:“小主,我们就这样过去会不会不妥,王爷应该都安排过了吧?”
“应该吧。”苏媛没有多想,在她心里,元靖处事周密,是值得她信任与依赖的,她从未怀疑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