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十五章 嫉妒

 

瑾贵妃的钟粹宫是六宫中最为锦绣华丽的宫殿,金砖铺地,光可鉴人,四下铺了驼地凤凰戏牡丹毯。入目处,无不是精致罕见的玩物摆件,多是玉质雕琢,在殿内烛火的映照下发出温和润泽的光芒。
一袭嫣红绣牡丹拖地宫裙的赵环坐在高位,望着左右空旷的榉木镶骨椅出神。身后朱红的漆香案上摆着四方熏炉,里面燃着不知名的熏香,烟雾袅袅。
贤妃王娅喊着“娘娘”匆匆进来时,赵环的心情正是烦躁,见状不耐的抬头,尚未言语只见来人已慌张道:“贵妃娘娘,臣妾兄长的翼长之职落到陈家人手中去了,都是苏媛那个贱人,蛊惑了皇上用什么抽签之法,就这样将我们王家的官职赏给了旁人。”
“苏氏能蛊惑得了皇上,那是她的本事。你兄长自己没能耐,得以在剿匪之乱中明哲保身已是本宫祖父照拂,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赵环口吻冷淡,说话间抬手捏起旁边的碧玉茶盖,却并不急着端起来饮。
“可是娘娘,今晚又是苏氏侍寝,刚还听说皇上封了她做玉贵人。晋封贵人倒是其次,可这封号是当年……”
玉盏杯盖相撞的声响在安静的殿中显得特别刺耳,赵环横眉望去,目光凌厉,王娅到嘴边的话生生给噎在了喉间,目露惧色。
“瑾瑜美玉,当年皇上给本宫拟封号的时候,弃单玉而用瑾。这个苏氏不过是得了个本宫丢舍的字,有什么值得你王贤妃咋呼的?”
王贤妃连忙点头,只心中不忿之意过浓,收敛了激动低声道:“臣妾是着急,苏氏这个新人冒得太快了,以前皇上对韩氏也没有这样过。”
“素来新人换旧人,谁不是得宠过来的。你都提起韩氏了,又何必忌惮一个苏氏?”
赵环语气郑重,不知是说与对方听还是自己,只心中的酸意无限上涌,到底没忍住挥手打掉玉盏,“不过是侍寝两晚,与谢氏没什么区别,皇上宠幸她们是因为她们家族立功。你的父兄若是办事得力,又怎会在这里眼红别人,还求到本宫跟前来?”
王娅是了解眼前人性子的,善妒心胸狭隘,最是见不得皇上眼中有其他妃嫔,素来都是见谁不顺眼随手打杀害了。只是最近两年,或是赵家别有安排,或是太后娘娘的叮嘱与关照,竟也做出副贤惠大度的表象。
良禽择木而栖,她王家依附着赵家,因而哪怕被对方的话刺得难受,亦不敢回嘴。王娅扫了眼地上的茶水,认错道:“贵妃说的是,臣妾大哥办事失利,父亲已经骂过了。不过定海那边情形尚好,等捷报传来,那小小的灭匪之功又算得了什么。”
她的大哥王宏熙是振威大将军,手握重兵,军功赫赫,常年在外征战,是以权势颇大。
“是啊,你大哥不中用,还有个能干的二哥。等你二哥班师回朝,自有你的好日子,秦妃身边有个女儿,皇上每个月也总有几日要去景和宫。”
王娅不知对方发生了什么,素来嚣张的贵妃竟然这般消极,便关切了道:“娘娘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
赵环好笑的抬头,讽刺道:“这宫里什么时候顺心过了,贤妃竟然也说这种敷衍话?你若真想给本宫分担,可不是嘴上说说的。”
王娅先是微滞,继而心中犯虚,凑近了轻声:“娘娘,韩氏的事,您怎么没和臣妾说她当时怀有身孕。”
“贤妃这是怕了?”赵环抬手,拢了拢身上的轻纱披帛,身子随意歪在攒金丝弹花软枕上,眯着眼慵懒反问:“她若不是有了身子,用得着喊你对付?这宫里多得是红颜未老恩先断的,本宫替皇后分担后宫事务,难道还容不下一个日渐失宠的韩婕妤?”
闻者姿态卑样:“是臣妾失言,还请娘娘见谅。”
位上的人合了合眼,许久没说话,终是王娅按耐不住,想求的不好意思再求,矛盾了半晌只得道:“时辰不早,臣妾先告退了。”
赵环挥手,却在其将转身时突然说道:“你大哥的事就先消停些,过阵子风声淡了,禁军里、护都营里什么差事安排不到?”
王娅顿喜,忙几步上前,欠身道:“是臣妾一时心急,劳娘娘与左相大人多费心了。”
赵环手撑着额头,漫不经心的样子,说的话却很认真,“你自己都知道要等着你二哥班师回朝,那就要耐得住性子。陈逸轩虽得了翼长的差事,但终究是在瑞王手下办事,长久不长久可不是陈家说了算的。以前是你大哥掌事,太后与瑞王放心才放权,换做别人,这翼长可就不是好当的了。”
“是,还是娘娘想得通彻,是臣妾愚钝了。”王娅面露讨好。
赵环对这种嘴脸司空见惯,不见动容,徐徐再道:“苏氏刚进宫不懂规矩,今日在乾元宫里讨了圣心,看着是风头正盛,却不知得罪尽了前朝后宫,你不必焦急。”
放下手,蓦然睁大眼,直视了对面人询道:“对了,谢嫔怎么样,听说她与苏氏感情甚好。”
“娘娘放心,谢嫔就是个小丫头,根本不值一提。”王娅满脸轻蔑,“臣妾听闻,谢侍郎就没想过要将这小女儿送进宫来,自小宠溺着长大,谢氏还是闺阁小女儿的心态,对苏氏依赖之情多些,不足为惧。”
赵环微微颔首,别有深意的再问:“她父亲在你父亲手下办事,这人你总拿捏得住吧?”
“娘娘是想用她对付苏氏?”
“呵,对付?”赵环嗤笑,坐直了身做不可思议状:“小小一个苏氏,需要本宫费力去对付?你且看着,她嚣张不了几日。”
王娅此行,一是为兄长官职之事郁闷,二是因苏媛得宠的事生妒,听了这番话方彻底畅怀,“娘娘胸有丘壑,是臣妾沉不住气,这么晚来扰了娘娘清静。”
赵环摆手,叹气道:“你平日里少和秦妃一起添乱就好,她毕竟是有女儿傍身的人。”
“这还不是亏了娘娘大度,否则哪有玲珑公主?可惜了,只是个公主。”
忆起秦妃的生育缘由,赵环冷冷一笑,“是个公主才不可惜呢。”话说得意味深长,“不管怎样,有女儿就是不一样,皇上平日里不见如何恩宠秦妃,但念着公主是什么都少不了景和宫的一份。而你呢?兄长犯个错,皇上有多久没进你宫门了?”
王娅内心酸楚,复又一脸颓废尴尬的模样,讪讪道:“还不是谢氏和苏氏进宫分的宠。”
“分宠分宠,首先要有宠可分。”
闻者彻底哑口,适时钟粹宫的大宫女香橼进来,“娘娘,素答应前来求见。”
王娅抬眸,望着高坐的人惊诧:“蒋氏?”
赵环不耐,“蒋氏连萧韵一个小小贵人都对付不了,还有脸三番两次来求本宫?”话落交代了亲信:“让她回去,好好掂量掂量再来钟粹宫纠缠。”
 “是。”香橼应声告退。
见状,王娅双眸微转,亦跟着立马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