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74章 城门外生死由命

 

先前禀报的人说当头的人二十岁左右,看着这周侪,确实也是符合这个形象。
但是,没想到的是张目四望之下,并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北周皇帝,甚至是北周七皇子,可都没有看到。
“你是在找我七哥?”周侪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似乎只是随口问这么一句话,其实更准确地来说,就算他一个人面对着徐笙歌带着的千人左右的队伍,依旧敢调戏其,“等这场仗打完了之后,你再嫁给我七哥吧,毕竟我七哥还差个皇子妃呢。”
若是战乱平定,只要北周还在,他与周佶之间的皇位之争就难免要继续,若是南梁为战败一方,更甚至是南梁被灭,徐笙歌若真的要周佶成亲,又或者是只要北周宗室认定了周佶与南梁贵女有所瓜葛,那么支持自己的一方就会更多一些。
徐笙歌见他说得猖狂,又久久不见其他人出来,心中顿时起了疑心:“看来九皇子是专门过来施展一出空城计的,你在拖延时间,无非就是想唬走我。”
周侪不置可否,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讥讽,一如当初与徐笙歌见面之时的嘲弄。
“围起来。”徐笙歌手往前一压,然后拿起缰绳就驱马上前。
只见那周侪一人一弓,颇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不过他其实也不是没有丝毫准备,见徐笙歌一行人已经动身,一支响箭冲天而起,先前所埋伏在周围的人纷纷将徐笙歌等认围了起来。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人,要不然也不会千辛万苦把你引出来了,既然北周能有一万大军攻城,难道就不会再给我拨三千人来候着你吗?”周侪依旧是含笑说着话,不过听到南梁的人耳朵里尽然都是讽刺。
话音刚落,徐笙歌果不其然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铠甲摩擦的声音,看来是周侪怕那些人靠得太近了容易被她发生端倪,所以才让那些人在远处埋伏。
“怎么办?”纵然是从京城带来的士兵,在先前璇玑郡兵败而又突然中了别人埋伏的情况下,自然也有些人心惶惶,在徐笙歌一旁的精兵眼见着众人哄然要散,自然急了。
现如今的情况下,只知道是有不少人往这边赶来,听脚步声也不知道大概有多少人,且也不知道到底往哪个方向,但至少来说,来时的方向应当是没有人的。
正所谓的网开一面,在用兵的时候也是会专门留出一条路,免得对方心生死志,拼死一搏,这样只会让自己惨败。
故而,徐笙歌当机立断:“原路返回,快!”
本来南梁士兵冷不丁被包围的情况下已经军心涣散,现如今既然听到了撤退的命令,自然一窝蜂往原路逃去。
原先那些走在后面的人是一脸庆幸,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地方。
而原先走在前面的人当然都像是见了鬼一般赶紧向后逃去,居然比原本走在后面的人跑得更快,一时间人仰马翻,竟然不像是精兵,反而更像是流民一般。
徐笙歌倒是仗着艺高人胆大,和副将等人在最后,说是断后,也是为了看看到底是空城计还是真的有那么多的士兵。
当看到那绵延不绝的士兵从山上下来之时,众人终于相信了北周早就部署好了。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宜兰公主的时候,北周就已经在算计南梁了。
如果是按照天启书院来说的话,那么就是从一百多年前的事情,北周就已经在算计南梁了,只可惜的是南梁一直都没有发现。
在北周皇帝世代愈发深沉的城府之时,南梁皇帝却昏庸糊涂,老皇帝虽然有时候脾性大了些,但到底还是有才干的。
而后来登基的六皇子,除了一肚子的阴谋诡计,竟然连出卖国家这样的事情都做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一路上哄闹之际,徐笙歌等人竟然都逃至城下。
毕竟徐笙歌等人骑的都是好马,虽然一开始是垫后的,但是看北周追得似乎不紧不慢,故而她倒是没多久就跑到了前头。
“速速打开城门!”副将拿出令牌,大声道。
只见城楼之上有几个士兵探出头来往下看了几眼,只见楼下兵马确实是南梁士兵的模样,只是情况有些惨不忍睹,一看就是丧家之犬。
“今日已遭遇两场大战,我等不敢轻易开城门,只等禀报将军定夺后才敢打开城门。”一个士兵对着城下众人喊道。
“速速去禀!”徐笙歌知道按照现在的状况来看的话,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这样也难怪能够想得明白为什么北周九皇子追来的时候不紧不慢,看来是早就算好了璇玑郡被打怕了之后不敢开门。
只见上面的人似乎是耳语了一番,而后一人匆匆离去。
徐笙歌这才看向周围,只见这城墙上尘土弥漫,想来是大军出入的时候所扬起来了,而又骑马往回走了一路,发现地上竟然又不少血迹。
看来那辆北周的这一场战并不是在城门打的,但是南梁退兵的时候也是逃回来的,所以这路上才会有这么多狼藉的血迹。
不过徐笙歌能想到这些,她所带来的人却并不体谅。
毕竟是从京城来的,不说其他,就说心气上也比一般人高上那么许多,现在又是紧急时候,竟然被慢待了,自然心中不爽,冷哼了一声:“等放我入城之后,看我不找他们问罪!”
“现在正是紧急的时候,他们有所防范也是正常的。”徐笙歌虽然一脸平静,心中却是有着不好的预感,然而却是一直抓不住到底是为了什么。
等了两刻钟的时间,周侪却是已经带着人出现在璇玑郡远处,城门上的士兵顿时乱成了一团,呼喝着,而后架起了弓弩,布满了弓箭手。
“打开城门!速速让我们进去!”徐笙歌见状自然知道再不进去的话就来不及了。
而周侪带着三千人马,像是嘲讽一般,闲庭散步而来。
“快开城门!我们都是京城的人!”越来越多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一开始慌乱着呼喊,到了后面竟然一致呼喊了起来。
徐笙歌回头 ,只见周侪坐在一匹枣红马上,志满意得,睥睨天下。
“将军昏迷不醒,没有命令,不敢开门!”城楼上一个士兵硬着头皮道。
完了!完了!
这不单单是徐笙歌一个人的念头,也是在场一千人的念头。
如果说前面璇玑郡已经惨败,现在开门,那么就是引狼入室。
然而不开门呢,那么就是要牺牲这一千人,又或者是说,生死由命成败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