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章 意外

 

月色西沉,站在关雎宫外许久,耳旁传来树叶随风摇曳出的“簌簌”声响,她静静望着那座漆黑的废弃宫苑,好半天才见韩婕妤出来。
依旧是来时匆匆的脚步,她左右看了看,便快步离去。
苏媛从隐处出来,等了会没见动静,犹豫片刻举步上前。踩在落叶上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刺耳,然刚近宫门尚未踏入,左臂突然被人自内揪住随后强行带入,紧接着脖颈一窒,耳旁听得那个熟悉的嗓音逼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是了,以他的功夫,怎会不知自己接近。何况,他行事素来谨慎,既然敢在这儿同宫妃私会,又怎会没有安排?或许,早在自己随韩婕妤到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得知。
“我,”苏媛呼吸困难,不由抬手攀住其胳膊,“我只是凑巧撞见。”
“凑巧?”元靖手上的力道不减,语气逼人:“你进宫是为什么难道自己忘了,还需要本王来提醒吗?”
苏媛下意识的摇头,“我一直都记得。”
“那这时辰,你不在芳华宫里待着,出来做什么?在林府时我的话,你完全没放在心上。”
苏媛听出他的怒意,想起刚刚离开的韩婕妤,不知为何心中涌出酸楚,更觉得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咯人,不答反问道:“你突然安排我进宫,是不是因为韩婕妤的恩宠不如往日了?”
元靖冷不防听到这话,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诧异住了,手中力道不由松缓。想起如今处境与对方身份,索性放开她,反问道:“你进宫,难道是为了我吗?我给你安排杭州知府千金的身份,让你名正言顺做妃嫔,可这之后,只能靠你自己。”
“韩婕妤她……”
苏媛刚开口,就被对方不耐的打断:“你很聪明,韩婕妤的确是本王安排进宫的,过去三年有她在圣前,本王行事方便许多。但她只是做皇帝的宠妃,而你和她,是不一样的。
你们林家满门冤屈,这得靠你自己来,你可不只是博得皇帝喜爱就可以的。所以,不要拿你与韩婕妤比较,至于本王用她做什么,也不是你该打听的。”
苏媛咳了几声,心底的失意如何都压不住,方才被他掐喉时逼出的泪水在眼角悄然滑落,忙侧过了身,颔首应是。
他看着,无动于衷,冷肃的声音随着晚风再次传来:“回宫去,承宠之前切莫自乱阵脚,你只是新入宫的妃嫔,做好你的本分。”
“我记住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苏媛背抵着破旧的宫门,想起多年前自己被他所救的场景。
犹记得,那年的寒冬特别冷,当时长姐走失,而她正由着几个仆妇护着逃亡。脏乱的破庙里,她华服染尘,极度狼狈,抬眸望向对方时,不是戒备与敌视,反而是诡异的平静。
连日的逃亡生活已经让她意识到了这注定的结局,诚如早前被带走的长姐一般。
他的随从留在庙外,他走上前,温和的语气里带着莫名的安抚,“你是林府的小姐吧?”她颔首,而他的目光中带了些许疼惜、些许同情,甚至还有几分自嘲,好一会才继续道:“林氏已身败名裂,我带你回京见你家人最后一面,可好?”
在对方的凝视下,她从惊恐到震惊再到绝望,最后阖眼起身:“好,我跟你走。”
就那样,他带她回汴京,亲眼看了西街处的那场行刑。她立志要报仇,他颔着首说“我帮你”,于是他派人帮她安置了家人的身后事,并将她送到杭州苏家。
她总以为,他们是一样的。受着同样的冤情,有共同的目的,有共同的敌人。他们之间,是其他人不可比的,然而等入了京,才发现并不是。
当晚,嘉隆帝自慈宁宫散宴之后,便翻了谢芷涵的牌子,宣她侍寝。第二日汀兰替她梳妆时说起谢贵人大喜,还晋了嫔位,想是极得万岁爷欢心的。
桐若则站在一旁开口,语气里带了几分安抚的意味,“小主莫要着急,您与谢嫔小主都是刚入宫的,昨儿个是她受了皇恩,早晚会轮到您的。”
苏媛倒并不是很期待侍寝,虽然那人一再强调要取得嘉隆帝喜爱。不过,身在宫里,她亦明白有些事躲不开,也不能躲,不过顺其自然罢了。
去凤天宫给皇后请安,依旧是跟着贺昭仪。至那,谢芷涵早就在了,看见自己时面露一笑。
坐下来诸妃话语才知晓,昨晚素嫔在慈宁宫不知为何惹恼了林侧妃,那位瑞王的侧妃当场摆了脸色,瑞王心疼她不顾太后与万岁颜面大发雷霆,宴席不欢而散。
太后动了怒,自然将罪责归在说话不当心的素嫔身上,直接把蒋素鸾降为答应,闭在宫中反省,是以此刻并没有在凤天宫。
苏媛见提起这事时有人窃喜有人同情,但都没有过多纠结,均将目光放在了新承宠的谢芷涵身上。
宫中常象,注意力总是聚集在新人身上,谁会对失宠之人过多在意?
谢芷涵浑身不自在,到了外面还觉得别扭,私下里拉着苏媛的手说道:“姐姐,那位素答应早前那般得宠,怎就因失言几句便得了这种下场?再怎么说,也是伺候皇上的人,那位林侧妃就那般矜贵?
何况,本就是林侧妃欺了瑞王的嫡妃蒋氏,蒋氏如今身亡,素答应就算言语不当,可太后这惩处未免太重了些吧。”
她语气怅然若失,听得苏媛有些糊涂,“涵儿怎么了?这种话怎会从你口中出来,你现在刚刚得宠,犯不着担心这个。”
谢芷涵却似一夜间长大了,摇着头答道:“谁知道呢,昨儿见素答应还是皇后跟前的妙人,我不过还是个贵人,今日却如此情形,真的世事无常。媛姐姐,我们可要小心些。”
她这话,并不多余,事实上,深宫之内,本就是风云骤变的地儿。
当晚,依旧是谢芷涵承宠,连着侍寝两日,让许多妃嫔红了眼。随后几日,听说定海那边传来军情,嘉隆帝无心后宫,并未宠幸任何人。
本以为谢芷涵受宠,以长春宫主位韩婕妤不容人的在外名声,会为难她。但是苏媛问了几次,倒都不见任何异样,而她在得知韩婕妤同元靖之间有往来后,每每看见她总忍不住深想。
可惜,是日午后,突然传来韩婕妤薨逝的消息。
韩婕妤是从王贤妃的延禧宫里出来之后,路经鲤鱼池时不慎落水溺亡的。陈皇后与瑾贵妃查了查,并没有发现其他问题,只当宫侍伺候不周,发落了韩婕妤身边的相应众人,就开始着办身后事。
谢芷涵胆子小,撞见了抬回长春宫的韩婕妤尸身,吓得好几晚都睡不着,白日里但凡有空便来芳华宫,总念叨韩婕妤那日为何要去王贤妃宫中,明明以她的性子是最不喜欢赴宫妃之约的。
苏媛隐约觉得这事与元靖有关,但显然那人不可能告知自己。韩婕妤盛宠多年,闻得噩耗,嘉隆帝伤心不已,加封为韩妃,身后事一应按照的妃制。
为此,连着数十日不进后宫。早前人活着的时候,苏媛没见其如何恩宠,死了倒是颇见情愫。嘉隆帝不宠幸后妃,宫人难免替苏媛感到惋惜,凑巧在侍寝前遇着了这事,她倒是还好,正巧突然一晚起了热,连病了好几日。
陈皇后着身边的春庭来送了些东西,嘱咐她好生养病,安抚她不必着急。苏媛真心没着急,不过元靖倒挺在意这个的,秘密传了信让她早日养好身子,说是会另作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