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章 入京

 

嘉隆三年秋,汴京。
持续数月,聚落于流离山头上的寇匪在通都官道上作乱祸民,凡往来车驾行旅,无论达官或是显贵,杀伤抢夺无所顾忌。
天子脚下贼人猖獗如斯,负责京都布防的护都营失职被纠,翼长王宏照失利落于寇匪之手,使朝廷蒙羞。年轻气盛的嘉隆帝龙颜大怒,首次拂了太后与左相赵信颜面,特命兵部侍郎谢博睿同护都营参领苏致楠前往营救灭匪,终是在中秋之前平定乱事,还百姓安宁。
苏媛是八月十六入的京,彼时金桂飘香,艳菊盛放,朱轮华盖的马车辘辘前驶,行过喧闹繁华的街市,再踏上临近皇城的康乐大道,随着侯在路口的谢府之人朝侍郎府而去。
她是杭州知府苏致远之女,月初剿匪之乱中功臣苏致楠的亲侄女,和兵部侍郎府的二小姐谢芷涵皆是圣旨亲选的妃嫔,不必经历重重选秀,由礼部择了吉日,于本月廿九直接进宫侍奉圣驾。
苏谢两家本是旧亲,叔父早已在家信中告知,将她安排在了兵部侍郎府,与谢二小姐同习宫中礼仪。
苏媛下车的时候,谢府门前立着个弱冠少年,身姿颀长,剑眉星目,迎上她视线时一瞬滞然。片刻后他挤出笑容,目光却不舍偏移,讪讪作揖道:“是苏表妹吧,一路辛苦,快请进府。”
苏媛缓步上阶,欠身莞尔,声音低柔悦耳:“见过表哥。”
他是谢侍郎之子谢维锦,谢芷涵的亲哥哥,也是天子近侍。
谢家夫人是苏媛母亲的表姐,只是这些年鲜有机会见面,是以虽有这层关系,但难免因为疏于走动而生疏。
举步间,苏媛是拘谨而慎重的。谢府内布置精巧,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她却无心观赏,只静静跟在谢维锦身边。
有争吵之声自后院传来,谢维锦步履停顿,满脸尴尬的转首言道:“小涵固执,这几日爹娘恩威并说都没能治了她的脾气,后日宫中的教引姑姑就要入府,说来还得麻烦表妹你帮着多劝说。”
闻者见他目露心疼和豫色,茫然颔首。而等进了谢芷涵闺房,苏媛才知晓,原是谢芷涵不愿进宫,在年初选秀时便故意以身子不适躲了过去,却没想到如今被钦点,因而闹得厉害。
碎瓷满地,雕纹刻花的妆镜台前伏着个碧色衫裙的少女,秀肩一耸一耸正哭得伤心,年近四旬的谢夫人在旁轻声安抚,时而举帕抹眼,时而拍拍女儿后背。
苏媛望着,心头莫名一阵刺痛。
谢维锦出声,谢夫人望过来,上下打量了番苏媛,方近前执手说道:“这是媛媛吧,姨母也不跟你见外,你和涵儿马上要一起进宫,姐妹间应当互相扶持。涵儿她闹性子,你们年龄相仿,快帮姨母劝劝。”
当着长辈,苏媛能说什么,总不过些冠冕堂皇的劝语,听在自幼娇生惯养、任性随意惯了的谢芷涵耳中毫无效益,最后还是他人离开后才说上贴心话。
尚未及笄的谢芷涵披着满头青丝,由得婢女劝了许久才从镜前抬起头,小脸玲珑,杏眼红肿,仔细凝视了她一会才开口:“你是媛姐姐?”
苏媛半蹲在她身边,点头:“是啊。”
“月底要和我一起进宫去的吗?”她歪过脑袋。
苏媛微笑,应声:“嗯。”
后者嘟嘴,一脸埋怨:“进宫多不好,谁知道当今万岁爷长什么模样,若是奇丑无比可怎么好?再说,他就算长得好看,但我与他素未谋面,凭什么要和他过一辈子?明明我爹立了大功,却要我进宫去服侍他,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谢芷涵语气俱是不满,拽过苏媛胳膊认真再问:“媛姐姐,你甘心入宫吗?”
苏媛不置可否,巧答道:“这是圣旨,是皇家给我们苏谢二府的恩宠。”
“算什么恩宠!明明不是。”
她语气激动,“恩宠是让人开心的,这个哪里是?我不想进宫,以前我哥哥就说了会给我寻一门好婚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种,入了宫做了妃嫔,还怎么可能实现?明明我三月选秀都躲了过去的,为什么还要再召进宫,谁稀罕做那劳什子贵人,我不想去!
我不想进宫,但是不能逃,因为抗旨会株连家族。媛姐姐,你说怎么办好?你生的这么美,肯定也不想进宫对不对?进了宫和那么多人抢自己夫君,可就一辈子都栽在里头了。”
谢芷涵不愿意入宫,且抗拒强烈,苏媛听她抱怨皇城里的束缚与无奈,听她对外面自由的向往和憧憬,听她埋怨帝王一旨决定她终生的轻率强迫,听她说若是逃离对家族的灭顶之灾……
她却不能附和对方一句,最后抱着她拍了拍她的后背,像是哄她,又似是说与自己听,“如今既已为事实,你我甘心如何,不甘心又如何?左不过是徒添烦恼,令家人担忧。涵妹妹,刚刚表哥与姨母的话你也听见了,躲不开的,就只能接受。”
“只能接受?”谢芷涵双肩一垮,双目无神的咕哝道:“可不是只能接受吗,再不情愿,等廿九那日还是只能进宫。”
她对新来的表姐充满了好感,打量着还是忍不住询问:“媛姐姐,其实你悄悄跟我说,是不是也是不情不愿来的汴京?你肯定也是不想进宫的。”
苏媛沉默不语,谢芷涵便摇着她胳膊,像是遇到了知音般很是激动:“我就知道,你和我一样,都不想去宫里。”
“不,不是的,我想进宫。”苏媛望着她的眼睛,语气郑重。
从谢芷涵屋里出来,没想到谢夫人还在外面,这样的炎炎夏日竟在这院门口等她。苏媛颇为惊诧,忙行礼唤她:“姨母,您这真是折煞外甥女了,表妹她很懂事,明白您与姨父的苦衷和无奈。”
谢夫人点点头,却未曾多谈女儿,只携了她的手往前,低声道:“不打紧,姨母先带你去你屋里坐坐。”
谢府给苏媛安排了座别致小院,院前有个莲池,似朵的碧叶衬着粉嫩荷苞露在水面上,煞是好看。
谢夫人亲自送她进院,脸上洋着灿烂笑容,时不时打量着出神,客气中带了几分莫名的意味。
她身边的妈妈指着东墙边的花架道:“表小姐瞧,这凌霄花开的极好,可是祥瑞的兆头。您进宫后必定扶摇直上,会有个好前程。”
望着那绽着橙红色花朵的枝蔓藤架,苏媛轻轻点了点头。越过重重筛选直接被封为美人,自然是万众瞩目的。
谢夫人牵着她往内,婢仆们簇拥在旁,伶俐的侍女掀起门帘,外头的暑意就消了许多。
铺了福字桌布的圆桌上摆着套精致的青花茶具,带矮几的炕上随意摆着几个席枕,旁边多宝格上陈列了好些古玩赏物,临墙的横案上有樽琉璃花斛,旁边缠叶桃形的三足薰炉里升起袅袅青烟,屋内清香弥漫。
侍女引路,撩起粉色的垂地轻纱,将珠帘挽起,露出座花好月圆的锦绣屏风。
苏媛跟着绕进去,方察觉这闺房布置得竟是比谢芷涵的还要讲究。
刻花纹的沉香闺床上整齐的叠着轻软床褥,湖蓝色的纱帐垂挂在金钩上,阳光透过轩窗洋洋洒洒的射进来,妆镜台上罗列的金簪银钗发出耀眼的光芒,到处都透着京中贵秀寝室独有的奢靡气息,苏媛有片刻失神。
她的眼前,仿佛浮现了另外一座府邸,亦是有这样的京风讲究。
谢夫人让她坐在妆镜台前,将摆好的首饰用手拂到旁边,取过堆叠着的两个木匣,先后将盖子打开,“这些都是姨母给你安置的,你带进宫去,入眼的就用着,不顺手的打发了宫人也是好的。”
苏媛抬头,直言道:“姨母您不必客气,我与表妹一同进宫,以后在宫里便是互为最亲的人。”
她知道眼前人的用意,谢芷涵的性子活泼直率,没有心机,后宫那样的地方定是适应不了的。
谢夫人微微一笑,顺话接道:“这个我自然放心的。”随后紧了紧她的手,语意颇深:“姨母是真的想你能有个好前程。”
苏媛心感困惑,却还是点头应话:“我明白了,多谢姨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