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三章 人脉

 

见朱允进殿,苏媛下意识的朝他身后看,那名医童今日却没有跟来。苏媛也说不上是什么心理,竟然惦记起个孩子,甚至还是连样貌都没真正看清过的孩子。
这就跟先前没与林侧妃见面前的心情是一样的,有种说不明白的期待。
朱允给她请了安,又跪着替她诊脉。
苏媛单手拨弄着身前戴着的玉佩。
红色流穗映入了朱允眼中,他的目光落到玉佩上,碧玉的滕花玉佩,花络清晰交错,眼神有片刻惊愣,紧接着抬眸望向对方,却见玉婉仪也看着自己,连忙避开视线。
朱允诊了脉,抬头询道:“小主脉搏正常,不知是哪里不舒服?”
苏媛依旧瞅着他,徐徐道:“本宫这几日夜里总睡不安稳,朱太医看着给本宫开剂助眠安睡的药就好。”
“是。”朱允从地上起身,梅芯就引着他过去写药方。
苏媛将腕间的丝帕拿开,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本宫进宫不久,初回是皇后请了朱太医过来给我调理身子,你的医术也是十分了得,不知师承于谁?”
闻言,朱允立在桌前写方子的手一抖,笔下墨水晕开。他敛尽慌色,先是观了眼身旁宫女,继而才改笔,故作镇定的接话:“回小主,微臣的恩师已经故去了。”
“是吗,能教出朱太医这样的高徒,必是杏林佼者。”
“小主说的是,恩师医术高超,生前经常在民间布医施药。前朝时京城疫病严重,还是恩师与师兄寻找了治疗法子,救活许多百姓。”
苏媛时刻观察着他的面色,见其提起恩师时面色与有荣焉,没有半点避嫌勉强之态,心下既安定又欣慰。
她接过其递来的药方,给梅芯使了个眼色。
梅芯便走到门口,挥手打发走了廊下的小宫女,亲自守在毡帘处。
苏媛将腰间玉佩取下,就搁在朱红木的矮几上,同对方开门见山道:“本宫瞧方才朱太医的眼色,是识得这块玉佩的?”
朱允怔怔的凝视她,顷刻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你是……”他的脸上露出激动,说话时语速极快,甚至忘了尊卑,“这是我做太医头年拿了俸禄后赠给恩师的,这玉佩有一对,怎么,怎么会在小主这儿?”
他打量着对面人,似乎在比较年纪与音容,口中喃喃不断:“你是恩师的孙女,是不是?”睁大了眼珠,满目希冀。
苏媛克制着情绪摇头,平心静气道:“朱太医果然是昔年林院判的高徒。本宫不是林家子女,这枚玉佩是本宫旧时一位闺中好友转赠所有,她的外祖家在苏州。”
她如今是杭州知府的女儿苏氏,纵然再想与朱允相认,却亦不能。倒不是说信不过他,祖父亲自教育出来的人品行差不了,何况朱允还是从小住在林府的,父亲待他更是亲如兄弟。
只是,元靖不允许她的身份暴露。苏媛能信得过朱允,元靖却不能,若让他知晓了,必定不会放过朱允。
思及此,苏媛隔着门帘望了眼外面。
“闺中好友?”
苏媛同他郑重点了点头,“林家的事本宫听说过,却不甚清楚,多年前林院判与林太医获罪时,朱太医也在宫中吧?”
朱允点点头,毕竟在宫中服侍多年,调整好了情绪中规中矩道:“方才是微臣失态了,还望玉婉仪见谅。”
苏媛莞尔笑了笑,“朱太医是念旧情的人。”
“恩师待我恩重如山,只恨当年微臣人微言轻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恩师满门……”说着皱眉低头,面露惭愧,“宫中人人都对当年贺娘娘之事讳莫如深,更无人敢提林氏。玉婉仪今日拿出这枚玉佩,便是不将微臣当做外人,往后有什么吩咐尽说便是。”
苏媛心生赞赏,朱允是个聪明的人。
他应该揣测出了,因而不再打听自己那位闺中旧友的下落,又或者他是怕真相过于残忍,是以索性不问。
林家出事时自己年纪尚小,又常常留在后院,与眼前人往来不多。她记得朱允比长姐年长两三岁,他与姐姐熟悉,而自己与长姐容貌相似,苏媛总觉得对方已经猜到了。
有些事,彼此间心照不宣。
苏媛手抚着那枚玉佩,惆怅道:“本宫进宫这么久,得朱太医照顾多回,今儿才知原是故人之友。”
“微臣也是。”
苏媛定睛望着他,“深宫漫漫,以后还有许多事要劳烦朱太医。”
“小主不必客气。”朱允拱手作揖,顿了顿添道:“听说小主今日在皇后宫中见过了瑞王爷的林侧妃。”
苏媛没料到他会主动提起这事,点头应道:“是。”
“恕微臣直言,小主皇宠在身,还是莫要与林侧妃往来。”
苏媛不解,追问道:“这是为何?”
“林侧妃并不待见宫里的宠妃,以前的韩婕妤是,素嫔是,今日的您也是。再说,小主进宫多月,想必也听过宫人私下的议论,您与林侧妃样貌相似,这并不是好事。”
“我知,她的样貌有些似,”苏媛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允打断了:“不是!”
朱允强调道:“林侧妃不是小主所想的那个人。您如今在宫里,微臣就肯定会尽量帮您,只是微臣毕竟只是一个小小太医,还望小主别做置自己于危险之地的事儿。”
凤天宫里自己被林侧妃为难的消息传得好快,连朱允都知晓了。苏媛想起曾对林侧妃抱有的希冀,如今却觉得好笑,林侧妃若当真与昔日林府有关,朱允又怎会不查?
“我知晓她不是,以后会多注意的。”
朱允放心的点点头,临走时不忘提醒:“长春宫的素嫔娘娘有了喜,皇后命微臣过去照料,近期许是不便来给您把平安脉了。”
这是不愿来永安宫走动的意思。
“我知道了。” 苏媛点头,想起安胎这事,她叮嘱道:“朱太医万事仔细。”
 “小主若是身体不适,让宫里的姑姑去太医院请其他太医。小主需记住,姜通姜院判是专门给太后照料身子的,这职位也是太后娘娘亲自提拔上去的。刘太医则常常给瑾贵妃服侍,偶尔也会去秦妃娘娘宫里走动,您最好都别用。”
朱允说完犹豫的想了想,又建议道:“方进宫的裴继裴太医为人稳当,医术也很了得,小主可以请他。若是您有事寻微臣,让您身边信得过的人来太医院直接找我就好。”
苏媛逐一应下,心情似安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