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章 侍寝

 

苏媛病愈得很快,陈皇后很快给她安排侍寝。那日,她去凤天宫请安之后就被单独留了下来。
皇后一脸雍容的坐在高位,语气亲和:“苏美人进宫已近月余,以你的姿容等到今日才侍奉皇上真是可惜。按理说,无论是才情学识还是样貌出身,你皆不输给谢嫔的。
谢嫔自承宠后经常陪伴圣驾,你们姐妹情深,竟不见她在皇上面前提携你几句,也是苏美人你大度,念着进宫前的感情,只是深宫之内,有些情还真是说不上来。”
她的话中意,苏媛听得懂,从善如流的接道:“嫔妾今日得以侍奉皇上,多亏了娘娘的帮衬,嫔妾一定谨记在心。”
皇后满意的笑了,再开口语气轻松:“这么讲就客气了,你进了宫便是本宫的妹妹,哪有不盼着你好的?能得皇上亲睐实属你自己的福气,那晚皇上在紫竹林里悼念,遇见你约莫是有故人梦中来的先兆,这是你的机遇。”
苏媛听得有些迷茫,但并不追问,颔首应是。
陈皇后又交代了几句,多是如何服侍皇上的话,再有就是拉拢之意,后者皆一一应了才离开。
回芳华宫的时候,正见贺昭仪带着两名宫女出去,照面说了话才得知,那位林王妃又进了宫,太后命人请她过去作陪。
富永海积极的迎了她进东偏殿,奉承道:“小主快歇着,养足精神等晚上侍奉圣驾。小主您侍寝前就得皇上钟爱,之后早晚能越过贺昭仪,做这芳华宫的主位。”
苏媛嫌他多话,冷脸横了眼,“说的是什么话?你在宫里这么多年,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还要我来提点吗?贺昭仪是昭仪娘娘,又不曾薄待过我,你讲这话让人听了,还以为我对她心有不满呢。”
富永海忙变脸告罪,“是,是奴才嘴笨,小主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奴才是见贺昭仪又去慈宁宫陪伴太后,唯恐小主不高兴才这么说的。其实太后娘娘召她过去并不是有多喜欢贺昭仪,只是那林王妃的脾气太过怪异,才喊了昭仪娘娘陪驾。”
苏媛不太想听他多言,摆手打发了下去。
桐若见主子隐有怒意,温声安抚道:“富永海就是这样的性子,小主别往心里去,奴婢知道你对昭仪娘娘没有不敬之心。”
苏媛抚额,“这样爱搬弄是非的奴才,我怕是养不得。”
“小主且宽宽心,为着晚上,也别坏了心情。”
苏媛兴致恹恹,“我知道了,姑姑也下去吧。”
她转进内室,在妆镜台前坐下,望着镜中的自己,那细长的柳叶眉,眼前浮现出另外一副形似的面容。那年她十岁生辰,长姐第一次替她画眉,铜镜中映出她们俩相依的画面,是何等的温馨。
如果没有那场灾难,自己依旧还是家人护佑下的无忧少女,姐姐如今就该已经嫁给哲哥哥,成为贺家的长媳,或许已为人母;模糊着模糊着,还止不住想起那双清冷无情的眼眸,明明亦是死寂一般的目光,却于困境时给她带来了温暖。
苏媛趴在镜前缓缓闭眼,她终究是起了不该起的心思,哪怕遮掩再好,他亦是晓得的。
也罢,今夜之后,那份不该有的情愫注定深埋。
与寻常妃嫔无异,苏媛沐浴后被抬进乾元宫的龙床后,很长时间都处在安静的等待之中。被裹在薄衾之内,虽说殿里安置了冰块,但久了依然觉得热,或者说是烦躁。
嘉隆帝亲手撩开明黄色的床帷时,苏媛已经迷糊出了睡意,骤然间被刺亮眼,视线对上正俯视着自己的男子,脑海里显现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与那个人容貌大异。
嘉隆帝元翊宽额浓眉,生了双很特别的丹凤眼,整个人透着几分凌厉,看上去确有帝王之威。不似那人,疏眉细眼,精致秀雅,明明很温润的模样,却总拒人于千里之外。
那晚紫竹林里遇见,她并不曾刻意打量过,只记得那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特别玩味。如今对视,方觉得对方竟含了几分笑意,看着他亲手将一方帐幔落在床头的金钩上,随后凝视了她眼,居然转身走了。
苏媛下意识一慌,没想明白是为何,紧接着就听嘉隆帝唤来近侍。
乾元宫的掌事太监李云贵捧着描金红木的托盘应声而进,其上安置了件红色轻纱的寝衣,就搁在床头,恭敬的朝她点头示意后方离开。
苏媛转头睨了眼寝衣,而后不动声色的用余光去寻找嘉隆帝,那抹明黄背对着她,负手而立,许是不闻动静,又淡淡开口让她更衣。
苏媛这才挣扎着从寝被里出来,帐幔不敢落下,只能悄悄觑了他眼,而后拿起寝衣挪至床尾穿上。
殿中不知何时布上了酒菜,烛光明亮,苏媛赤足站在床前,简单的红纱裹住其曼妙的身姿,露出秀肩处大片雪肌。嘉隆帝举着酒杯由上而下的打量她,眼神赤裸考究,好半晌才喊她过来坐下。
二人对视,苏媛微显拘谨。
嘉隆帝率先开口,“你似乎不意外?”
“是。”
“那晚如何看出朕身份的?”他抿了口酒,又继续问:“既是看出来了,怎不行君臣之礼,你倒是说说当时你心中在作何想。”
苏媛欲起身回话,就见他眉宇微皱,冷声道:“喊你坐着便坐着,何必扭捏。”
“回皇上,那日嫔妾只是在想,时至宵禁,能自由行走在内宫,又做那番打扮的,身份必定尊贵非凡。再者嫔妾已报身份,您却依旧无所顾忌的追问嫔妾闺名,想来只能是陛下了。”
她说着低首,声音渐轻,“只是皇上不明言身份,嫔妾就算心中已有所悟,亦不敢道破。”
“你倒是心思玲珑,片刻内能想到这么多。”
嘉隆帝语意复杂,听不出褒奖,一双凤眼依然紧缩在她周身。就在苏媛坐立难安之时,就见他抿唇一笑,举起银筷轻松道:“用膳吧。”
于是,苏媛默默用膳,待见对方搁下银筷,亦跟着放下。她双手置于身前,感觉到嘉隆帝起身朝自己走来,就见他修长的手指覆上那梅花银酒壶,酒水入杯,她想要起身,却被他左手按肩定在原位。
嘉隆帝举起酒杯送至她唇边,声音轻慢磁性:“会喝酒吗?”
“会一点。”
嘉隆帝轻笑:“那就喝了,权当你的大喜之酒。”
苏媛不知其他妃嫔侍寝前是不是也会有这般场面,只是听到“大喜之酒”四个字时,心中到底忍不住酸意。她的大喜,与眼前人的吗?侧首仰视他,对方目光如星,讷讷的启唇,火辣酒水入喉,劲道厉害,呛得她咳了起来,瞬时双颊通红。
嘉隆帝望着,似乎十分愉悦,丢开酒杯后拦腰抱起苏媛,在其惊呼声中往龙床走去。
金色烛台上红泪滴落,明黄的帐幔自动滑落,被翻红浪,掀起满室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