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八章 相谈

 

她轻轻唤了声“皇上”,嘉隆帝闭眼再睁眼,冲她浅笑了笑,随后伸出手:“过来坐。”
他的掌心劲实而温暖,苏媛坐在帝王身侧,听他轻声说起往事:“世人皆知,朕并非太后亲生,她待瑞王与朕自然是有异的。天道尚且有不公的时候,何况人心,对不对?”
苏媛与之对视,见元翊并不曾看她,心知其只是想要个倾听者,便没有开口打扰,只静静听着。
“朕的母后孝贞太后薨逝时,朕才刚开始记事,当时宫中好些位高权重的妃嫔都想抚育朕,无论是有皇子的还是没有皇子的,都想做太子的养母,便是恭王的母妃萧淑妃亦有此念,但先帝却将朕交给了太后。”他说着,低首问道:“玉婕妤可知是为什么?
苏媛看着他摇头。
“太后主动请旨,将幼年的瑞王送至太皇太后身边尽孝,直言从此尽心抚育朕,先帝是以选中了她,这是取舍,亦是交易。”
元翊话落突然笑了,坦言道:“朕的太子之位是先帝念及同朕母后的情分封的,彼时皇子们年龄都小,先皇又正值壮年,将来如何谁说得准,但太后果断向先皇表了态,在她心里真正辅佐调教的人选是朕。”
苏媛愕然,以亲子换他人之子,过于狠心无情,赵太后当年竟然肯?那番举止,无异于直接将瑞王元竣的争储之路封死,怪不得先帝生前对她信任无比,总赞皇后品性贤淑,温婉宽厚,以大局为重。
她突然不知该说什么了。
“太后对朕果然视如亲子,百般眷顾。昔年萧淑妃势大,恭王既得先皇宠爱,又得民心,在朝中呼声极大,相较朕的碌碌无为,是太后不曾放弃朕,替朕稳固了太子之位。”
这些事众人皆知,本不是秘密,但苏媛没有想到元翊会亲口说出这些,还是同自己。她有些惊诧,有些感慨,面上则中规中矩的接道:“太后与皇上舐犊情深。”
“是的,太后对朕恩重如山。”元翊笑得诡异,又问:“玉婕妤明白朕的意思吗?”
苏媛自诩聪慧,早知道嘉隆帝与赵太后貌合神离,表面母子情深,实则对太后与赵相的专权颇有怨恨。毕竟,他的亲政终究只是表面上,实际并无实权,否则早前也不会大发雷霆并拒见朝臣了。
但此刻他竟然诉说赵太后对他的好,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故而小声答道:“皇上惦记太后恩情,觉得愧对了瑞王爷,因而对瑞王颇多纵容。”
元翊闻之一笑:“你倒是会说话,将瑞王给朕的委屈说成了朕对他的包容弥补。”
他随口而谈的语气,并不较真,苏媛亦放松了情绪,顺着话应道:“本就是皇上宽容。”
“你这话朕爱听,只是朕能否宽容是一回事,是否宽容又是另一回事。瑞王屡次顶撞忤逆朕,与不与他计较是看朕的气量,能不能与他计较却是看朕的威严。”
他这绕口令般的话没将苏媛绕糊涂,倒是将她绕沉默了。嘉隆帝讲了许多赵太后对他的恩德,却又指控瑞王多次冒犯他,这到底是想对他们母子如何?
似是知晓她内心所想,元翊抚着其面颊再开口:“若有朝一日,朕需要玉婕妤的帮忙,你可愿意?”
他本以为会听到妃嫔为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流的慷慨陈词,没想到自己的玉婕妤却沉默了,半晌不答他话,于是嘉隆帝重复追问:“玉婕妤不愿意?”
“皇上有用得着臣妾的,是臣妾之价值所在。”苏媛一本正经道:“您是皇上,若有安排,臣妾自然只能遵旨,诚如那次护都营人选抽签之事,皇上何以要问这愿意不愿意一说?”
“到底是牵强,并非自愿啊。”元翊闻言后,凝视着她悠悠道。
苏媛亦不辩解,反言之:“臣妾记得,皇上曾问过臣妾是否怕死。”
元翊好整以暇的点头。
“臣妾说怕。”
“所以?”元翊突地笑了,笑得眸眼弯起,连唇角都扬了起来,与先前的严肃大相径庭,是真的心情很畅怀。
其实嘉隆帝经常对着她笑,但是笑容中总携着几分威严,是那种表面和煦实则拒人千里的笑,不容人真正触逆的笑,带着帝王与生俱来的威慑。
因而这段时日以来,苏媛伴驾时实则都小心翼翼的,嘉隆帝决定不了前朝要事,但对后宫妃嫔的命运还是信手操纵的,尤其是如自己这种没有强大母族支撑仅凭其宠爱而活的人。
嘉隆帝时真时假,苏媛应付得并不轻松,总要把握着度,不敢在他要明确答案时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她莞尔一笑,灵眸眨了眨故作轻松道:“所以,君要妾死妾不得不死,自然万事由皇上做主。”
元翊眸角敛起,收回手沉默片刻才道:“既如此,朕便做主了。”他没有说到底做主何事,接着再添道:“夜深了,玉婕妤跪安吧。”
苏媛见其恢复了如常面色,颔首后顺从的福身退了出去。
回偏殿洗漱后,她将梅芯留下,“你想法子传信给王爷,我想要请个郎中瞧瞧。”
梅芯自是紧张,视线下意识的望向主子腹部,“小主是哪里不舒服,奴婢去请宋医正过来。”
“不必请宋医正。”见她眼神迷茫,苏媛言道:“他是皇上的人。”
梅芯不解,试探道:“那奴婢去太医院找朱太医?”
苏媛还是拒绝,“不能将他牵涉进来,朱太医如今全心替素嫔保胎,我与素嫔被认同期有孕,召见她的保胎太医做什么?他日若素嫔有个好歹意外,我秘密召见朱太医的事被人发现,只会惹人非议。”
梅芯点头,“是奴婢顾虑不周了,王爷近来倒是常进宫,奴婢可以趁着他面见皇上时偷偷给王爷身边的安详传话。”
“嗯,你口头传话即可,勿用纸条留下证据。”苏媛凝色吩咐。
梅芯如今不敢多问了,就是好奇也只憋在心底,伺候眼前人上了床,又将层层帐幔放下。
苏媛躺在床上,右手轻轻抚上小腹。纵然她不曾为人母亲,但女子天性,有些事自己是能察觉得到的,她没有丝毫有孕的症状和不适。
宋医正说她有孕的前两日,朱允还在永安宫替她把过脉,若当真怀了孩子,他怎会不说?
然而宋医正是当着嘉隆帝的面声称她有喜的,欺君这种事宋医正敢做吗?无非是受命于人,苏媛心知,这个“孩子”是陈皇后与嘉隆帝想她怀上的。
她想证实这件事有些时日了,若非刚刚嘉隆帝的那番话也不会下这个决心。这阵子她和元靖虽总有见面,但都是当着元翊,并没有交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