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四章 有孕

 

傍晚嘉隆帝果然来了永安宫,刘明早早就过来传话,道万岁爷要来用晚膳,让她尽早预备着。
汀兰取了膳食单子给她过目,又问她菜肴的分布位置,苏媛有些头疼。她与元翊倒共膳过多回,只是素来不曾仔细留意过他的口味,一时间竟记不起他有哪些忌口和哪些偏爱。
“小主?”汀兰轻询。
苏媛只好道:“平时怎么摆,就怎么摆吧。”
汀兰领命退下。
桐若便上前问:“小主,这菜肴总得摆出个心思来,才能让皇上感受到您对他的重视与在意啊。”
苏媛被说的有些心虚,“嗯,以后我多留意些。”
元翊确实没什么忌口的,但口味总有偏好差异,往日去妃嫔宫里用膳,都恨不得将他喜欢的全堆眼前来,可不会讲究什么菜色分摆交错。
进了这永安宫,他就察觉到了某人心虚,因为相较平时殷切了许多,总替他布菜,又留意着他是否有用。
元翊握住她的手,“玉婉仪不必忙活,自己多用些才是。”
苏媛挣了挣手腕没挣开,抿唇红着脸低声回道:“臣妾伺候皇上用膳,是应该的。”
前朝的事进展顺利,元翊心情极好,闻言笑着调侃她:“往日怎不见玉婉仪如此贤惠,今儿个待朕格外特别些?”
“往日是臣妾疏忽。”
他不放手,反而用力将她拉了过来,搂在身前细问:“听说你召了太医,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昨晚受到了惊吓?”
苏媛被拽坐到他腿上,想下来元翊却不肯放手,她为难的望过去唤他:“皇上。”
他目光如炬的望着她,“朕在。”
殿内还有服侍的宫女,她身子僵硬,元翊有些弄不明白她了,往日在乾元宫当着众人都不这样的,怎么私下里反倒是尴尬害羞了?像是觉得有趣,他挥手遣退了宫人,暧昧的问她:“不喜欢朕?”
苏媛只得答了他先前的问话,“回皇上,臣妾昨夜有些失眠,所以请朱太医过来瞧瞧,倒没有被吓着。”
“当差的人不仔细,打杀了便是,你就是太善良。”元翊风轻云淡的说道。
苏媛微愣,打杀了?她目露不解。
元翊即道:“小唐子抬撵失职,害你差点摔下来,这样的奴才怎能姑息,你犯不着饶他们性命。”
苏媛震惊,又很快的挪开眼,避过其眼神。
她正想让人去打听小唐子的底细,昨晚施恩,自然是想着来日收为己用的,没想到人已经被元翊处置了。
苏媛不确定元翊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随口应道:“还好,臣妾没有被吓着。”
“没有被吓着,那是为何失眠?”元翊脸上笑意更浓,亲昵的凑上前,“哦”了声再道:“媛媛是怪朕了?昨夜明明是召你在海棠苑侍寝的,结果遣了回来,所以才孤枕难眠?”
“臣妾没有。”他的热气呼在脸上,还带着酒意,苏媛很不习惯。
元翊重复:“当真没有吗?”
苏媛不懂他今日为何这般磨人,双颊羞红,竟不知如何接话。
他便抚着她的脸,目光迷离朦胧,许久都没有说话。半晌,他开始喂她喝酒,一杯又一杯,亲自斟酒送到她嘴边,不容拒绝。
苏媛很少喝酒,酒量并不好,生怕喝醉了说错话,只是瞧着嘉隆帝的阵仗,似乎就是为了将她灌醉。
不得已,趁着还有几分清醒,直接歪头靠在了他胸前,装醉。
元翊望着身前的美人,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才抱起她回殿内榻上。两人齐齐跌在床上,他望了眼床几案上青花白地瓷瓶中的梅花,又望着身下娇艳欲滴的的人,直觉得口干舌燥。
这是他的玉婉仪,自然任他采撷。元翊来了兴致,肆意纵情许久,最后迫得苏媛不得不睁开眼直面承欢。
情动时,他突然俯首在她耳边说道:“玉婉仪,替朕生个孩子吧。”
苏媛被撞得支离破碎的思绪瞬间汇拢,柔软的身子微微怔住,不可置信的望着身上的男人。他目中闪过有前所未有的认真,却在关键时候撤出了她的身体。
满室春情刹那凝住,两人都清醒了,四目相视,她迷茫不知所措,他神色复杂。
元翊起身去沐浴,苏媛靠在床前有些呆怔。
桐若引着宫女进来替她洗漱,榻上换了新的被褥床单,只是那股暧昧的气息经久不散。
元翊许久才从净室出来,二人都没有再提方才的事。他搂着苏媛躺下,问道:“我记得,你是年初的生辰,是吗?”
苏媛的生辰是元月初三,正近年关,因而很好记。但今年是她进宫的头一年,嘉隆帝怎么会知道?
“是,元月初三。”
元翊深情款款的对她说:“朕那日特地问了内务府的,你的十六岁生辰,该好好过。”
话出口,他眼底飞速闪过愧疚。
碧玉年华的玉婉仪,真的很美。
帝王喃语,像是情深极了,可苏媛总觉得要有什么事发生,她抬眼静静的看向元翊。
“还记得朕之前许你的婕妤之位吗?”
“臣妾记得。”
元翊颔首:“过几日朕就让皇后将这事办了。”
他曾说过,失了位韩婕妤,还可以有苏婕妤。
苏媛知道元翊要抬举她,因为她配合,做到了他理想中的“宠妃”,可是这晋封实在太快了,她进宫还没有半年。
总觉得,元翊像是准备将一个妃嫔毕生的恩宠都在这数月里给她。
她很茫然,元翊却没有再讲话。
过了两日,苏媛在乾元宫侍驾突感昏眩,元翊召了宋医正过来给她把脉,这诊脉之下便是大喜,宋医正道玉婉仪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嘉隆帝很高兴,大赏了宋医正与乾元宫宫人,又当众说封玉婉仪为玉婕妤,晓谕六宫。
他让苏媛在偏殿安置下来,苏媛受着嘉隆帝的荣宠与恩赏,竟然心生恐慌。独自在殿内时,她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在想,怎么皇后觉得她该有个孩子,她就真的怀孕了。
简直是毫无征兆的,元翊的孩子,她说不出是何感受。
因着这个孩子,她在宫中的地位有着不言而喻的转变,而元翊的几番举动似乎也在告诉大家这位玉婕妤同以往他宠幸过的其他妃嫔都有着巨大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