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十六章 提点

 

不知是蒋素鸾刻意徘徊在钟粹宫外,还是王贤妃特地追上的她,总之月光下两人相遇,三言两语寒暄之后,蒋素鸾殷声求道:“嫔妾自降了位分已月余未见过皇上,还望贤妃娘娘能够指条明路。”
王娅在瑾贵妃面前是那副模样,但在低等妃嫔面前自有皇妃的威严,她不疾不徐的回道:“素答应你失宠的因果,并不是说触怒了圣心,皇上待你是有情分的。”
“过去再有情分,如今也是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蒋素鸾一身苏绣的月华宫裙,妆扮素雅,只梳了个简单的玲珑小髻,斜插支鎏银掐丝点翠的花卉小簪,目光楚楚的站在那,格外惹人怜惜。
王娅闻言即笑道:“傻妹妹,本宫这话还听不明白?你的这份惩处本就受得冤枉,太后降你位分却不夺你封号,显而易见只是做给林侧妃看的,并非出自本意。”
蒋素鸾星目发亮,“娘娘的意思是,嫔妾还有希望?”
“你原就没错,怎的就跟那些进了冷宫的弃妃般自暴自弃了?”王娅与之并行,“你上钟粹宫求贵妃娘娘是无用的,你得宠的时候素日侍奉在皇后跟前,如今来求她,她岂会对你施恩?”
“嫔妾那是一时糊涂。”蒋素鸾垂首,语气低落:“皇后娘娘以前照拂嫔妾,出事之后却只让嫔妾稍安勿躁。可嫔妾听闻如今除了萧贵人,谢嫔与那苏氏得宠得很,嫔妾担心再闭门思过下去,皇上便忘了宫里还有个我了。”
“苏氏已经被封做玉贵人了。”王娅说道,见其目光怔然,继而浮现怒意,便劝道:“蒋王妃的事,你们尚书府算是与林侧妃结了仇。你见不惯那位林妃,何苦要在太后宫里表现出来?”
蒋素鸾摇头,“娘娘以为是嫔妾先招惹的林侧妃?”
“难道不是?”
闻者立即摇头,“嫔妾虽然不甘林侧妃嚣张,但瑞王在场,我亦是懂得分寸的,明知讨不到好何苦要让她看笑话。是那位林侧妃睚眦必报,知晓我的出身刻意刁难罢了!”
王娅往日与林侧妃并无多少交涉,只觉得其性格怪异,原道还是个小气记仇的。她无奈的笑笑,“说到底,总是你性子不够沉稳。在这宫里,你若藏不住心思,就只能被人算计。不论其他,就玉贵人样貌的事,你就表现过了。”
“嫔妾是不懂,凭甚林氏嚣张,苏氏也能得宠!”
“深宫之内,不需要懂这些。你既是有心向上的,若连这个道理都想不明白,就算他日复宠,又有何用,迟早还不是被人算计了心思?”
蒋素鸾听得懵懂,却在深思沉默之后不解的问道:“娘娘,贵妃娘娘不愿意帮衬嫔妾,您如此提点,会不会……”
王娅淡淡笑了,侧首望着她,“怎么,你觉得我这个贤妃娘娘当的名不副实?”
“不是,嫔妾没有这个意思。”
王娅兴致阑珊,望着前方随口言道:“你一贯乖巧,而皇上正是喜欢你的这份乖巧体贴,见面三分情,你自己想想。等你什么时候重新得了宠,再去钟粹宫,贵妃最不喜欢无用之人。”
蒋素鸾点头,“嫔妾明白了,谢娘娘提点。”
行过幽静,两人分路,贤妃身边的宫女东银忍不住就问主子,“娘娘何苦特地提点素答应,她以前得宠的时候也不见与咱们延禧宫多亲近。再者,贵妃娘娘都不愿施以援手,您暗中扶持她,就算他日素答应得了好,怕也不记得您。”
“会记得的,她越是求助无门,就越是能记得谁帮助过她。”王娅抬手,借着月光轻抚蔻丹,“蒋氏如今位分低下,但到底出身大家,蒋尚书不会放着她不管,皇上与太后也会顾着蒋家门面,复宠是迟早的。蒋家与赵家素来交好,蒋氏以为在宫里有难贵妃便会扶持她,可关键时候拉她一把的人却是我。”
东银仍是不解,“奴婢是怕最后娘娘替他人做了嫁裳,贵妃势大,就算素答应感恩您,但这份人情也会记在钟粹宫。”
“你当蒋氏是个傻的?”王娅冷笑,“知道皇后为什么是皇后,而她瑾贵妃再跋扈再厉害也只是个贵妃吗?皇城里,权力能让人屈膝,却不能让人臣服,人人都惧怕贵妃,惧怕惧怕,有惧而没有敬,自然得不了人心。”
东银点头,提着宫灯的胳膊向上抬了抬,主子每次去钟粹宫见贵妃都不喜多带人,否则这种掌灯小事根本用不着她亲自做。
提得久了,自然就觉得累,正打算换手交接时,前不远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二人止步,还不待反应过来,来人已跑到了跟前,却是新得宠的谢嫔。
谢芷涵行色匆匆,裙裾被风吹起,迫不得已停步时还左右张望着,似是在追人。许是寻不着踪迹,最后平复了呼吸,欠身道:“见过贤妃娘娘。”
“谢嫔这是怎么了,如此失态?”王娅亦伸头张望着,然四下无人,追问道:“你身边服侍的宫人呢,平日里就这般伺候你的?”
谢嫔慌色满面,内心焦躁,手指揪着衣摆支吾着答道:“他们,他们在后头。是嫔妾刚去芳华宫找玉贵人,经过澄明溏时被猫叫声吓到了,因而失态,冲撞了娘娘还请您恕罪。”
王娅将她紧张无措的表情尽收眼底,却明知故问道:“晚前皇上就召了玉贵人去乾元宫,这加封亦是才下来的,谢嫔你是替玉贵人高兴过度只记着去贺喜,竟忘了她今晚是在圣前服侍的吗?”
谢芷涵咬唇,眼中既懊恼又茫然,战兢着接话:“是嫔妾记错了。”
王娅深看了她眼,并未做为难,“这么晚,你回宫去吧,以后出来记着带个人。”说着话语微顿,又添道:“可别像韩妃一样出了意外。”
闻言,后者本跑得泛红的面庞刹那发白,诺诺应是。
眼看着谢芷涵身影渐远,东银嘀咕道:“这谢小主跌跌跑跑的,瞧刚刚的模样明显有事。”
王娅轻笑,“谢嫔的心思不在后宫,你与她讲体统规矩是没必要的,这样的人就算得了宠也翻不出天,且管她作甚。”
次日,凤天宫拜见皇后时,陈皇后当众褒赞了番苏媛,给了极大的颜面,语态间亲热非凡。
瑾贵妃差宫人传话说身子不舒服,皇后亦不究问。后妃间闲来无事谈的左不过是彼此间的家族琐事,皇后的兄弟被任命为护都营翼长,皆是好话恭祝。
谢芷涵心中藏事,漫不经心的应着大家,直等出了宫门便近前与苏媛并行,“媛姐姐,我有事要与你说。”
苏媛见其满面喜意,心情十分愉悦的样子,点头道:“好,那去我宫里。”二人携手,然而没走几步,便被人唤住了。
是毓秀宫的萧贵人萧韵,穿了身茜红色的折枝花样宫裙,腰际处挂了个粉色绣桃花的荷包,串了珍珠的流苏垂下来,随着她的脚步左右摇晃,婀娜多姿。
苏媛其实并没有刻意端量宫嫔容貌的习惯,此刻却看得十分细致。萧韵梳的是双枝桃心髻,正中戴了支赤金满池娇分心,右边斜戴两枝赤金石榴花簪子,耳上球形的珍珠坠子颤悠悠地晃在颊边,映得她肤光似雪,妩媚撩人。
莫名的,她竟有些不愿直视,启了唇唤道:“萧贵人。”
萧韵弯唇,面笑眸不笑,“一夜之间,苏美人摇身成了玉贵人,果然得宠。” 她站得挺直,说话间带着几分骄傲,又抬手抚了抚鬓角,露出纤腕上红色的璎珞手钏,颗颗圆润光滑,纯红娇滴,骄阳下熠熠夺目。
苏媛被那抹红色刺伤了眼,羽睫轻扇,遮下满目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