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章 进宫

 

八月廿九,宫里的喜轿如约抵达谢府,侍卫嬷嬷站满了谢家门前,鞭炮乐声起,浩浩荡荡迎了两位新人进宫。
承华门前,苏媛下轿,回首望了眼远处,万里碧空如洗,鸿雁高飞,真是个极好的日子。
谢芷涵穿了身玉色绣折枝的堆花宫裙,堆着笑意朝自己走来。她步履轻快,伴着百合髻边的蝴蝶流苏摇曳生姿,诚如其一贯活泼伶俐的作风。
耳旁不由响起对方连日来的碎语,抱怨天家无理,嘲说论功行赏最后却是要夺了人毕生幸福将她困于这红墙绿瓦之内……苏媛望着,笑意渐凝,思及谢芷涵曾为了躲避选秀故意染疾,而今却仍是被一旨圣意钦选入宫,又暗生愧疚。
如此明艳欢快的少女,从此要困于这座皇城里。
“媛姐姐,”甫一开口,谢芷涵就被旁边的姑姑提声警告:“谢小主,您是贵人,苏美人位居您之下,怎可乱呼称谓,坏了这宫中制度?”
闻者脸上的笑容立即就垮了,只因在府中的受训受教不敢表现出来,那双素来灵动的眸子透出不尽无奈委屈,抿着唇改口又唤了声“苏美人”。
苏媛规规矩矩的低头福身,莲绿的披帛若柳条拂过,余光瞥见左右立着的侍卫宫人,个个面无表情、目不斜视,再观眼前那犹如长龙的赤色宫墙,暗暗朝对方摇头。
谢芷涵被分去了长春宫,行过承华门没多久便与她分道扬镳,临别前目露不舍、满是依恋。苏媛面无波澜的别过头,跟着宫人朝她所居的芳华宫而去。
芳华宫坐落在御花园的东南面,宫殿不大、位置尚偏,主位是九嫔之首的贺昭仪,桃李年华,鹅蛋脸、高鼻圆眼,很是端庄温厚。苏媛去拜见的时候亦不见为难她,还留她用了膳,赏下些环佩首饰并交代了宫中注意事项。
苏媛一一应是。
西偏殿住的是年初进宫的祁莲祁答应,江南女子,柔婉纤纤,一袭月白色的宫裙在穿红着绿的宫廷里显得分外醒目。初见瞬间,她茕茕孑立的站在贺昭仪身旁,双眸无所焦距,非询问即不言语,周身透着股清冷。
从主殿出来,苏媛主动示好:“听说祁答应亦是杭州人士,我那有从家带来的香纱绸,这时节裁成衣裳穿着最合适不过。我瞧妹妹似乎偏好淡色,粉蓝与鹅黄二色如何?”
祁答应这方仔细凝视起她,只目光越发深邃,安静了片刻突地就笑了,“嫔妾位分低下,香纱绸这样的好东西,美人该送的是其他娘娘,用在我这岂不暴殄天物?何况,我并不喜欢杭州的丝绸,也不爱粉蓝与鹅黄,苏美人的好意嫔妾心领就是。”
话落,后退半步,欠身言道:“嫔妾还有事,先告退了。”
苏媛莫名其妙,只能看着那抹纤影远去。
她住进了东偏殿,先前迎她的宫人们来行认主大礼。首领太监富永海与掌事姑姑桐若,小太监小雀子和小贺子,宫女玉竹和知菱,宫中其他服侍的人都是由贺昭仪近侍安排的,苏媛亦不过问,受了礼只让梅芯将准备好的荷包赏下去。
富永海身量不高,体态微胖,小小的眼睛窝在堆满肉的脸颊里,不停说着讨好巴结的话,“小主别和祁答应计较,她素来就那样的脾气,从来入不了万岁爷的眼。若不是昭仪娘娘照拂,这满宫里谁理会她?
可小主您不一样,不说苏大人是一方知府,就是您的叔父苏参领前不久还立了大功。再说小主您貌若天仙,刚进宫便是从六品的美人,等侍寝之后肯定还要晋封,犯不着对个末位答应浪费时间。”
功臣侄女的身份进宫,自然万众瞩目,少不了锦绣前程,富永海的话谈不上夸张。苏媛亦不多言,但心有不解:“祁答应能侍奉君上,总有她的过人之处,本宫毕竟是新人,初来乍到对宫中不熟悉。”
富永海语气激动:“美人小主不必紧张,其他娘娘您或是该留意,但祁答应完全不用放在心上。她进了宫半年都没承宠,若不是前阵儿奏了个小曲得到瑞王妃青睐,谁能想得到她呀。”
“瑞王妃?”
闻者生奇,瑞亲王元竣乃当今赵太后的亲子,只是瑞王的嫡王妃在去年就暴病离世了,此刻听他提起,难免惊诧。
富永海便哈着腰回道:“小主刚进京尚且不知,去年过世了的是瑞亲王的蒋王妃,奴才说的这位是林王妃。”
“林王妃?”
她的陪嫁侍女梅芯忍不住打听,左右张望着道:“我怎么听说,三月大选,太后娘娘欲为瑞王爷指一位正妃,可是被王爷拒绝了。”
“拒绝是自然的,这京中谁不知道瑞亲王视林王妃如珠若宝,林侧妃在瑞王府里俨然嫡妃,王爷是不可能改立他人为正妃的。”
富永海说着还面露神秘,凑近了添道:“小主,他日您遇上林王妃可要多仔细些,以前的蒋王妃便是因为让林王妃不痛快了才差点被瑞王爷休弃,她回蒋家后不甘受辱就投缳自缢了。若不是太后娘娘亲自下旨,瑞王爷连体面都不会给蒋王妃。”
梅芯顿觉不可思议:“这嫡侧有别,宠妾灭妻,瑞王爷怎可能这样做?”
富永海转首看过去,摇头道:“姑娘,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儿,我骗小主做什么?常言道宁为瑞王妾,不做帝王妃。要想在这宫里生存,得罪了皇后贵妃不要紧,可千万不能让林王妃不高兴了。
不说其他,就说咱这昭仪娘娘,虽说久未承宠了,但因为平时与林王妃有些往来,无论是哪宫娘娘都敬着三分;那日林王妃来宫里,说了句祁答应的曲子好,晚上皇后娘娘就安排了祁答应侍寝;还有之前离世的好几位妃嫔,生前或多或少都有冒犯冲撞过林王妃……”
这浮夸的语气,苏媛就有些听不下去了,恰巧旁边桐若先止了他,“富永海你说的什么胡话,若是传出去,没得连累了小主。”说完侧身再道:“小主别太往心里去,他就是危言耸听,林侧妃是尊贵,但怎么可能越过宫里的娘娘主子们。”
苏媛点头,眼见富永海面露不忿似要反驳,忙抢言道:“姑姑说的是,不过他也是担心我初来乍到得罪人方好意提醒,倒用不着太过紧张。”
桐若再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