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九章 谋划

 

本以为要过上两日才能见到恭王,没想到第二日元靖就进了宫。嘉隆帝带他去了乾元宫办理政事的主殿,听他禀话。
元靖立在下方,恭敬答道:“瑞王已经启程南下了,今早下朝后回府收拾了东西,未时就出发离京了。”
元翊坐在龙椅上,面色凝重:“南边的灾情早就得到了暂缓,这会子打着亲王亲自治灾的名义去捡个现成功劳,可真是好算计!”
“赵相终究是忌惮您派了远笙去定海。”
元翊冷笑,“他王宏熙自己作战不利,军饷又在他的边境范围内被劫,朕派人前去彻查难道不该?朕不理朝事二十来日,凡事都交给赵相做主,他就这般替朝廷谋划,以致定海军士被严雪所困,江南灾情泛滥,朕这时候派几个人出去,他赵相拿什么谏言说不准?”
早前左相赵信派了亲信将军饷和物资送往定海,却在刚刚抵达边境时被莫名人士劫走,适逢时降大雪,王宏熙军中军心动荡。
为安军心,定海守将曾广志私自带人开了库房,被发现大将军王宏熙私扣军饷数十万不发。他不顾军令直接上奏抵达天听,道军中纪律懒散懈怠,有故意延缓作战之嫌,嘉隆帝知晓后当众责骂了兵部尚书王茂,又命萧远笙前去彻查并指挥作战。
这些事虽是由他们暗中操作,那批被劫的军饷被改送去了江南,由谢维锦分发给百姓。只是这等造福百姓的事却不能公诸于众,嘉隆帝坐在金銮座上依旧只能听百姓埋怨他昏庸无能的骂声,如今更是眼睁睁的看着太后与赵信让瑞王去赢了这份民心,心里不可谓不气。
这就是受制于人的无奈,明明最早前商议国事时,元翊便想将银钱用于江南百姓的,结果被赵相及兵部户部那几个人强势拨去了定海。他身为帝王,却无法分配国库银钱,于朝事不能做主,可不是要终日醉生梦死,等着满朝文武屡次劝谏求他上朝嘛。
这招以退为进,看似元翊得了上风,但终归还是没有事事如意。
元靖深知其所想,低言劝道:“皇上心系百姓,如今只是一时误解,将来赵氏和王氏等豺狼之心早晚公诸于世,世人会知晓您的英明。”
“你道朕是为这些虚名耿耿于怀?”元翊暗嘲:“太后昨日突然召见左相与瑞王,今日上朝时左相便举荐瑞王前往江南治灾,连瑞王自个儿都主动请缨,自然是太后对他们都分析了利害。五弟,朕派维锦在外的所作所为,太后同赵相当是知晓了。”
元靖不疾不徐的应道:“大批银子暗中赈灾,这种事本就瞒不了,早晚的事儿。不过赵相未曾与皇上来讨论深究军饷被劫的那件事,应该是知道什么叫做息事宁人。”
“追究军饷?”元翊语气讽刺:“护送军饷的是他赵信的亲信门生,拨出军饷的是户部的赵长进,军饷是在定海境内被劫,责任在他王宏熙,这事儿赵家和王家敢追究吗?”
此刻元翊容上有着帝王运筹帷幄的自信与气势,不是人前沉默无建树的嘉隆帝。他拿起御案上的奏章递出去,“这是定海守将曾广志与边防将士们的联名,其中细数了王宏熙这近年来的五条重罪,贪私军银、暗征赋税、欺杀乡绅……”
元靖上前接了一眼扫过,笑了道:“皇上正可以借这回事除了王宏熙,逼他交出兵符,王家没了他,还不是任由皇上拿捏?王宏熙向来好高骛远,每每凯旋总觉得功劳都是他一人的,对底下将士毫无仗义可言,王家军中早已人心涣散。”
“是可以办了王宏熙,前提是远笙给朕打一场漂亮的仗回来。”元翊语气激动,充满期待。
元靖微微弯唇,合了奏章拱手道:“皇上无需多虑,远笙的行军布阵能力您尽可放心,当年他便得镇国傅将军赞赏,六年前的青蛮之战中提用反间围攻之计的就是他。当年若不是受了臣弟与母妃的牵连,也该名扬天下了,不至于默默无闻的。”
元翊自然查过萧远笙,知他所言非虚,抬手道:“多亏你替朕在外谋划,事情才能这样顺利。”
“皇上英明睿智,是赵相与王茂奸佞独断,收回政权是迟早的事。”
元翊后仰了身子,对这话未置可否,只继续道:“瑞王这时候离京也好,逸轩在护都营里凡事都被他的人盯着,如此倒是方便许多。”
元靖则道:“臣弟听说,瑞王将他身边的郭勇郭副将留在了城内,名义上是护卫侧妃,实际上暗掌护都营,陈翼长怕是施展不开。”
“你这话可就错了,林侧妃与护都营在瑞王心中孰轻孰重?他将郭勇留下,为的就是护卫林氏,林氏刚进王府那年的事你给忘了?”元翊笑意吟吟。
元竣是在慈宁宫外跪求了几日才光明正大娶的林氏进府,太后当年不满亲子沉迷女色,某日趁着瑞王外出狩猎时召了林氏入宫。可不知谁通风报信,瑞王从猎宫赶回,当时举着马鞭一路冲进了慈宁宫,同太后大动怒火。瑞王知道,太后从没有打消过除去林氏的心思。
元靖似乎很难理解元竣的那种痴情,为了个女子不顾一切的疯狂,在他眼中是极不理智的,语气淡淡道:“若真这样,那郭勇也好对付。”
“留着郭勇,瑞王不在京中,总要有个人担了那份罪责。”
元靖神色微顿后恍然,面露钦佩:“皇上深谋远虑,臣弟思虑未周。”
“不必自谦,你的能耐朕都清楚。”元翊笑笑,又打听了几句年宴和祭祖之事,元靖均逐一答了。
两人谈着事儿,早前奉命去毓秀宫给萧贵人送生辰礼去的内务府张永义前来复命,同行的还有萧贵人的宫女青果,传达了她家主子对皇上的感激与情意。
元翊便和气回道:“告诉你家主子,朕晚上过去。”
青果便满脸喜悦的退了出去。
嘉隆帝这才同元靖说道:“临近年关,战前和江南都吃紧,萧贵人的生辰宴简单了些,等远笙回京,朕再大封她。”
“皇上苦心,远笙及萧贵人自当理解。”元靖替萧韵等谢恩。
偏殿内,苏媛等着消息,梅芯去找安详还没有回来,心中不免焦急。她已许久不曾同元靖联络过,也不知他会不会因所谓的避嫌而拒绝,苏媛困在这深宫之中,所能得到的信息太少。
桐若从外进殿上前了回话:“小主,皇上今晚去萧贵人宫里。”
萧韵?苏媛“哦”了声,“知道了,今儿她生辰,皇上是该去的。”何况嘉隆帝明显有抬举文昭侯府的意思,前朝牵着后宫,萧韵总不会一直是个小小贵人。
桐若怕她不高兴,劝慰道:“小主不必在意,皇上让您住在乾元宫里,这是哪宫主子都没有的待遇。您怀着小皇子不能侍寝,皇上也不去其他小主宫里,待您才是真情分。”
苏媛倒真没吃醋,哭笑不得道:“姑姑,我没有心里不舒服,真没有。倒是萧贵人生辰,你替我选份礼物送过去。”
这下轮到桐若惊讶了,不过只是瞬间,继而应了话。
苏媛再道:“我待会去长春宫看望谢嫔,皇上答应了除夕那日允谢夫人入宫的,涵儿昨日来找我适逢我在午睡,她没能进来。”
“皇上是心疼小主,怕人打搅了您。”
苏媛淡笑,元翊到底是何心思还真说不透,她腹中的孩子大概是莫须有的,打着宠爱的名义将她安排在身边,不准人打搅,怕不止是搅了清静那么简单。
梅芯许久才回来,意料之中的元靖拒绝了她的请郎中说法,却又意外的让她酉时三刻去关雎宫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