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十八章 召见

 

护都营翼长职位落定后,嘉隆帝在皇后宫中宿了一晚,随后两日都是瑾贵妃侍寝。苏媛被召去乾元宫几回,多是用了膳就回宫,并未再承宠,倒是谢芷涵与萧韵被翻牌子的次数多些。
时近秋分,是日帝后赴慈宁宫请安,正遇见在宫门外磕了头准备离开的蒋素鸾。
蒋素鸾衣着朴素,亲自将宫女手中的木托递给慈宁宫的宫人并叮嘱了番,转身时看见圣驾面露惊诧,又忙低头下跪,“嫔妾给皇上皇后请安。”
陈皇后面色亦有惊讶,但不过片刻就恢复了她往日雍容宽和的模样,上前两步抬手免礼后柔声道:“素答应怎么在这儿?”
蒋素鸾就着宫女的手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那,本娇丽的容颜上显出几分羸弱之姿,“回皇后,嫔妾听说太后近来晨起偶有咳嗽,想着家中有剂药膳粥方子,最是养脾温肺,便寻了太医院的许太医看过后熬了送过来,唯愿太后凤体早日康复。”
皇后露出娴婉笑容,转而望着嘉隆帝言道:“皇上,素答应一向心孝,倒显得臣妾不够贤德了。
蒋素鸾忙惶恐道:“皇后言重了,只要太后、皇上与皇后身体康健,臣妾便心满意足了。”
元翊素来爱重陈后,含笑脉脉的接道:“你替母后照管后宫亦是分忧,不必妄自菲薄。”
“是,皇上。”
元翊这才看向蒋素鸾,随口道:“既是对母后的一片孝心,何必待在这宫门外磕头,随朕一同进去请安吧。”
闻者欣喜若狂,面上则是副乖巧神态,“嫔妾遵旨。”
赵太后年过四旬,虽保养得极好,但常年位居高位,又执掌大权,整个人不怒自威,看上去并不和蔼,显得刻板严肃。
她的身边坐着瑾贵妃,姑侄俩本依偎着说话,听说皇帝来了,赵环起身恭迎:“臣妾拜见皇上皇后。”
她被抬手免礼,元翊等给太后问安,蒋素鸾唯唯诺诺的跟在后面,并不敢抬头多语。
皇帝与太后并坐,皇后同贵妃坐在下首,只蒋素鸾立在一旁。
慈宁宫的玳瑁姑姑自宫女手中接了托盘上前伺候太后用粥,含笑着道:“太后晨起总感不适,胃口欠佳,召了太医诊脉,药喝了不少却更觉得口舌无味,真是多亏了素答应的药粥。”
“的确多亏了素答应。”赵太后举帕擦了擦唇角,望向蒋素鸾,“辛苦你每日都送粥来。”
蒋素鸾受宠若惊,跪下答道:“太后言重,嫔妾担不起您的这声辛苦。嫔妾在闺中时母亲曾教育嫔妾,万事以孝为先,嫔妾进了宫,皇上是嫔妾的夫君,服侍太后只是分内之事。”
赵太后慢悠悠道:“蒋夫人很会教女,起身吧,别动不动就下跪。”
“谢太后。”
赵环望了眼对面陈皇后,嫣笑道:“母后,臣妾瞧着素答应一片孝心,这药膳粥对您的玉体颇有效益,臣妾斗胆替她向母后求个赏。”
这后宫之内,也只有瑾贵妃敢用这种撒娇的语气同太后说话了,赵太后鲜是慈和的点头:“是该赏。”继而看向元翊,“皇帝,你说赏蒋氏些什么好?”
“后宫之事,母后做主便可。”
“上回素答应在哀家宫里失言,被哀家降了位分。这有错该罚,有功当赏,不如就复了蒋氏的嫔位吧。”她说完才望向皇后,“皇后以为如何?”
“母后说的是,臣妾也这般以为。”
于是蒋素鸾又磕头谢恩。
“以后要尽心服侍太后。”嘉隆帝唤她起来,望着赵环又道:“贵妃越发贤淑了,如此为下面妃嫔着想,很好。”
“皇上赞赏,臣妾愧不敢当。”赵环笑得明艳不可方物,起身立到太后身边,在其的牵拉下顺势而坐,“素嫔的孝心母后都看在眼里,就算臣妾不提,母后也会恩赏,臣妾主动提起不但能博个好名声,还可以赚素嫔个人情。”
蒋素鸾忙接过话,“谢贵妃娘娘。”
“你啊,真是什么心思都藏不住,还自己说出来。”太后拍了拍身边人的手,满脸宠溺。须臾,她望着元翊似不经心的说道:“皇帝可知竣儿最近在忙什么,怎的好几日未进宫来看哀家了?”
皇帝心中微顿,转头正色答道:“前阵子护都营里官员变更,瑞王驭下该是比较忙的。母后若是想他,儿臣这就让人宣进宫来。”
“这倒不必,他既差事繁忙自是辛苦。”太后摆手,叹息道:“说来还是底下的人不中用,万事都要竣儿亲力亲为。”
元翊从善如流:“是瑞王尽职,不放心下面人才凡事过问,不像儿臣,总喜欢往母后这里偷闲。”
太后慈笑亲切,“皇帝是孝顺,哀家心里明白。你国事繁忙,身边就该有几个像素嫔这样会体贴人的伺候。”
元翊深深望了眼素嫔,应道:“母后说得对,早前是儿臣冷落了素嫔。”
太后颔首,又看向一直沉默的皇后,语气不似早前和善,带着几分严肃:“皇后,如今皇帝身边是哪几个人在服侍?”
皇后满脸恭顺,“回母后,是谢嫔和玉贵人。”接着看向赵环,添道:“其实还是贵妃妹妹服侍得多。”
“噢,谢嫔、玉贵人。”闻者嘀咕。
赵环即道:“母后,就是几个月前剿匪功臣家的女儿,皇上爱护臣子特地接进宫的。”
“这么快就封了嫔位和贵人?倒是不一般,皇帝如此喜爱自有她们的过人之处,改日带来慈宁宫让哀家瞧瞧。”
“母后想见,何必等改日?”赵环唤来人,吩咐道:“去长春宫和芳华宫请谢嫔同玉美人过来。”
骤然下旨,帝后微讶,只是瑾贵妃这传旨显然是太后默许的,元翊开口道:“确是儿臣疏忽,没有尽早让她们来给母后请安。”
“皇帝不用紧张,宫中妃嫔众多,是哀家往日礼佛喜静,不愿她们来打搅的。”
赵环接过话:“母后虽然这么说过,可孝意在心里,看素嫔就知道惦记您,便是不进内殿只在宫外磕头请安也是高兴。”
“素嫔乖巧,怎可能人人都这样?”太后眯了眯眼,与元翊道:“皇帝政事繁忙,且回乾元宫去吧,这儿有皇后与贵妃陪着哀家就成。”
嘉隆帝从未忤逆过太后,闻言即便心有顾忌,还是退了出来,临走前同皇后点头而过。
赵环留意到互动,暗暗咬了咬唇,揪着帕子的手极不自然。
苏媛奉命前往慈宁宫时,贺昭仪正临窗插花,见有公公引着人离去,手中剪枝的动作停了,望向身边宫女轻问:“琉璃,那是慈宁宫的人吧?”
“回主子,正是。”
“这大早上的,太后宫里突然来人找玉贵人做什么?”贺昭仪嘀咕着若有所思,片刻后反应过来,摇头道:“我就纳闷,贵妃怎容得玉贵人这么久,原是要寻太后做主。”
琉璃接话:“主子,这么说玉贵人此行……”
“瞧她自己的本事了。”后者放下剪子,坐下后面露担忧,“只是以她的容貌,在太后跟前怕是讨不了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