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二章 亲密

 

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长春宫,苏媛立在宫门口,想起之前谢芷涵在华阳殿外与自己说话的情景,转身道:“姑姑,我去看看涵妹妹。”
桐若点头,引着她进去。
有宫人提前禀了话,谢芷涵捧着汤媪从殿里出来,欣喜若狂的望着她,几步就下了石阶:“媛姐姐你怎么会想到来找我?”是喜悦的声音,但还有几分委屈抱怨。
苏媛总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小时候的影子,潜移默化中觉得自己该如长姐呵护自己般呵护谢芷涵。
她展笑道:“走着走着就到了你这儿,难道妹妹不喜欢看见我?”
“怎么会,姐姐来找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你每日那样忙,既要陪皇上又要见皇后,还有许多人喜欢去你宫里找你,我都怕姐姐把我给忘了。”谢芷涵攀住她胳膊,带着她进殿,“我这长春宫最冷清了,马上就是年关,我就想起以前在家时过年前府里都热热闹闹的。”
苏媛便接道:“那今年只有我陪你了。”
谢芷涵双目亮亮的,开心问:“姐姐说真的,那日我们一起守岁?”
“好。”
谢芷涵便笑得更欢了,“可是如果那晚皇上找你,怎么办?”
苏媛摇头,“傻妹妹,那晚依例皇上是要在凤天宫陪皇后的,你怎么给忘了?”
“对哦,那就这么说定了,姐姐不准食言。”
“不食言。”
“姐姐如果食言,明年我就再不理你了!”
长春宫里备着牛乳,香滑甜口,苏媛喝着就想起刚刚在皇后宫里林侧妃捧着添了蜜的茶盏说“以前的日子太苦了,总觉得吃什么都是苦的”那话,神色微滞。
谢芷涵就问她怎么了。
苏媛倒也不想瞒她,将刚刚的事儿说与对方听,使得谢芷涵激动道:“林侧妃简直过分,她凭什么指使姐姐?又不是每个大家闺秀都喜欢目中无人的,她看不上我们这些出身名门的,与那些看不起出身低下的人又有什么区别?同样都是带着偏见待人,她自己差使别人难道还有理了?”说完拉过她的手心察看,关切道:“姐姐可有被烫着?”
“没有,宫里的茶水都是适温入口的,哪里能烫着人?”
谢芷涵依旧语气忿忿:“可是也不能那个样子,林侧妃太欺负人了。”
苏媛见她小脸皱得比自己还委屈,忍不住笑了,“知道她会欺负人,涵妹妹以后看见她就多避着些。”
“姐姐你让着她,她估计还以为你怕她呢。”谢芷涵鼓着脸,总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苏媛诚实道:“可我确实怕她啊。”
“姐姐!”谢芷涵憋红了脸,气急败坏道:“我在替你抱不平,你怎么、怎么这样……”
“怎么这样怂对不对?”苏媛接了她的话,“这不是怂,人要识时务才能过得舒坦些,我与林侧妃较劲下去,最后吃亏的只能是我。”
谢芷涵词穷,只是不断重复:“林侧妃太坏了,太欺负人了!”
林侧妃欺负人,是因为身后有瑞王。而自己,甚至这满宫后妃的身后,那个嘉隆帝却不是她们能倚仗的。
苏媛在谢芷涵这用了午膳,又说了会话,得知她最近与自己生疏是因为听了外面的闲言碎语,被其他妃嫔挑拨的,以为自己得宠后就不愿再和她往来因而生着闷气。
苏媛为她的孩子气哭笑不得,心里又觉得欣慰。那些人想要离间谢芷涵与自己关系,可惜她们并不了解谢芷涵,她根本没想过进宫,也不曾期待过嘉隆帝的宠幸,用君恩这点是没有效的。
苏媛听她提起元翊时轻描淡写的语气,便知对方是真的没有介意自己得宠。只是,她这样不在意元翊,心底里真正装着的却是那个易侍卫吧?
掂量了下,苏媛还是没有将易索的事告知对方。
谢芷涵是真的关心她,想起昨日满宫热闹的事,小心翼翼道:“媛姐姐,素嫔怀孕,你是不是不开心了?”
苏媛抬眸,回道:“没有。”
“姐姐是不信我吗,不必为了让我放心就骗我的,姐姐你心里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谢芷涵灵眸关切:“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真没有。”
谢芷涵还是不信,“可你不是很喜欢皇上吗?”
苏媛漫不经心的转动着茶盏,徐徐道:“我进了宫,便是皇上的女人。他宠我,我侍奉他,这是妃嫔的职责,谈什么喜欢不喜欢?”
这心思与谢芷涵不谋而合,激动道:“我也这么想的!原来姐姐你并没有很喜欢皇上,我哥哥骗我。”
苏媛震惊,不可思议的反问:“你哥哥?”
谢芷涵的兄长谢维锦,苏媛自然是知晓的,当初进京时还是他接自己进的谢府,又同在侍郎府住了那么多日子,更是名义上的表哥,只是进宫后就没有再见过了。
总说谢维锦在御前当差,刚入宫时尚且还有道理,但她最近频繁出入乾元宫,从未见过谢维锦。这会子从谢芷涵口中听到,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涵妹妹,这话可不能胡说。”
“我哪里会胡说?哥哥与你都不是外人,我才讲的。”
苏媛还是不信谢维锦会是在背后说这种话的人,或者说不愿去相信。但谢芷涵性子固执,又不能与她讨论这些,否则肯定无休无止,便改问道:“对了,谢表哥是在乾元宫当差吗?”
“对啊,哥哥进宫有两年了。”谢芷涵说着有些苦恼,“早前我去乾元宫外还能找到哥哥,现在却见不到了,前阵子皇上派他离京了。”
“离京?”
谢芷涵点点头,“好像是皇上给安排的差事,南下去了,具体做什么我不知道,也不知年前回不回得来。今年我不在家里,哥哥如果不回来过年,我爹娘肯定很寂寞的。”
苏媛几乎立即想到了南方水坝的事,便没有再问下去。
临走前,谢芷涵问她:“媛姐姐,皇上那么喜欢你,你能不能问皇上讨个旨意,让我娘进宫来,我已经好久没见她了。”
“这个,好像不合规矩吧?”
谢子涵就扯着她胳膊撒娇:“皇上那么喜欢你,对你都有求必应的,怎么可能拒绝?姐姐你试试嘛,就说想家人了,你在京中只有我娘这个姨母,皇上肯定会允许的。”
苏媛不忍她失望,犹豫着应道:“那我试试。”
“媛姐姐最好了!”谢芷涵笑着呼声,亲自送了她到宫门外,不舍道:“姐姐有空就过来找我,你的永安宫太热闹了,而且皇上很多时候也在,我不想去。”
苏媛无奈道:“哪有人像你这样的,皇上在我那,你过去才对嘛。”
谢芷涵便踮脚与她耳语:“我不喜欢陪皇上,他在场我浑身不自在的。”灵黠的眨着眼,笑眯眯的。
“好。”苏媛点头,“那我走了,外面有风,快回去吧。”
“我看着姐姐走远再回去。”
苏媛莞尔,这才转身离开。
等回到永安宫,汀兰跟在她身后回话:“小主让奴婢打听的事都打听清楚了,东海进贡的那几斛明珠因着珍贵又稀少,皇上只让内务府将剩下的两斛分别送去了慈宁宫和凤天宫。太后转而赏给了瑾贵妃,皇后娘娘则在小主们晨昏时赏给了其他几位娘娘。”
“都有哪几位娘娘?”
“皇后娘娘给了秦妃娘娘半斛,说是给小公主把玩的,又分了些贤妃娘娘、贺昭仪和萧贵人,其他小主则改赏了去年的明珠。”
苏媛点头,“我知道了。”
桐若忍不住就问:“小主,要不要也给谢小主送些过去?”
苏媛愣了愣,明白她的意思,转身道:“不必,涵儿不稀罕这些,姑姑留意着下回皇上赏了我好吃的点心,再替我送过去吧。”
桐若也乐呵着笑,“宫里像小主与谢小主这样感情好的真是少见,都快赶上亲姐妹了。”
苏媛抿笑,“我与她本就是表姐妹。”
梅芯走进来道:“小主,您让奴婢请的朱太医到了。”
苏媛这才想起正事,转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