璇玑王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172章 千钧一发璇玑郡

 

康王的反应,徐笙歌觉得正常且情有可原,毕竟康王妃的死对于一般人来说不过是那个和亲到南梁来的女人死了,但是对于康王来说,却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虽然说捉到了北周皇帝,按理来说应当好好审理一番,但是现如今的状况来说,北周皇帝也不会过多的配合,且与这种老狐狸过招的话,向来都应当是慢慢玩,否则越是急躁就越难撬开他的嘴。
当然,徐笙歌也不觉得需要从他的口中问出什么,只需要他人在这里,北周那边当真就不管自己皇帝的死活了吗?
如是想着,徐笙歌便也就让父亲将他们带去地牢关押着,想着明日一早或许就可以让人与梁王联系,只要这北周皇帝与两个北周皇子都在手上,北周还有什么士气可言。
徐惊羽自然是既惊且喜,没想到康王带来的几个人是北周皇帝及其身边之人,见女儿交给自己好生关押,押着便往徐府的地牢里去。
徐笙歌回到沧月苑中歇息,好为明日之事做打算。
既然袁仁邵已经控制住了朝堂,那么短期内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只要梁王不要拖个一年半载的话,那么久没有多大的问题。
而这梁瑞荣,待得梁王一回来,将其杀害先帝以及其兄弟之事传扬开去,看谁还敢拥护他为皇帝。
 如是想着,徐笙歌便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梦境之中。
次日天才刚亮,没有上朝的徐惊羽大步走向沧月苑,让人将徐笙歌叫了起来。
这边正做着南梁北周井水不犯河水美梦的徐笙歌披上衣服就赶紧出来见徐惊羽,见其面色不好,便知道是出事了,道:“爹爹,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刚刚有人回报,地牢的人丢了!”徐惊羽叹了一口气,纵然不想从自己口里说出这么一个坏消息,但是这类事情,都是尽早告诉徐笙歌为妙,“你说,这可怎么办?”
他当然知道北周皇帝对于南梁来说此刻的重要性了。
“这件事情我要进宫一趟,爹爹你看看能找找有什么人,让他们暂时还没有开城门,现在天才刚亮,估计城门要过会儿再开,北周一群人现在肯定还没有出城,只要还在江夏城内就好办。”
本来还在笑意盈盈的徐笙歌止住了面上的笑容,匆匆忙忙吩咐完这些话,便进里屋去让拂袖帮忙梳妆打扮,而后进宫去让袁仁邵逼着梁瑞荣下旨,命令江夏城城门延缓一个时辰再开,而后又增加守卫在各大城门处严加搜查,派兵三千在京城各处搜查,再给虎符前往城外的大营调遣兵马。
守卫自然是为了避免北周一行人能逃离出城,而派兵三千搜查是怕北周一行人索性不出城而是躲在京城之中,而虎符就不言而喻了,那就是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北周人全部都出城了的话,那么久只有去追了。
事实上,徐笙歌也追拿了北周人几次,然而这一次才是真正与南梁存亡相关的大事。
正当徐笙歌准备出发之际,却被人禀报,昨天夜里,北周的两个皇子都已经被人半夜劫持而走。
看来这北周人是有备而来,早就准备好了要将人劫持了,所以北周皇帝才会出现在江夏城内而不是住在先前所看到的那个湖边小屋。
徐笙歌拿了虎符和圣旨出了宫,当看到城门大开之时心中就知道一切估计是来不及了。
不过想想,既然别人想好了要来带北周的两个皇子走的话,身边带的人武功应该不弱,说不定早就想出了怎么出城的办法,所以这才有恃无恐,连被抓住了,也没有丝毫害怕的模样。
徐笙歌自然二话不说,与徐惊羽、柳长清等人骑马前往大营调拨人马。
因为这一次尚且不知道北周皇帝前往哪个方向去了,而纵观南梁到北周,总共有六个必经之地,故而让与爹爹、柳长清以及其余几个大将军分别领兵三千,前往围捕北周皇帝。
璇玑郡。
徐笙歌没日没夜行军,追捕北周皇帝的第六日,终于停了下来。
这里已经快到了南梁的边境,如果在这里还抓不到北周皇帝的话,那么久前功尽弃了。
说实话,徐笙歌一开始看到璇玑郡方向的时候,还觉得北周皇帝他们应当不会走这边才是,毕竟以前一直都说北周皇帝就是想要璇玑郡,如果他又从璇玑郡逃跑的话,岂不是有些太冒险了。
然则,当追到第三天的时候,意外发现了有人埋锅造饭的痕迹,这才让她下定了决心追踪下去。
而在昨天,徐笙歌已经感觉得到,他们离北周皇帝他们已经非常近了。
进入了璇玑郡,毕竟是边境之地,如此多士兵忽然到来,镇守璇玑郡的将军自然前来问话,得知徐笙歌是来捉拿北周人,且这些逃窜的北周人正在璇玑郡之时,这个将军顿时表示可以派遣人马前来协助。
“报!北周忽然集结大军在边境叫阵,似乎是想要攻打我璇玑郡!”一个小兵突然上前禀报。
那名将军回头看了看徐笙歌 ,见其不说话,道:“看起来有多少人?”
“一万有余!”
“好,我们集结一万人,前往应战!”
其实北周长期以来基本上都是些小摩擦,大的战争倒是少,也就是最近南梁与北周闹得比较大,这才频繁打了起来。
徐笙歌却在这频繁中嗅出了一丝不寻常来。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北周军队一直只是挑事,而并不像其他地方一样,为了拿下城池而战,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似乎是故意如此。
“慢着,会不会是有埋伏?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宣战,难道将军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小姐你有所不知,北周那边一直都在寻衅挑事,不过一直以来也打不过我们,所以我们也就打来玩玩,过个手瘾。”
那将军搓了搓手,确实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看来他说的最近都是赢也不像是在说谎。
但是这个状况真的是太奇怪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这样子是为了让你们掉以轻心,不,确切来说是让我们掉以轻心,如果我没有注意到的话,等你们全部都出动了,那么其他地方就会松懈,这样一来,北周一行人不就可以顺利通过南梁的防守了?”
驻守璇玑郡的将军一拍脑袋,只怪平时北周那边也天天要打仗,这才让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