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十八章 故人

 

对弈耗时伤神,嘉隆帝兴致高昂,似乎忘了时辰,还是李云贵进来提醒:“皇上,该用晚膳了,您与恭王爷下棋,可也别忘了用膳,奴才斗胆进来打搅,请您保重龙体。”
元靖和煦道:“是啊,皇兄该进膳了。”
元翊似乎才想到要吃饭,听着那绵绵琴音还真给忘了,便望向李云贵问:“可有给玉婉仪送些吃的,倒是朕委屈了她,带她来赏花却将她独自留在楼上,哈哈。”
李云贵便答送了点心过去。
他显然是与元靖谈话十分和洽,是以心情极好,摆手让人传了晚膳,再请玉婉仪下来。
元靖起身行礼,“那臣弟先告退了。”
元翊“哎”了声制止,“终日听曲赏舞的也有些腻了,这满宫上下就属你敢赢朕,待会再陪朕下几局,今夜你就宿在宫里,别回王府了。”说着唤来刘明,命他带人去将元靖早年在宫中的住所青鹤台拾掇一下。
元靖便不再推辞,只笑着道:“皇兄如此,可要辜负婉仪娘娘了。”
苏媛正下楼,就听见那人的话,足下步伐微顿。
引路的小太监不敢催促,梅芯则低声唤她:“小主。
苏媛重新提步,听到旨意时是有所迟疑的。毕竟她是宫妃,恭王算外臣,同席就罢了,只她如此姿态,事先毫无准备,最后只能套了那件织锦斗篷下来。
美人铅华尽洗,通明的灯火勾勒出她精致的脸廓,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巧笑倩兮间,只觉玉面芙蓉,明眸生辉。她梳的是女儿家闺中时常见的发型,大片青丝垂顺的披散在腰后,盈步而来,风情尽展。
元翊后知后觉了,见旁边的元靖低着头,显然是觉得尴尬,便开口道:“朕与恭王还有事,玉婉仪先跪安吧。”说完又觉得这话讲得冷淡了些,添道:“朕明日再去永安宫看你,你坐朕的轿撵回宫,早些歇息。”
苏媛闻言愣都没愣,福身应“是”。
雨势渐小,苏媛不喜欢许多人跟着,故只借了嘉隆帝的轿撵,并未让侍驾的那行人跟着,梅芯与汀兰打着伞走在旁边,两个小宫女提了琉璃明珠宫灯引路。
只是,哪怕行得低调,可毕竟是皇撵,路遇宫人侍卫皆跪地磕头,不敢直视。海棠苑的位子很偏,途径听戏的梨砚阁,阁前小道以卵石铺就,讲道理是最防滑耐行的。
谁知,抬撵的太监脚滑,骤然重心失稳,他肩上的轿杆飞出,眼见着就要倒地。
苏媛手里的汤媪已猝不及防的落了下去,她想抓帘稳住,却并不可靠,听得外面汀兰唤她的呼声,正闭眼迎接倒地之时,轿撵生生被定住,而后慢慢抬起,却是给稳住了。
终是落地,梅芯上前掀了帘子,紧张道:“小主您怎么样,可有哪里磕着碰着?”说着也不等答话,转首望着已匍匐在地的小太监就骂:“你好大的胆子,婉仪坐在上面就敢如此疏忽,这会子若坐着的是皇上,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湿漉的道路上,太监宫女跪了满地,那失足的小太监战战兢兢的跪在最中间。苏媛这才看见有一行侍卫站在旁边,都立得笔直,约有七八人,此刻见她望去,均行礼道:“见过婉仪娘娘。”
接住轿杆的是名年轻俊朗的侍卫,尚未及冠,同那排穿了黄色禁军侍卫衣裳的不同,深青色的侍卫服,衣袖上有两条白杠,应当有些身份。
有小雨落在他脸上,他满眼惊诧的望着她,眼神定定,情绪复杂。
苏媛这才觉得眼熟,心中亦有惊讶,他怎会在宫里?继而又想起不久前谢芷涵对她说过的话,还曾打听起眼前人来着。
她最近经常陪着元翊,倒是许久没去长春宫走动了,不知涵妹妹最近怎样。微微合眼,苏媛望向正训着太监的梅芯说道:“我无事。”
那小太监吓得反复告罪:“小的真心不是故意的,这借奴才十个胆儿也不敢故意摔着小主,实在是刚刚脚下被珠子滑了一下才没站稳,还请小主恕罪,饶奴才一命。”
细雨中,他声音都在打颤,而其他抬轿的小太监亦不停说着求饶的话。毕竟如果此刻在轿中的是元翊,他们早就人头落地了,然而惊着了最得宠的玉婉仪,个个也都觉得小命难保。
“小主千万不能姑息,他们都是御前当差的人,今儿个怠慢了您,他日若让皇上受了惊,又岂是了得?皇上若知道小主您受了这样的苦,也必是心疼。”梅芯让苏媛严惩这些人,以立玉婉仪之宠妃威严。
苏媛没有搭她的话,只是避开身前那人怔然中的视线,低头掩着帕子咳了咳,“地面潮湿,都起来吧。”
有觉得不可思议的人微微抬首,却不敢仰望妃嫔之姿,只面面相觑,似觉得不真实。
苏媛问那个失足的小太监叫什么名字,后者答道:“奴才小唐子,谢婉仪开恩。”
“珠子呢?”
小唐子这才叩拜起身,捡了刚刚害他滑跤的珠子恭敬得呈上去。
苏媛望去,太监掌心的珠子有指甲大小,莹润光泽,一看就是上上之品。她认得出,这是不久前东海进宫的珍珠,只有三斛,内务府的人呈进乾元宫的时候,元翊抬手就赏了她一斛。
这类明珠珍贵异常,寻常珠钗上缀上一颗两颗便添风姿华美。元翊喜欢看她跳舞,苏媛便让人拿去缀在广袖舞衣的绫罗上。
她让汀兰上前将珍珠收起,淡淡道:“以后当差多注意些,虽是无心,毕竟有过。”
她这般说,便是宽容了小唐子。
小唐子感激涕零,又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奴才谢小主开恩。”
“小主,您怎么能轻易……”
梅芯不满的想要劝解,被苏媛眼神制止。御前抬轿的人,虽是小职,但掌握的是帝王的日常行程,这个恩惠她自认施得值当。
终于,在旁边站了许久的人开口了,“卑职禁军侍卫长易索,拜见玉婉仪,玉婉仪金安。”
苏媛心下暗叹,她非迟钝之人,当日在承福寺被搭讪时便看出了对方心思,只是起初并未如何在意。她是待进宫的妃嫔,往后无再见之日,亦不曾给过对方半分遐想,谁想宫中还能再遇。
她朝他看去,声音清婉疏远:“方才劳烦易侍卫了。”
“这是卑职该尽的,小主无碍就好。”
易索盯着她,眼前女子粉黛未施,容色便已娇艳无比,皮肤如雪,乌云般的秀发散落身前,玉颈白嫩,弱质纤纤的坐在那里,诚如丹青大师笔下的仕女图般让人赏心悦目。
可是,她居然就是宫中盛传的那位玉婉仪。还能够被赐坐皇撵,果然圣眷正隆。
苏媛见他这样望着自己,没有寻常侍卫的卑态,却也越过了礼仪,本是有些恼羞的,但想着他刚刚救了自己,再者僵持之下难免要引人闲言碎语,便让梅芯放下帘子,起驾回永安宫。
易索讷讷的挪步,给他们让道,整个人却许久没有反应过来。她是那样的近,却又那般远……他曾命人打听许久,一直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