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十章 姐妹

 

瑾贵妃将苏媛的绿头牌撤了,敬事房请嘉隆帝翻牌子的时候,元翊问了一句,听说是在受罚,就没有多问,改选了素嫔侍寝。
芳华宫的东偏殿里烛火通明,苏媛正在案前抄写女训。
谢芷涵陪在旁边,面色忿忿,“姐姐已经被罚闭门思过,又要抄这百遍女训,瑾贵妃凭什么将你的绿头牌也撤了?我看她就是嫉妒姐姐得皇上欢喜,故意的!”
“她是贵妃,如今又名正言顺掌管着后宫,连皇后都要敬她几分,你我还不是由得她揉捏?何必抱怨。”
“就姐姐你心宽,我可受不了,那事儿都过去多久了,怎么早不见太后罚你?偏偏素嫔刚复位,你就得被禁足。”
“素嫔不过是在瑞王侧妃面前失了言,比起我干涉朝政的罪名根本算不得什么,复位是早晚的。”苏媛语气平淡,“你在这儿替我抱不平,回头传到她耳朵里去,没得找你麻烦。”
“我怕她做什么?她是嫔,我也是嫔,有什么不敢说的?”谢芷涵心直口快,趴近前替她委屈:“倒是姐姐你,才承宠没多久,就这样被撤了绿头牌,半个月呢。”
“撤不撤又有什么关系?”苏媛淡笑,“除了我刚侍寝那两日,之前你可见皇上翻过我牌子?”
谢芷涵想了想还真是,疑惑道:“不对啊,你替他选了陈相的儿子做翼长,他怎么反而冷落你了?”
苏媛沾了沾墨汁,拿着笔抬眼望过去,就见她在桌案上翻这看那的,好笑道:“你若闲不住,就给我磨墨吧。”
“好。”谢芷涵让宫女添了水,就站过去磨墨,手下边打着转边看身边人写字,“姐姐的字写得苍劲,那撇捺收尾时蓄着力道,不像女儿家写的。”
苏媛动作微顿,她在杭州时比着元靖的书信练字,不知不觉就受了影响,“是不如妹妹的字秀气。”
谢芷涵又看了看,“但是姐姐写得好看。”
苏媛莞尔,不多言。
“清早我听说姐姐被太后传见的时候可吓坏了,生怕她为难你,多亏了有皇后娘娘。可惜皇后被迫交出了掌管后宫的权力,以后瑾贵妃就愈发得意了。”
事实上,后宫从来都是在赵太后掌中,皇后本就只是形同虚设,如今不过是给瑾贵妃添了个体面罢了。
夜色渐浓,谢芷涵不愿离开,问能不能歇在这里。自打韩妃出事后,长春宫就她一人居住,根本受不了冷清。
苏媛想了想,点头应好。
谢芷涵还像是进宫前在府里的时候,与苏媛挤一个被窝,然后两个人说悄悄话,“媛姐姐。”
苏媛转首看她,“嗯,怎么了?”
谢芷涵收起往日嬉笑的表情,神情无比认真,“你说我们这辈子是不是永远就只能留在宫里,出不去了?”
闻者支起胳膊,关切道:“好端端的,你这起的是什么想法?涵妹妹,我们进宫前姨母千叮咛万嘱咐的话,你忘了吗?”
“我不喜欢宫里,以前总以为自己会嫁个寻常人,就算没有荣华富贵,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活得战战兢兢。”谢芷涵让她躺下,继续道:“我与姐姐说句直接的,如果今日皇位上的是瑞王爷,你早被太后处死了。”
苏媛刚想阻止她说那句大逆不道的话,再听到下一句时整个人就呆住了。
嘉隆帝并非太后亲生,太后自然也不会盼着他能在朝政上有如何建树,玩物丧志、迷恋宫妃都最佳不过,又怎么可能真正处置了苏媛?
“宫闱之内,本来就凶险无比。”她进宫前就知道了。
谢芷涵握住她的手,“媛姐姐,你今日在慈宁宫里,怕吗?”
苏媛点头,坦白道:“怕。”
身不由己,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当时若太后与贵妃想要她的性命,又有谁会真正替她求情一字?便是之前对她坦露欣赏之意的嘉隆帝,亦不会保她。
“姐姐如今可还记得你早前在谢府里和我说过的话,你说你愿意进宫。”
“我记得,但是并不后悔。”
自己与她不同,谢芷涵身后有爹娘、有兄长,不愿意选秀便以病推之,但苏媛只能进宫。
谢芷涵似乎还有事想说,可借着帐外的琉璃宫灯只见身边人面色寡淡、神情清冷,想到她今日受了惊吓必定心情不佳,也就不再说了。
第二日,谢芷涵随贺昭仪去凤天宫请安,说是待会还回这里陪她,苏媛笑笑说好。可贺昭仪回宫时却让琉璃来传话,道谢嫔被瑾贵妃留在钟粹宫了。
瑾贵妃惯常不去给陈皇后请安的,但今日从皇后处散场后,不知是谁起的头,纷纷往钟粹宫去拜见贵妃,谢嫔就是在赵环宫里被留下的。
苏媛有些担心,使了汀兰出去打听,梅芯私下就提醒她:“小主,您如今自个儿都身处困境,还担心谢嫔做什么?别忘了,谢小主和您感情再好,也毕竟不是亲姐妹。”
提到亲姐妹,苏媛浑身一震。
她曾有个世间最好的姐姐,温柔美丽,可惜当年她为了保全自己被追兵抓走了。
元靖替她打听过,林家女眷都被充作了官奴,四下流散。而她的亲姐姐林婳,据说被卖去了北方某个武将府中,没两年就死了。
她永远记得那个夜晚,积雪还未消融,天空又飘起了雪花,长姐将她从窗户送走前的叮嘱,让她好好活着。
苏媛是该好好活着,否则如何对得起家人。只是谢芷涵总让她想到幼年时的自己,勾起昔年往事,不知不觉中已将她当做了自己妹妹。
“小主?”梅芯见她不说话,又唤了声。
苏媛望向她,梅芯是元靖安排过来的人,在自己身边也有好几年了。“你觉得,我在多管闲事?”
“奴婢不敢,只是王爷的意思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谢小主身后有谢家,有谢侍郎和谢侍卫,本身又得皇上宠爱,小姐您犯不着替她担心。”
“往日你只见着涵妹妹唤我姐姐对我撒娇,却不知许多时候还是她在点醒我。我一个无所依仗的低等妃嫔,就算想管,又如何管得了?”苏媛对她苦笑了笑,说道:“她是真心把我当姐姐的。”
梅芯解释:“奴婢是怕小主您受牵连,宫里的高位主子那么多,她们不好明目张胆的为难谢小主,奴婢就怕您受委屈。”
“行了,我有分寸。”
苏媛听得不耐,正想遣她下去,突然隔窗看见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芳华宫,直奔主殿而去,庭中宫人见了无不下跪请安。
苏媛只觉得走在前头的那名华服女子侧影熟悉,站起身想要看清楚些,却只能见个背影。
“这是谁?好像不是宫里的娘娘。”
梅芯便道:“小主别急,奴婢出去看看。”她正要退下,桐若就走了进来,“小主,是林侧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