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十一章 姽婳

 

凤天宫的大宫女清波进来传话,“娘娘,林侧妃在外求见。”
陈皇后面露惊喜,欢快道:“快请侧妃进来。”
苏媛转首望向殿门口,亦有些激动。
这位被后宫诸妃绘声绘色议论了许久的瑞王侧妃,上回在芳华宫里虽是惊鸿一瞥,但毕竟不能称为正式见面,也不曾说过话,她心里莫名的高兴。
瑞亲王的林侧妃素来蛮横跋扈,经常顶撞赵太后,谁都知道她二人不对付,偏偏林侧妃虽性格孤僻,却偏爱入宫,经常未经奉召就到各宫走动。
她由着宫女替她解开外罩的软毛大氅,露出里面的玫瑰红蹙金双层广陵长尾的鸾服,其宽大的衣摆上绣着金色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绯烟罗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
苏媛仔细观察着林侧妃,想起刚刚陈皇后所说的满宫上下都找不出颜色如自己的第二人那句话便觉得虚。宫里找不到,却不代表没有,上回在芳华宫里看得不真切,如今近看了方觉得天姿国色四个字该如何应用,怪不得瑞王会宠她无度。
且不说林侧妃如诗似画的精致五官,就那双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便足以勾人心弦,柳眉斜挑,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弯起的弧度有种不可一世的傲然,这种得意不同于宫中得宠妃嫔脸上的炫耀,而是从骨子里发出的骄傲,这种傲气才最慑人。满头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玉钗松松簪起,又插着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像是枝在冬日里绽放的桃花,娇艳无比。
她与长姐是截然不同两种人,看着她走近,苏媛慢慢站了起来。
林侧妃上前微微福身,语调慵懒随性:“听说皇后凤体抱恙,臣妾闻风过来探望,不知是宫里的哪位小主又累得娘娘操心?”
陈皇后似乎习惯了她的说话方式,言笑晏晏的请她上炕坐,随和道:“本宫不过是个偷闲皇后,哪里需要有事让我操心?昨儿太医院诊出素嫔有孕,本宫前去探视,想是路上着了凉,林侧妃也要多注意身子。”
“素嫔啊,她肚子倒是争气,可比她姐姐厉害。”
林侧妃神态张扬,落座后理了理身上衣袍,这才睨向给她让座的苏媛,展笑道:“这位就是皇上最近宠幸的玉婉仪啊,上回我去见贺昭仪时还只是个贵人呢。”
她双目湛湛的望着自己,苏媛有礼道:“林侧妃安好。”
林侧妃却似不太爱搭理她,接了大宫女春庭递来的茶盏,也不急着喝,只拨浮着里面的茶叶,出神道:“娘娘宫里的人真是细心,还记得我喜欢在茶里添蜜。”
陈皇后笑得温婉,“你的喜好,满宫人都记着呢。”
林侧妃脸上的笑容便不似之前那般盛艳了,低头抿了口回道:“以前的日子太苦了,总觉得吃什么都是苦的,比不得娘娘们出身名门,哪知委屈的滋味……”
陈皇后略有尴尬,叹道:“侧妃何必再提过去的事,瑞王待你满腹真心,日子总是要朝前看的。”
“皇后觉得我是在自怨自艾?”林侧妃突然又笑了,捧着茶盏的胳膊向外一伸,无声望向苏媛。
春庭欲上前接过,被林侧妃淡淡看了眼,忙止住步子,退到原地。
陈皇后就朝苏媛使了个眼色。
苏媛上前,伸手,却在即将要接到茶盅时对方玉手一松,茶盏翻落从她手前滑下,滚落在福字地毯上,茶水染湿了苏媛尚未躲及的绣鞋。
林侧妃举着帕子擦了擦手,眉眼含笑的问她:“玉婉仪怎么不接着?进宫这么久还不会伺候人吗,看来皇后娘娘该教教规矩了。”
苏媛进宫后日子过得可谓是顺风顺水,只上次在慈宁宫里被赵太后刁难了把,往日便是瑾贵妃都不曾这样待过她,故惊诧不已。
宫妃与王妃的区别,林侧妃不知吗?
“玉婉仪年轻承宠,还是闺阁女儿家的娇态,处事难免有不妥的地方,侧妃犯不着与她计较。玉婉仪,快给林侧妃赔个不是。”
苏媛也不知自己早前对这位林侧妃抱着什么样的渴望,可是在此刻任何情绪都烟消云散了,果然是传闻不如见面。她突然想到,上回在芳华宫,林侧妃隔着窗子望向她时的笑容,是透着讽刺的。
苏媛服了身,低语道:“侧妃见谅,是我不小心。”
“你们这些大家闺秀,仗着自个儿颇有家世便喜欢目中无人,如今被我这样出身的人驱使,是不是很不甘心?”
苏媛真的看不透眼前人,思忖间答道:“侧妃多虑了。”
林侧妃便“呵”了声,兴致阑珊道:“这算是个识相的,我还当是第二个素嫔呢。我特地前来探视皇后,皇后是知道的,我不喜欢见生人。”
陈皇后闻言便让苏媛跪安,又命春庭重新奉茶。
苏媛跨出殿门时还能听见林侧妃高调的声音:“娘娘看着她的容貌抬举她,也不担心他日我家王爷见着了生气,太后能容得她还真是稀奇……”
凤天宫的宫门口停着林侧妃的轿撵,是四帷金铃翠幄软轿,宫中四妃身份之人才能用的。
苏媛望着,想起那张与长姐酷似的脸蛋,闭眼掩盖住失落,徒步而行。她的姐姐林婳与林侧妃不一样,长姐最是温柔似水的性子,对家中侍女小厮都和和气气的,从来不以出身看不起人,更不会趾高气扬的指使人。可是,那样好的长姐被卖去北方武将的府中,会遭遇怎样的折磨,这是苏媛多年来都不敢去想的。
桐若跟在她后面静静走过长长的宫巷,见其走的并非永安宫方向,有些担忧的说道:“小主,林侧妃素来就是那样的性子,宫里许多小主都受过她的委屈,您别放在心上。”
苏媛原是沉浸在幼年的回忆里,又感叹长姐命运,闻言随口道:“这宫里谁不受委屈,谁给的委屈不是委屈?我还犯不着因这个想不开,白白为难了自个儿。”
“小主您能这么想就好了,林侧妃虽说脾气不好,但不爱记事,这回虽为难了您,说不定下次见面就愿意和小主交好了。”
苏媛牵强的笑了笑,转首问:“姑姑可知林侧妃的来历?”
桐若便压低了嗓音,“回小主,林侧妃过去是琴姬,三年前瑞王赴大臣宴会时带回王府的。林侧妃没有身份文牒,太后娘娘都没调查出来历,瑞亲王当初坚持三媒六聘聘娶她进王府,便选了几位有身份的朝廷大臣,让林侧妃记名在大臣族中,因此林侧妃这个姓氏原就是假的。”
“噢,原来她也不姓林。”苏媛喃喃道,“那她以前叫什么?”
桐若摇头,“小主想多了,一个博人欢笑的琴姬歌姬哪来的姓名?连身份文牒都找不到了,只听说林侧妃以前的名讳唤作“姽婳”。小主若真觉得要知晓个名字,那瑞王爷让林大人收她做了义女,林侧妃如今闺名便算是林氏姽婳吧。”
林姽婳,苏媛呢喃着,再不愿承认,也是与她长姐太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