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十四章 进退

 

众所瞩目,苏媛慢慢抬起右手,以左手拢袖,朝玉碗伸去。
目不转睛的几位大臣只觉得那淡绿色的镜花绫披帛若流云般在眼前一拂,片刻间纤手中已多了个纸签。她走上前,将纸签递给满脸闲逸的嘉隆帝,“皇上。”
元翊姿态随意,抬手接了纸签,目光微转,只见下面那几人均凝视望着他。他微微一笑,展开来,随手将它递给旁边的李云贵,淡淡道:“人选已定,这护都营翼长之职就交给陈逸轩了,兵部拟旨吧。”
陈逸轩,右相陈楷之幼子,乃皇后陈玉的兄弟。这是赵相和王茂最最不想要的那个人选!
李云贵拿着纸签走下去,恭敬的递给左相。
赵信历经三朝,此刻面色如常,只好整以暇的看了眼纸上的“陈逸轩”三字,便点了点头,坐回原先位置。
他不开口,自然有人替他开口。首当其冲的便是兵部尚书王茂,他根本不看那所谓的纸签,直言道:“皇上,翼长之职关乎整个京都安全,若是用人不善,不说城中百姓不宁,更甚者可能会……”
“可能会什么?”嘉隆帝接过话,向后扬了扬身子,随手把玩着苏媛身上的披帛,慵懒的问:“王尚书的意思是,一个护都营翼长,就会危害到朕吗?”
他依旧笑吟吟的模样,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怒意,似乎也不强势,但王茂就是无法接话。
苏媛见元翊总盯着自己看,寻思了下便满做不解的询问道:“皇上,臣妾听闻护都营是由瑞王爷掌管的,怎么下面一个翼长之职这般重要吗,难道往日城里的布防都是由翼长安排的?”
元翊只笑着与她对视,不置可否,但眉眼含笑,自是觉得这几句话中听。是以苏媛继续问:“再说了,臣妾进宫那日看着皇城各门守卫森严,禁军有秦统领护防,又怎么会危害到皇上?”
嘉隆帝唇角微弯,伸手替她撩了撩鬓角的碎发,“爱妃说的极是,只是王尚书不这么想。”
王茂心有不忿,面容只露尴尬,毕竟帝王都这么开口了,还有妃嫔在场,总不能强驳了皇帝的意思吧?然而,这忙活了数日,翼长的职位就便宜给陈家人?他不由往左相望去。
左相面色不动。
嘉隆帝极有耐心,一直是深情款款的望着苏媛。苏媛想了想,依偎的身子朝他更近了近,似有惶恐的开口:“若是左相大人与王尚书都不满意这个人选,不如臣妾再去抽一次?”
“不必了。”嘉隆帝略有不耐烦躁,语气里终于带了几丝不悦:“左相与王尚书既心中早有人选,又何苦在朕面前周旋了大半个下午。你们口口声声喊着请朕裁夺,朕刚刚让朕的玉贵人替朕做了决定,你们又不满意,又谈什么再抽一次?如今天色渐晚,你们跪安吧。”
他说完,便招手使人传膳,又低头对苏媛说起亲昵话来,“爱妃来了这么久,必是枯燥,是朕怠慢了你。”
“皇上言重了。”
元翊说了这话,赵信自是不能再坐,便起身与王茂等人行礼跪安,随后才退出去。
到了殿外,王茂焦急的请示:“左相,这可怎么办?”
赵信负手在后,步履缓慢,望了望远处,风轻云淡的口吻:“什么怎么办,皇上不是已经定了吗,这护都营翼长就给那个陈逸轩。小小的翼长职位,陈家拿了又能怎么样?”
“就这样?”王茂不满。
赵信睨了他眼,似觉得滑稽,反问道:“否则你以为如何?你那长子早前办事太过失职,只罢了职务已是万幸,若换成别人,不提往日里那些事儿,只被乱匪囚住令朝廷蒙羞这一罪名,就不可能像现在般安然无恙。”
那事自是多亏了赵信与赵太后,王茂心中感恩,想起不争气的长子便气势低弱,“您说的是不错。不过谁都知道瑞王不爱主事,空担了个掌管护都营的职务,许多事还是翼长办的。这么个要差,便宜了那陈家人多不值?”
“陈家毕竟是皇后的娘家,落个差事给咱们的国舅爷怎么了?这天下是皇家的天下,皇上御口已开,咱们为人臣子就只有遵旨的份。”
赵信说着遥望了眼这座巍峨庄严的皇城,像是在深思又似是感慨,最后拍了拍王茂。他率先起步,二人并行向前,“你呀,回去准备拟旨,别扫了皇上的兴。”
王茂终似妥协,跟上去接道:“我瞧皇上是不想扫了那位玉贵人的兴,这朝堂的事让后宫妃嫔以玩笑待之,长此以往可如何是好?”
赵信摇头而笑,“小小的一个贵人,也要有她的长此以往才好。”
王茂听出话中深意,继而展笑,心中郁闷顿扫,连脚下的步伐都轻快了起来。
正殿里已经掌灯,此刻灯火通亮,四周明黄色的帷幕陈设越发亮眼,四周本服侍的小太监已经退去。
苏媛立在离龙椅三四步的距离,书案上玉碗的旁边,依次打开的四张纸条:王克、萧远笙、陈逸轩、姜孝泉。
嘉隆帝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若有所思的望了眼“王克”二字,眸底尽是嘲讽。许久,指尖划过那张纸条,反手捏起,慢慢撕碎,径自沉浸在他的喜悦里。
他不说话,苏媛不动,外间的人亦不敢进来。
好半晌,元翊才唤了声“玉贵人”,苏媛连忙应是。他侧首冲她招了招,待对方上前后伸手抚其面容,轻说道:“好一个玉贵人,果真是聪慧过人。”
莫名的,苏媛只觉得那摸着自己的手格外灼人,感受到他指腹在她脸上轻轻摩挲,酥酥麻麻的,令她无所适从,目露迷茫。
嘉隆帝欣赏着她有心想躲却无处躲避还得表现出欣喜的表情,盯着看了好一会才收手,却是对她摊开:“把抽来的纸签给我。”
苏媛方才以左手敛袖的姿势上前抽签,就是为了遮掩动作达到障眼的效果。实际从玉碗中抽来的早被她收入左袖之内,至于那枚写了“陈逸轩”的纸签,是在元翊身边时他交在她手中的。
依言递过去,嘉隆帝如刚刚般打开,最后反过来示她眼前,上面赫然是“苏致楠”三字。
苏致楠,护都营参领,她的叔父。
苏媛对上元翊视线,后者笑道:“觉得可惜吗?本来,这个翼长职位是属于你叔父的。”
话中试探之意掩藏得颇深,但是苏媛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摇头,“不可惜,没有什么本来之说。护都营参领也好,翼长也罢,都是给皇上办事的,皇上如此安排自有深意。”
“就真没有半点不平?”
苏媛只觉得对方的目光深得可怕,像是要将人吸进去一般,愣神间见其笑容渐敛,复又欠身摇头,语气较刚刚更为坚定:“回皇上,嫔妾叔父能得皇上重用已是恩德,凡事都不可要求过多,嫔妾这贵人的位分及封号,亦是皇上的恩。”
如此知进退,元翊很是满意,双手牵了她起身,赞赏道:“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