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十章 留夜

 

夜似乎特别漫长,李云贵领着徒弟刘明侯在外面,等着皇主子传人服侍,却久久不见唤声。
刘明年纪轻,靠着师傅的关系刚调到御前服侍,性子比不得其他人沉稳。他心里原就布了疑惑,此刻忍不住询问:“师傅,这位苏美人怎让皇上这般另眼相待?之前没听说过啊。”
“住口,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李云贵厉色提点:“皇主子与各宫小主之间的事,岂是我们好随便议论的?”
刘明是了解他师傅性子的,换了副愈发恭敬虚心的态度,“师傅,不是徒儿想揣测圣心,只是怕哪日不明就里误了差事惹皇上不高兴,您就当疼疼徒儿,也好让我见着这位苏美人的时候讨个好,否则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不是师傅不提点你,那日皇上突然下旨厚待芳华宫的美人,我早前也是不知为何。刚刚见了苏小主的样貌,怕是胜在这模样上了。”
“师傅您别忽悠徒儿啊,这宫里的娘娘小主们哪个不是天姿国色,我就不信苏美人还能胜过天仙了。”刘明语气虽低,但唏嘘的模样说的毫不含糊。
李云贵睨了眼徒弟,抬手拍拍对方帽子,打乱了其上的红色帽纬,轻训道:“你懂什么,早在谢嫔与苏美人入宫的时候,瑾贵妃娘娘就在凤天宫提起过这位苏美人,说是样貌与瑞王爷的林王妃很是相似。”
“与林王妃相似……”刘明嘀咕着,随后眼珠子睁大,立马用手捂住了嘴。
就在这时,殿内传来嘉隆帝的唤声,李云贵轻车熟路的招手,领着众小太监鱼贯而入。
殿内气氛暧昧,红色的纱衣自床沿露出及地,嘉隆帝披着明黄的外袍坦胸立在红木脚踏上,在李云贵的服侍下准备往旁边的净室去沐浴。
另有两个小太监往床边走,欲将侍寝过的妃嫔抬走。正走到净室前的嘉隆帝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说道:“唤宫女进来服侍苏美人,今晚留下吧。”
这与最初唤人时的意图是不同的,倒不是说妃嫔不准在乾元宫留宿,只是若想留侍寝妃嫔过夜,刚刚就应该下令了。不过帝王的指令容不得奴才质疑的,李云贵忙应了声给刘明使眼色。
苏媛浑身不舒服,原以为被送回芳华宫便可自在许多,没想到清理之后又坐回了龙床。还是红色的寝衣,只是她雪白的肌肤上较之前多了许多暧昧红印,手指绞着纱裙,在见嘉隆帝神清气爽的回来时,脑海里自然而然浮现了方才的那一幕,面色微红。
嘉隆帝上前搂了她躺下,语气温柔得似情人间的呢喃:“不必紧张,早晚要习惯的。”
依偎着陌生男子而眠,苏媛难以入睡,又不敢乱动,深思便飘忽起来。嘉隆帝同样没睡,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执起她的手看,突然问道:“在想朕为何特别优待你?”
蓦然闻言,苏媛没有立即答话,就听那人再道:“你明明不怕朕,何苦表现得紧张彷徨?这可不像一个会晚间独身去紫竹林的普通妃嫔。”
他知道了什么?
苏媛侧起身,想要告罪,又被他牢牢固住肩膀而不得起,“躺着,随便聊聊,犯不着慌促。朕若想追究你故意惊驾之罪,就不会有今日了。”
嘉隆帝意思直白,苏媛不敢再支吾,顺势接话:“嫔妾的确心有不解,还请皇上解惑。”
他似知晓她会有此一问,嗤笑道:“朕是帝王,妃嫔众多,既然失了位韩婕妤,自然可以再添一位苏婕妤,你说是不是?”
苏婕妤!
苏媛震惊,不可思议的望着枕边人,从六品的美人到从三品的婕妤,这种越级晋封可是从未听说过的,嘉隆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听他的话,应该是还沉浸在韩婕妤溺死的悲剧中,但是转身又可以搂着新人轻松道出这样的话来,终是有情还是无情?她突然理解为何外人道他因为韩婕妤悲痛不已了。
嘉隆帝似乎被她脸上的不可思议逗乐了,笑着松开她回道:“怎么,作甚这般望着朕,又不是马上就封你做婕妤,高兴坏了?”
“嫔妾不明白,为何是我?”
嘉隆帝兴致勃勃的反问,“那你告诉朕,为何那晚来紫竹林的是你?”
苏媛自是无从答话,只得以理由推托,后者亦不追问。
次日,苏媛自乾元宫直接去了凤天宫请安,陈皇后看见她时比昨日还热情,趁着众人还没来拉着她手亲近道:“本宫就知道苏美人能得皇上喜欢,这新人侍寝当夜就宿在乾元宫的可不多。本宫相信,你比素答应更值得栽培。”
这拉拢的意思已经明着说了,苏媛感恩致谢:“多亏了娘娘安排,否则嫔妾也没机会侍奉皇上。”
“你能识大体是最好,谢嫔年龄小,不如你稳重,皇上属意她的活泼性子,但论长久,还是苏美人这样蕙质兰心的好。”
陈皇后拍了拍她的手,多是褒她贬他人以涨其虚荣心的话,听在一心夺宠的人耳中是顺心,但苏媛并不是。
陈皇后沉吟着又道:“妹妹是知事的,不过有句话本宫也要提醒你。宫中佳丽三千,多是盼着见皇上一面的,但紫竹林那地儿,以后非是传召可千万莫去。”
宫中无隐秘,这事皇后知道,想来亦是将她当做了攀龙附凤的女子,怪不得说话这般直白。
苏媛点头,“嫔妾谨记娘娘教诲。”
“还有,做宠妃要有宠妃的自觉,可骄不可纵,如韩婕妤那样自命清高的,本宫不想有第二个。”
苏媛又恭顺的应是。
她总觉得,元靖所谓的安排很复杂,或者说自己在见嘉隆帝之前就有其他布局,否则怎么好似侍了一次寝就能肯定做宠妃了呢,陈皇后的话明显含有深意。
以及,当初她刚进京时入住谢府,谢夫人的那番深意。回芳华宫之后,她就忍不住深想,自己入宫后有今日,莫不是与那位被众人添了神秘色彩的林王妃有关?
午后,谢芷涵来宫里找她,遣退了宫侍便神秘道:“媛姐姐,你知道吗,韩婕妤死的时候是怀有身孕的!”
苏媛惊讶起身,难以置信的反问:“这、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一尸两命,韩婕妤溺死还不知是因为什么呢!”谢芷涵语气激动,喝了口茶续道:“我刚刚在御花园撞见了秦妃和秦良媛,听她们私下里说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