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四章 局势

 

各宫主子的赏赐下来,先是有陈皇后宫中的卫通卫公公,再有瑾贵妃宫里的路福贵路公公,以及王贤妃宫里的宝庆宝公公,苏媛皆亲自接待,逐一打赏。
等人都打发走,苏媛转进内室,同跟着的桐若客气道:“刚刚人多眼杂,姑姑既担心富永海继续说下去惹出事来,又恐我生出误会嫌疑,真是难为了你。”
桐若面露惊讶,心感动容,张口道:“小主……”
苏媛一本正经的接话:“姑姑是要服侍在我身前的人,我若连你的好意真心都看不出来,往后如何在宫里度日?梅芯与汀兰皆是我带进宫来的侍女,姑姑不必担心。”
桐若这才又福身过了礼,真诚道:“小主肯信任奴婢,奴婢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奴婢有幸入芳华宫伺候小主,荣辱恩宠皆系在小主身上,自然不会盼您不好的。”
苏媛点点头,表示认可。
“其实富永海说的也没错,这瑞亲王的侧妃林娘娘的确招惹不得,但皇上是君,瑞王为臣,君臣有别,拿后妃与臣子的妻妾作比较是万万使不得的。林王妃在瑞王府是专房之宠,每逢宫中设宴皆是她陪在瑞王爷身边,纵使太后娘娘不喜欢却还是奈何不得。”
桐若说着语气略有迟缓,视线扫过苏媛面颊,转而续道:“虽说要注意,但小主是宫嫔,与林王妃毕竟不会有过多交涉。隔壁祁答应即便是借着林王妃得了皇后娘娘的青睐,但安排侍寝之后并无再多恩宠。您该留心的,还是皇后娘娘与瑾贵妃娘娘。”
“这我知晓,皇后娘娘主持宫中事宜,贵妃娘娘宠冠六宫。”苏媛如是应道。
“不瞒小主,皇后娘娘空担了个掌管后宫之权,实则……”
苏媛不妨她说得这般直白,只好接道:“瑾贵妃是左相孙女,又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难免优待些。”
桐若摇头,“如此尚不止,美人,教引姑姑想来已与您讲过宫中形势,但定不通彻。其实,王贤妃娘娘虽然出身兵部尚书府,然王茂王尚书与左相赵大人素来交好;再者秦妃娘娘的父亲秦洪顺秦统领与赵相又是翁婿,秦统领掌管着禁军,秦妃娘娘更是为皇上诞下了唯一的公主。”
听她说着,苏媛心中已然有数,这后宫里陈皇后并无实权,赵太后喜欢干涉宫事,权力多握在有王秦二妃支持的瑾贵妃手中。
“那依姑姑的意思,我是该选择依附贵妃娘娘?”
桐若不动声色的又扫了眼对方容颜,慎重言道:“小主进宫的时机好也不好,您与谢贵人错开了三月选秀进来的那批小主,是圣上自己下旨召进宫的,这是幸。”
苏媛从善如流,谦问道:“还请姑姑点拨。”
“可如今宫里最不缺的就是承宠宫嫔,且先不提盛宠不衰的贵妃娘娘,便是早前圣宠一时的韩婕妤,以及新得宠的萧贵人与素嫔,哪个不想得到贵妃娘娘照拂,又有哪个真能做钟粹宫里的人?”桐若语气似乎挺为难的,“贵妃娘娘根本用不着她们。”
言下之意,便是皇后娘娘的凤天宫用得着。宫中贵妃势大,身为中宫的陈皇后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只好借年轻的美人去分瑾贵妃的宠。
苏媛颔首,并不分析宫中的党派,瞥了眼窗外,正见对面西偏殿的窗牅一合而上,遂又问:“姑姑,长春宫的主位是哪位娘娘?”
正分析着宫中形势,突然听她打听起这个,桐若微微一愣,继而了然的答道:“长春宫的主位是韩婕妤,嘉隆元年进的宫,三年来颇得皇上宠爱。”
“可还住着其他小主?”
闻者摇首,“回美人话,婕妤娘娘不喜热闹,早前宫室宽裕,也就没说什么。不过之前各位小主进宫,连昭仪娘娘这儿的偏殿都住进了祁答应,皇后安排新小主过去,结果韩婕妤自个儿跑去求了万岁爷,这才罢了。”
后宫这种事居然去圣前询问,皇帝连皇后的颜面都不顾的吗?苏媛觉得匪夷。
“韩婕妤性情古怪,皇上又独喜欢她这点,难免纵容了些。”
“那谢贵人……”
桐若便压低了嗓音,“现如今,宫中比较得宠的是素嫔和萧贵人,韩婕妤的恩宠不如往日了,没了君恩,自然不敢再骄横。”
君恩,苏媛暗念这两个字。想起进宫的始末,对谢芷涵歉意更浓,不免起了担忧,那个相识不久却日日缠在自己身边喊她媛姐姐的女孩。
刚想着她,就听宫人禀报,道谢贵人来了。
苏媛既惊又喜,朝外走去,正见谢芷涵风风火火的进来,宫人们行礼,她亦不在乎,摆摆手上前搭了苏媛的胳膊。
“媛姐姐,我刚刚从长春宫过来,你可知我路上瞧见了什么?”她竟是一副激动的模样,似乎心情很好。
苏媛不明,顺着她的话好奇:“见到了什么?”
“宫巷里,素嫔和萧贵人的轿撵对行,两人停在那为着谁先过去硬是说上了半天。从昨日万岁爷赏了萧贵人一支簪子的事说到前不久素嫔随皇后觐见太后娘娘时得了块玉佩,嘴上都姐姐妹妹喊着很亲热的样子,可话里话外全是互相攀比,是谁都不肯先让的意思。”
谢芷涵说着接过梅芯递来的茶盏,喝了两口继续道:“姐姐你说好笑不好笑?这样的日头,她们俩真有兴致,就那么点事耽搁好久,若不是我身边的闻露闻霜制止我过去,我早就到姐姐这了……”
苏媛望了眼门口,拉着她坐下,“你在我这说说就罢了,可千万不要到别人面前去说。刚桐若姑姑还讲,素嫔与萧贵人都是新宠,你我刚进宫就对她们说三道四,传出去可不好听。”
谢芷涵顺着话望向旁边的桐若,不可置信的问:“姑姑,素嫔与萧贵人真的都很得宠吗?”
桐若颔首,“回谢贵人话,这批秀女中,属她俩最得圣心。”
“比我住的长春宫主位韩婕妤还要得宠?”
桐若巧答道:“贵人这话便不好说了,婕妤娘娘服侍皇上多年,情分在那;素嫔和萧贵人虽然进宫没多久,但服侍得合万岁爷意。”
“姑姑这话说得我听不明白,还是不知到底是谁最得宠。”
桐若面露讪色,似有些为难,苏媛见状便接过话道:“姑姑不用介意,谢贵人素来心直口快,并非一定要你说出谁来。这儿没其他事,我和贵人说会话,你们都先下去吧。”
桐若等人退下,身边仅留了几个从宫外带进来的侍女,苏媛才放心直问:“涵妹妹,婕妤娘娘可有为难你?”
“没有,我进了长春宫去给她请安,她受完礼就让我走了。”谢芷涵笑嘻嘻讨巧道:“姐姐是不是听说了她不好处,所以担心我受委屈来着?”
她脸上挤满笑容,不等人接话又语:“你放心,我看那位韩婕妤还好,就是性子淡不爱搭理人。听说新进的宫妃头个月是要去主位娘娘身前服侍的,她直接免了这规矩,喊我无重要事别去她殿里。”
闻言,苏媛松了口气,只是含笑提醒道:“她虽免了礼,但这几日总是要的,否则旁人道你没有尊卑可如何是好?”
谢芷涵摇头,“她说了不让我去,就是真不让我去,这是她身边的姑姑提醒的。姐姐,听说这位韩婕妤性情可古怪了,我可不想每日都去讨晦气。”
如此,苏媛亦不好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