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五章 酸楚

 

苏媛有了身孕,最感到恐慌的便是瑾贵妃了,她强忍着妒忌没去找她麻烦,就为等着年关设宴那日,谁知竟然有了身孕。
钟粹宫内,她恼怒的朝王贤妃发脾气,“苏氏怎么会怀孕,她怎么能怀孕?啊!”
王贤妃谨小慎微的陪在旁边作答:“娘娘,苏氏日夜都与皇上在一块儿,听说皇上近来荒废朝政,都只陪着她听曲儿赏舞的,这好事自然就被她占去了。”
“专宠也就罢了,如今更是挪了乾元宫的侧殿给她,凭什么!”她描金绘蓝的护甲抠着楠木几面,咬牙狠戾道:“接二连三的怀孕是吗,素嫔有了,她苏氏也有了,唯独本宫没有!皇上的长子必须由本宫来孕育,苏氏是嚣张不了多久,但素嫔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这模样,像极了当初刘太医悄悄将韩妃有孕的消息传来时她甩手望着自己说话时的表情。
王贤妃沉默颔首,自己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这后宫里,她赵环没有生下孩子,便不会准许旁人生下,然而偏偏眼前人多年得宠就是毫无子息,自个儿不能生,还非害得旁人都不能生。
王娅在心中暗暗腹诽,瑾贵妃盯着她便问:“听说林侧妃在皇后宫里见过玉婕妤了?”
“回娘娘,是的,听皇后身边的金雀说林侧妃当众为难了苏氏,茶水泼了她半身,苏氏连句质问的话都不敢说。”
“她倒是真识相,上回在本宫宫里还伶牙俐齿的。”瑾贵妃满面嘲讽。
王贤妃便奉承:“苏氏多半是打听过了这位林侧妃的厉害,不敢招惹。”
“她不招惹又如何,就她那个脸蛋儿,瑞王见了不会高兴的。”瑾贵妃提起这事就充满期待,连带着怒气也低了,“昔年瑞王调戏皇上的俪昭容,俪昭容自缢后皇上不敢发作。但等瑞王看见苏氏,必会以为皇上在肖想他的女人,依着瑞王的脾气,怕是没这么容易了!”
“可是如今苏氏这样得宠……”王贤妃支吾道。
瑾贵妃冷眼横过去,“她得宠又如何,皇上还能为了她公然与瑞王翻脸不成?再说,当初是你让本宫忍的,本宫如今忍了,若是最后不能借瑞王之手除了苏氏,你且想想怎样与本宫交代吧!”
王贤妃垂首恭敬的立着,又听了会子对方的责骂才退出去。等到了外面,她仰头望着漫天无星的苍穹,想起自己多年没有孩子,抿紧了双唇走下台阶。
孽事做得多了,还指望上天眷顾?
王娅暗自冷笑,绝了自己的育又如何,那些个肮脏事让自己做了又怎么样,赵环早年在东宫时沾的人命还少吗?
她扶着近侍的手,语气惆怅且失意:“东银,本宫终究是没有翻身日了,从我入宫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被她操纵一辈子。”
贤妃口中的“她”,自然就是瑾贵妃赵环。
东银是陪她入宫的,所有事都看在眼里,搀着对方缓步往前,宽慰道:“娘娘,来日方长。”
“来日?”贤妃摇头,“这宫里,皇后有来日,贵妃有来日,素嫔和玉婕妤怀了龙子也有美好的来日,但本宫的来日在哪?东银,你可记得,皇上有多久没进本宫的延禧宫了吗?”
“娘娘,这都是一时的,如今玉婕妤得宠,皇上为她冷落了各宫主子,不单单是您。”东银柔声说着,自己却低下了脑袋。
贤妃便笑了,眼神透着凄哀,“你不用说这些虚话来哄我,自打本宫的二哥被流匪擒住,皇上对王家便没有过去那么倚重了。父亲在兵部也不得力,皇上上个月私下召见了兵部侍郎好几回,竟是越过了父亲这位尚书,王家的处境堪忧啊。”
“娘娘慌什么,等大将军凯旋归来,咱们就扬眉吐气了。”
“大哥,”贤妃低喃着,“定海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原先皇上就总催着前线,这回的作战时间太久了,朝廷拨了好几批军饷过去。我记得前阵子,因为军饷的事,皇上当众甩了父亲颜面,父亲在乾元宫门口跪了一个下午,皇上都没有出来见他……”
那天天下着雨,她借给嘉隆帝请安去乾元宫,自己年迈的父亲与几名亲信跪在宫门外请皇上息怒,皇上却在殿内同苏氏饮酒赏舞。
思及此,贤妃停住了脚步。
东银便问她:“娘娘,怎么了?”
“苏氏有孕,本宫还没有去探视过。”她说着望向永安宫的方向。
东银犹豫着提醒道:“娘娘,玉婕妤如今住在乾元宫,皇上吩咐了不准任何人前去打搅,道各宫主子探视恭贺的礼儿只送去永安宫便可。”
贤妃听得心里难受,叹气道:“是有这样的旨意,本宫怎么给忘了……皇上可真宝贝苏氏啊,不准任何人打搅,苏氏从芳华宫迁到永安宫,如今又藏在乾元宫,这是要金屋养娇吗?”
她忍了忍心中酸楚,感慨再道:“皇上多情,对新欢从来就不吝啬宠爱,唯独对本宫。本宫刚进宫的时候,皇后是太子妃,贵妃还是得宠的太子良娣,本宫也是良娣,皇上待我却从来都无比冷淡的。”
“皇上怕是忌惮娘娘的父兄。”东银小心翼翼道。
贤妃自嘲,“是啊,王家掌着兵权,皇上于情于理都不能太冷落我。我刚进宫便是良娣,谁见着本宫不客气几句,便是皇后当初对本宫也是礼待有加,只有她赵环。
终究还是本宫想错了,总以为有王家在背后支撑着,她赵环顶多就是牵制我,终究不敢拿本宫怎么样。”
可是,那碗绝育的药,真的是苦。
苦的还不是滋味,而是知道真相后的自己还只能为她所用,因为王家依附着赵家。纵使王家掌着兵部与兵权,但是赵相哪日真的要动王家,王家就只能为人鱼肉,根本反抗不得。
赵环不让自己生孩子,原是以为她顾虑自己有了孩子后地位巩固超越了她瑾贵妃,没想到赵环根本就是个疯子,除了当初本着抱养秦妃孩子而纵容生下的小公主,其他妃嫔无论出身贵贱,赵环都不准她们诞下皇子。
贤妃本还计划着用素嫔之子来提高自己在宫里的地位,想来也是不能了。她拢了拢身上的薄裘,“冬日天寒,本宫去长春宫看看谢嫔。”
“谢嫔刚进宫的时候娘娘对她多好,若非您照拂着,就她新人得宠后的那个姿态,还不得吃亏?她倒是好,娘娘母家有事儿,一趟也不来看您。”
贤妃望了眼东银,摇首道:“她有苏氏做姐姐,来看本宫这个不得宠的贤妃做什么?再说,我王家有事儿,他谢家在皇上面前可得宠的很,前儿父亲还说皇上将谢嫔的哥哥秘密遣派出京了。”
“没道理谢家这样恩将仇报的,当初谢侍郎还是老爷提拔起来的呢。”东银语气忿忿。
贤妃只是苦笑,“物是人非,当初已过,世人看的只是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