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十九章 旧事

 

回至宫中,梅芯终于忍不住:“小主您怎么能轻饶了他们?”
“你既知是御前的人,又何苦刁难?梅芯,你忘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若再这般浮躁,往后就别跟着我出去了。”
苏媛的语气有些凌厉,她走进内室,同汀兰又道:“你明日去打听打听,东海进贡的明珠皇上都赏给了哪几位娘娘。”
汀兰应话:“是。”
苏媛本就是被元翊带去的海棠苑,按理说就是要宿在那里的,突然回来,桐若自然要询问一二。得知了路上意外,她跟进来道:“小主觉得,是有心人想故意害小主?”
苏媛褪去了斗篷,由人披了件绯红绣花的薄袄,转首回道:“我倒没有多疑这个,今儿路过梨砚阁本就是意外,何况往日我又不会去那边,只是这珠子珍贵,断不会平白无故的遗落在那里。”
桐若点头,“近来天儿不好,梨砚阁的戏台子许久没开了,皇上都好阵子没过去海棠苑,怎会有娘娘去那等偏僻地方?”
“所以呀,让汀兰去打听打听,毕竟这珠子我宫里也有。宫闱里的事儿多的是让人匪夷所思,若哪日突然牵扯出这类明珠,也好过措手不及。”
“小主思虑周全。”桐若目露诚服,紧接着关切道:“小主侍奉皇上必定劳累,早些就寝吧。”
正说着,外头突然热闹起来,是御膳房的人奉命送宵夜过来。
桐若尴尬道:“是奴婢疏忽了,请小主移步用饭。”
苏媛莞尔,心头微暖,没想到嘉隆帝还有此安排。
她自幼失了亲人,在杭州苏府时虽以小姐居之,但毕竟有元靖的吩咐在前,苏家二老待她似客似主,关系表面虽亲热,到底不是交心的。每每看见苏家夫人对她女儿们的叮咛关切,总是羡慕的。
苏媛已经很多年没有被人关心过温饱与否的问题了。
膳毕,苏媛只让桐若近身服侍洗漱,将梅芯汀兰都打发了下去,“姑姑,你今晚留这儿吧。”
桐若微微一滞,立即应了“是”,心中却在思忖。小主素来只是表面倚重自己,许多事都是让陪嫁的二人服侍着,今晚居然让她留下。
她抱着床褥在脚踏边铺上,又伺候着苏媛进被窝。帐幔落下,只留了盏烛火微淡的宫灯,寝殿内顿时安静下来,能清晰的辨出雨声又大了。
苏媛枕在床上,问道:“姑姑是哪一年进的宫?”
“回小主,奴婢是德昭二十一年进的宫。”
德昭帝是三十四年驾崩的,如今已是嘉隆三年。苏媛算了算,道:“有十六年了啊。”
“是的,先帝二十年时京城闹疫病,连宫里都没能幸免,当时遣走了大批宫女太监。后来疫病形势得到了暂缓,先帝下旨充盈宫廷,就放松了宫女的出身条件,奴婢才得幸进宫来服侍贵人。”
苏媛侧了侧身,头枕着手背再问:“上回我练字时听你讲了几句,姑姑念过书?”
“奴婢小时候跟着父亲识过几个字,没念过什么书。后来进了宫,贝太嫔好诗书,经常给奴婢们解说,听得多了就记住了些。”
苏媛来了好奇,“贝太嫔?”
桐若没明白主子今日怎的打听起了旧事,明知对方看不见还是点了点头,“回小主,贝太嫔生前是先帝的贵人,后来先帝驾崩,她随先帝去极乐侍奉圣驾了,皇上追封她为太嫔娘娘。”
极乐!
苏媛骇然,似乎到了此刻才真正体会到宫妃生死皆决定在皇家之手的无奈。皇帝驾崩,有家世地位的妃嫔自然可以安享晚年,没有的就只能任人一道旨意赴皇陵陪葬。
贝太嫔,苏媛从未听说过,想必生前并不得宠,却要被指定给德昭帝陪葬。
桐若许久没听见帐里动静,出声道:“小主?”
“姑姑,我有些睡不着,您给我讲讲宫里的旧事吧。”
“小主想听什么?”
“说说你的经历吧。”
桐若心头一震,徐徐道:“奴婢进宫的时候,孝贞太后已经薨逝了,如今的太后掌管六宫,抚养了当时还是皇太子的万岁爷。只是,先皇最宠爱的还是恭王爷的母妃淑妃娘娘。
奴婢当时只是掖幽庭里洗衣服的小宫女,说出来不怕小主笑话,奴婢在那儿洗了两年的衣裳。德昭二十三年,贞太嫔犯错被打入掖庭,又过了两年,贞太嫔家里父兄立功,皇上将她接了出去,她念及奴婢对她的几分照顾,便把奴婢带出了掖庭,后来就一直在贞太嫔身边服侍。
只是贞太嫔虽然复位,但掖庭里差事劳苦,她自幼娇贵难免落下一身病痛,过了一年就病逝了。服侍她的宫人被内务府重新分配,奴婢去了新入宫的贝贵人宫里当差,一直到皇上登基,也有许多年了。”
苏媛凝神细问:“那位贝太嫔是哪年进的宫?”
“德昭二十七年。”
苏媛喃喃道:“德昭二十七年,那年入宫的,还有一位贺贵嫔吧?”
桐若语气惊诧,“小主怎么知道?”
苏媛不动声色的答道:“早前在芳华宫里,昭仪娘娘同我话语时曾提起过,她的姑姑正是先皇贵嫔,德昭二十七年进的宫。”
“回小主,正是。贝太嫔与贺贵嫔是同年进的宫,不过远不如贺贵嫔得先皇喜爱,她性子好静,便终日待在宫里看书练字,奴婢就是跟着她学了些笔墨。贝太嫔待人十分和善,是以虽无宠爱,但宫中许多主子都愿意与她往来。”
“姑姑,你再给我说说贺贵嫔吧,据说她当时的恩宠都能赶上萧淑妃。我刚刚在海棠苑里看见恭王爷陪皇上下棋,却是不懂先皇生前宠了萧淑妃数十年,怎的淑妃之子最后只落了个郡王身份,好像淑妃的失宠正是与这位贺贵嫔有关?”
桐若坐起身来,卷着被子不解反问:“小主今儿个怎么……”
“姑姑你说,我想听。”
桐若只得答:“小主想必知晓,如今的赵太后是先皇继后,而当今的万岁爷是先皇与孝贞太后的次子,因为皇长子夭折,所以二皇子一出生就被封为太子,先皇对他寄予厚望。恭王爷身为皇五子,虽然颇得圣宠,但先皇并没有封他亲王,据说这其中也是有故事的。
当年后宫中赵太后与萧淑妃平分秋色,是贺贵嫔的入宫才打破了平衡,先皇对贺贵嫔的喜爱就似没理由的,宠溺非凡。赵太后贵为皇后,怎忍淑妃多年跋扈,便常常利用贺贵嫔对付淑妃,先皇果然偏疼贺贵嫔,屡次为贺贵嫔责怪淑妃娘娘。
在贺贵嫔进宫的第五个年头,也就是德昭三十二年时有了身孕,先皇欣喜不已,命太医院好生伺候着,就盼贺昭仪能产下皇子。”
话及此,她的声音小了下去,“小主,咱们万岁爷未登大宝前其实并不得先皇喜爱,对比得宠的恭王爷显得资质平庸,先皇经常在朝堂上大赞恭王爷而冷落万岁爷。
当时许多大臣都私下议论,觉得以先皇对恭王爷的恩宠却不封亲王是因为有易储打算。淑妃娘娘的娘家文昭侯府萧家势力庞大,自然想辅佐恭王爷上位,毕竟比贤能才学,恭王都远胜于太子。可是后来又有流言传出,说先皇曾私下对贺贵嫔说,但凡她产下皇子,便改立小皇子为太子……”
苏媛正听得入神,见桐若突然就没了声音,淡淡道:“姑姑不必顾忌,想必当时许多人都觉得如今的皇上不如昔日的恭王,但那又如何,如今坐在九五之位上的是万岁爷。皇上对恭王都没有芥蒂,还常常召他过去下棋,你又何必缄口不敢言?”
她并不觉得元翊就比不过元靖,不说如今的帝王隐忍。就说当年,赵太后是有亲生儿子瑞王元竣的,却依旧扶持了孝贞太后的儿子登基,难道这其中没有元翊的部署?
养子再乖巧再笨拙再无能,还能胜得过亲子?苏媛就不信赵太后当年没动过让元竣做新皇的心思。
“是的,小主。”
桐若重新躺下去,继续道:“先皇看重贺贵嫔腹中的胎儿,命当时的太医院院判林柏春大人亲自照料,但最后贺贵嫔意外小产,不仅孩子没有保住,连贺贵嫔都因失血过多而薨逝。
先皇彻查后发现,是萧淑妃忌惮贺贵嫔而故意指使林院判父子在贺贵嫔的安胎药中做了手脚。那药里多添了味附子,附子性寒,长期服用易致滑胎,而贺贵嫔本就体弱,就没有挨过去。
苏媛手指弯起,咬着唇抓住身下的褥子。
所以,她的爷爷与爹爹,就成了后宫妃嫔间争斗的牺牲品。林家满门无辜,还累得医德尽毁。
“先皇念及与萧淑妃的多年情分,赐了她全尸,又将恭王爷召回京城,从此恭王失宠。三十四年时先皇驾崩,是万岁爷将他从皇陵召回来的,但太后娘娘不喜欢恭王,就只封了个郡王。”
“你是说,萧淑妃是被赐死的?”
桐若颔首,“对外说是暴病,但只是为了顾全颜面,先皇让赵太后处理,太后便赏了淑妃一杯毒酒。”
半晌,帐内才传出声音:“姑姑,我想睡了,你将最后那盏灯也给灭了吧。”
宫里是有留灯习惯的,桐若虽然纳闷,但还是听话起来吹了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